成版抖音豆奶茄子

      “啪啪啪!”

      一束束烟花窜上夜空,如昙花一现,落下一片绚丽的光雨。

      姹紫嫣红,百花盛开!

      整个虚界,洋溢着一股喜庆的味道。

      藤树溪流,粉紫莲花,悄然盛开,绽蕾吐芯,暗香浮动。

      一片片莲花瓣,卷起一阵艳丽的花雨,似与烟花共舞!

      “嗯?”

      独坐在藤枝上的美人,螓首微抬,泛着深紫晶光晕的眸子,流露一抹兴趣之色。

      这一趟虚界之旅,未必如想象中的那般无趣。

      ……

      “咦,那一群傻狗,好像真的进不来?”

      夜锦指着一群狼嚎“敲尼玛”的狼人,惊道。

      “呵呵,我就说嘛,旅馆必有它的一番用处。”诸葛卧龙一步走出,点了一个大炮仗,往狼人头上一扔。

      “丢你老母!”

      “嘭!”

      众狼人被一炸,陡然一惊。

      一名狼人恶狠狠的瞪着那一袭白袍人,厉喝道,“干嘛,找SH是不是!”

      诸葛卧龙摇扇一笑,“你m尸骨未寒,主要是给你m加加热,我怕她凉着了。”

      “找死!”

      狼人怒了,“有种出来,让学长我好好给你松一松筋骨,长长记性!”

      诸葛卧龙又点了一个礼花,扔了过去,炸得一群狼人抱头鼠窜。

      “啧,死了一个m还这么嚣张,你到底几个m呀。”

      “咻!”

      狼人抬手一指,一枚飞镖,如一条狩猎的毒蛇,爆发雷霆之势!

      然而,

      进入村子,飞镖炸了。

      诸葛卧龙哈哈一笑,“就这?我还以为多狠呢,还不是一个铁废物。”

      “不行,村子受机制保护,我们根本突破不进去。”

      “啊啊啊,我特么想弄死他!”

      狼人暴怒!

      “不过嘛,我有时还挺羡慕你的。”

      诸葛卧龙一扬羽扇,看着狼人,一脸艳羡。

      狼人冷笑:“羡慕我有m是吧!?不管你说什么好话,我都要砍死你!”

      诸葛卧龙摇了摇头,叹息道:“羡慕你一人自拍就是全家福,拍张照一下就搞定,我是真tm羡慕啊。”

      狼人:“……W艹NMLGB!”

      他的内心燃起怒焰,一脚狠狠一蹬,不顾伙伴的阻拦,如炮弹一般腾空而起,往诸葛卧龙杀去!

      “嘭!”

      刚进入村子。

      他一整个人四分五裂,在半空,炸成一团火光,比烟花还好看!

      “好家伙,诸葛兄舌战群狼,那狼人气炸了!”夜锦瞪大狗眼,懵逼道。

      “嗯?我那是谨遵蜀汉之志,惟贤惟德,仁服于人。”诸葛卧龙一扬羽扇,白袍锦绣,十分飘洒,“瞧见人家没,他是被我魅力所屈服,恨不得过来跟我拜把子,一起蹦迪happy!”

      林宇狐疑,“是吗?可你口中左右不离m,啥毛病?”

      诸葛卧龙:“呵,我家先祖说过,骂人不骂m,犹如弹棉花。”

      忽然,诸葛卧龙一拍大腿。

      “哎呀,我忘记考虑他有没有m了,看他一副司马脸,应该是没m了吧。”

      闻言,

      楚秀三人,默默鼓掌。

      秀得他m头皮发麻。

      楚秀:“那个,祖安卧龙啊。”

      诸葛卧龙:“啊?”

      楚秀:“……b话少点,我有点怕。”

      一番曲折后,楚秀炼化了另外两大符文,决定先守夜一晚。

      也幸好,坐骑是拴在旅馆一旁的鸡圈里,倒是没被狼人掠走。

      ……

      天,

      亮了。

      一群狼人骂骂咧咧,如黑潮般退走,刀也刀不到,反被气个半死。

      楚秀四人,也来不及收拾,就遇上了另一伙势力。

      “第二天了,得趁早,把他们一一掐灭!”

      猎人打扮的一帮人,兴趣高涨,举起火把,往村子冲来!

      “跑!”

      楚秀骑着狼王,率领众人,其余狼背着物资,疯狂跑路。

      明眼人都看出,别说坑位了,这些猎人能一拳锤爆一座厕所。

      “滋啦!”

      猎人不理会楚秀一伙,往村子丢火把。

      火焰,在村子里燃烧、蔓延,卷起滚滚狼烟。

      这代表着,黑夜,他们要被狼人报复。

      远远看着贩卖药品的护士小姐姐,被火焰吞没,林宇握紧拳头,悲愤一声:

      “你们为什么要烧村子!为什么啊!小姐姐是无辜的!”

      为首的猎人,瞥了他一眼,呵呵冷笑:“学府给你们加点难度,咋的,有意见过来跟我比划比划!”

      “叮!”

      突然,他接通星环,通讯道:“老哥放心,他们村子被烧了,若有存活,夜晚交给你们。”

      “什么?留下那个嘴贱没m的白袍人?好的。”

      “嘟嘟……”

      猎人:“说,你们哪个没m,自觉站出来,可免一死。”

      楚秀:“……”

      祖安卧龙:“……”

      狼群:“……”

      棺材:“……”

      “再你马的见!”

      在楚秀的喝令下,狼骑兵们撒腿就跑。

      他们有坐骑,还能半路轮着换,自然不怕猎人的追击。

      而且,五口大棺材,正好可以储备物资,可当床板、移动仓库、马车使用。

      “杀!”

      见楚秀等人,临走前连狠话都不放,猎人们立即杀了上去。

      “啾啾!”

      其中,一名猎人吹起口哨,在楚秀等人惊愕的脸色下,一头头如蜥蜴般的凶兽,从土里钻出。

      “嘿嘿,第二天猎人可使用坐骑,没想到吧!”

      猎人哈哈大笑,骑上蜥蜴兽,卷起尘烟,往狼骑兵掩杀而去!

      “biu~”

      一束烟花飞来,自猎人的脸颊闪过,弥漫一股呛人的硝烟味。

      “啥,啥东西?”猎人懵了。

      下一刻,

      一座棺材上,夜锦一袭黑衣,捧着一堆爆竹烟花,跟个加特林似的,瞄准了一众猎人。

      “叼毛,让你们见识一下【生死枪战】第一玩家的厉害!”

      “啪!”

      诸葛卧龙一把火飞过去,擦着引线。

      “哒哒哒……”

      烟花口喷出一串焰火,跟挂了葡萄串似的,交织成七彩瀑布,往猎人身上倾泻火力!

      蜥蜴兽被一波烟花糊脸,全都傻了,速度不由慢了下来。

      这玩意,伤害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射速快、火力猛,打得一众猎人m都不认识。

      又由于狼群看了一整晚的烟花雨,见过大世面,倒是稳如老狗,趁机与蜥蜴兽拉开了距离。

      “敲尼玛!”x5

      被甩开的猎人们,无能狂怒!

      一边被烟花爆竹轰炸,一边被祖安宗师问候全家,气的是,身为猎人还特么追不上,追上去又是自取其辱。

      这时,

      白日行动的猎人,才体会到孤儿狼的憋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