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分享qq群推荐最新app

      第二天的时候,曹娟依然推了车子到集市上去卖枣子。

      这次集市开始没多久,沈良便过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筐子。走路轻快,脸上露出谜之微笑,他这样子其实有点滑稽,自己不知道,曹娟看了却忍不住捂嘴笑了。

      “早啊!”沈良见面便说,并没有拱手之类的礼仪。

      “早......早啊!”对这种直接问好的方式,曹娟感觉怪怪的,但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意思。

      “怎么样?昨天给你的肥皂好用吧。”

      “倒是管点用。”

      “切,管点用?是不是非常好用?”

      曹娟微笑一下,没有再说下去。沈良则开始把筐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二十几块肥皂。

      “这些,你先拿去卖。”

      然后,沈良又拿出两块布,一块上面写着两个大字,“肥皂”。字依然用汉代流行的隶书书写,也依然的很飘逸。另一块布上则写着肥皂的功效,使用方法。

      “这两块布挂在这里,让大家知道你卖的是什么,如果有空了,我也会过来,帮着吆喝一下。”

      沈良说着,已经把两块布挂在了曹娟小车的边上,然后开始吆喝起来。

      “肥皂啊,肥皂,洗澡用的肥皂!非常好用!”

      “洗完澡干干净净,非常好用!”

      ......

      曹娟看着沈良突然就开始叫卖,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一个男子,毫无架子的放下身段,却让曹娟感到和那些整天端着架子的男人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沈良帮着曹娟叫卖了一会儿,拿回自己的书,先行离去。书交给了李文后,又通过李文转交给糜竺不在话下。

      肥皂这种未来的东西,第一次在东汉末年开始出现了。

      早上沈良出门后,张迎一般也会很忙,除了家里的生意,她也会帮着送送货,去购买一些类似酒曲的原材料,还有去亲自督办购买酿酒用的粟米等粮食。

      今天,张迎出门去亲自查验一下一批要购买的粮食,路上难免去想一下沈良最近的一些表现。家宴上的侃侃而谈,跳的怪异的舞蹈,谈吐越发的自然得体,帮着自己完成了一单大生意。这样看来,沈良似乎不再是那个木讷的男子了。

      心里想着这些,不觉走进了一条小巷子,这是她经常走的一条路,进入巷子里的时候没有太在意,走到一半的时候,感觉有人站在巷子里,抬头一看,不是别人,竟然是李元。

      李元见了张迎,微笑着,说到:“好久不见。”

      张迎只是客气的说了一句:“嗯,好久不见。”

      不想多看对方一眼,偏过头就往一侧走,想从李元身边绕着过去。

      “迎儿!”

      迎儿,是李元以前对张迎的称呼,当时两人已然定亲,所以称呼相对亲密。但此时张迎听了这两个字,只觉得恶心。

      张迎没有搭理他,微微低头,继续往前走。

      “迎儿!”李元伸手拦住了张迎,李元身材魁梧,此时差不多挡住了整条小巷子。

      “干什么!”张迎冷冷的问。

      张迎本来就是这种性格,平时对人也是这种冷美人的感觉,所以李元并没有察觉出来这次的异样。

      “迎儿,你知道的,上次咱俩的事,是父母强逼迫我的,我已经和家里说清楚,他们给我提的亲事已经被我拒绝。”

      “关我什么事!起来,让我过去。”

      “迎儿,我知道,你和那个沈良也并无感情,你也是赌气嫁给他的对吗?”

      “不是,我们很好。”

      “别骗自己了,沈良一个木讷寡言的人,抛去家里的清贫不说,看他要才无才,要德无德,出身在这种小门小户,又不努力,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可能看上这种人的。”

      “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你和我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请你让我过去。”

      “迎儿......”

      “不要这样叫我!恶心!”

      “迎......”

      张迎瞪了李元一眼,把李元嘴边的“迎儿”两个字给憋了回去。

      “张迎,你不要骗自己了,你和沈良至今没有圆房,我都知道了!”

      “啪!”

      张迎抬手就是一巴掌!

      李元本来是有自信夺回张迎的,李元本人也算一表人才,而且出身门阀大户,又善文章诗赋也算是一个才子,这些和沈良对比起来,不知道是多大的优势。

      的确,李元以前在张迎心中也是理想的夫君,但对她而言,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既然和沈良结为夫妇,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李元再优秀与我何干。

      李元的脸被打的火辣辣的,捂着脸道:“张迎,你我之间以前的欢喜时光你都忘了吗?”

      “忘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以后别来打扰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我们各不想干。”

      张迎说完,又忘前走,边走边道:“让开!”

      见张迎气势汹汹的往前冲着走来,李元只好让开一条路。本来是自信满满,我李元比那沈良不知强多少,只要我出马,哪怕私奔张迎也会跟着我走。尤其在听说了沈良和张迎没有圆房的事之后,李元更是自认为肯定能够把张迎抢回来。

      但是,没想到却是被重重的打脸了!

      本来李元就一直看沈良不爽,但开始只是感觉他软弱好欺负,现在却因张迎的态度,对沈良增加了一层恨意。

      张迎从李元身边飘然而过,头也不回的走了,就当没有看见李元这个人。

      其实,张迎心里明镜似的,李元和她悔婚,无非为了去和更大的门阀联姻,张家虽然做生意也算有钱,但毕竟是商贾之家,地位还是有些低。

      张迎已经隐约听说了,李元是没被人看上,也或许因为李家地位也有些低,所以他并没有和对方联姻成功。必然是因此,现在又跑回来找张迎。

      这样张迎怎么可能答应他,更别说张迎已经嫁给沈良,即便张迎没有嫁给他人,即便李元真的只是因家庭逼迫才悔的婚,以张迎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吃回头草的。

      今天这一巴掌打的也是痛快,张迎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沈良,既然是夫妻,就没必要相互隐瞒什么,虽然以前他一定会因此小心眼,跟她闹的不愉快的,不过张迎不想隐瞒这些事,感情上的事,当然要让自己的另一半知道实情。

      对于沈良,她虽然逼迫着他去求去功名,但张迎大致是不认为沈良会成功的,现在没有和沈良圆房,张迎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如今她和沈良一穷二白,自然要先有些积蓄才敢要自己的孩子。

      张迎的理想夫君,自然也和万千少女一样,是一个精通诗词歌赋的大才子,出仕为官,甚至能文能武。但这样完美的人能有几个呢,或许李元当时有那么一点才子样子,但大部分男子也都泯然众人矣,生活还是需要多面对现实。

      今天晚上的时候,沈良的心情是不错的,自己写的书也算完成了。也把肥皂带到了东汉末年,开始在市面上卖起来。

      晚上又讲课一部分《封神演义》的故事,小莲又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些事情,有些是关于沈良的。

      “姑爷,今天听别人说,一个叫沈良的人,写了一首叫《短歌行》的诗,旷古烁今,是姑爷你写的吗?”

      “不是。”

      “但都说那人叫沈良唉!”

      “可能重名了吧。”

      张迎听见小莲的话,也把注意力转移了过来。如果小莲说的是真的就好了,可惜自己这个夫君,连大字都不识几个,怎么可能做出诗来,更别说还是旷古烁今了。

      “那他也有一个妹夫,叫武真的,这么巧合吗?”

      “额......”

      “嗯?”

      “好吧,那首诗的确是我写的。”

      听到此时,张迎摆着一副认真脸,问到:“沈良,小莲说的是真的?”

      “夫人,是真的。”

      “你会作诗?”

      “略懂。”

      “嗬......”

      张迎开心一笑。

      沈良会作诗,张迎自然是惊喜的,最近沈良似乎每天都在给自己惊喜,但他的诗到底好到什么程度,张迎无法把握,不过不管怎么样一切也算都在慢慢变好。

      临睡之前,思来想去,张迎还是把藏在心底的白天李元和她在小巷子里的事告诉了沈良,说出这些话,张迎是做足了准备的,以以往的经验,沈良大概会因此闹情绪的,摆出一副张迎最讨厌的嘴脸。

      没想到的是,这次沈良却一改以往的小气样。

      “夫人,今天夫人做的是对的,以后单独遇见他还是要小心,要好言安慰,伺机离开,如果对方被你激怒,伤害到你就不好了。”

      感情这东西,就好像手里的沙,攥的越紧约容易流失,此时沈良并没有在乎张迎和别的男子发生了什么,而只是关心张迎的安慰。张迎的第一感觉是夫君的关爱,其次,夫君好像真的变了。

      无论如何,这次沈良已经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