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门虎将电影

      立秋后,云州东部多雨水,直到傍晚,秋雨渐停。

      萧寒和蓝冰璃、孙忘川三人三马行走在竹松之间,萧寒与孙忘川相谈甚欢,这一世里,唯有孙忘川才算得上萧寒的知己了。

      等时机成熟了,他也是打算让孙忘川去带自己组建的那一营新军的。

      好刀自然是要放在屠夫手上的。

      也许是孙忘川的性格本就放荡不羁,刚好配上萧寒爱自由的性子,只要两人在一起那便是把酒言欢抵足而眠。

      虽已送出五六里,两人也浑然不觉。

      林中潭涧,时有附近农家女子在潭水畔拍洗衣物,欢笑间引得萧寒等人频频侧目。

      呼吸着雨后的馨香,好友佳人相伴左右,说不出的惬意。

      “要是晋楚的那些才子在这里,定然会诗兴大发,忍不住吟诗一首”孙忘川叹道“也是我燕国尚武,少了些文气,否则也不会被其他三国的那些酸人称我们为燕蛮了”。

      “忘川何必自恼,我燕云五州之地也不乏才华横溢的文人墨客”萧寒微微笑道“恰逢雨后美景,我也来吟诗一首,忘川且听听,与那些晋楚才子相较如何?”。

      “殿下难得雅兴,忘川自当洗耳恭听”孙忘川笑道。

      “空山新雨后……

      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

      清泉石上流……”

      吟完,萧寒又指了指远处的潭涧农女

      “竹喧归浣女……

      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

      王孙自可留”。

      “好诗!”孙忘川朗声赞道“殿下如此文采,令人叹为观止,就算是放在晋楚大地,能与殿下相较者,恐也寥寥无几吧”。

      萧寒微笑道:“说人话”。

      “你这贱人做的诗,凑合听吧”孙忘川嘿笑道。

      “……”蓝冰璃也是惊奇这孙忘川态度怎么会判若两人。

      “累么?”萧寒道。

      “累”孙忘川撅了撅嘴道:“想着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在,好歹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结果绷不住了吧……”萧寒笑道。

      “不过说真的,你这贱人做的那诗还真不错,就算是放在清平学社,那也是独一份儿的佳作啊!”

      蓝冰璃驭马跟在萧寒与孙忘川之后,她看着萧寒的背影,眼眸中不禁生出一丝溢彩。

      燕国最不受宠的皇子,背负了十六年不祥之名的人,不仅没有丝毫自怨自艾,反而活出了普通人都不具备的光彩。

      也许就如他诗中吟到的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一般,随遇而安,珍惜眼前。

      与殿下的遭遇,自己那些遭遇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蓝冰璃的眼中,萧寒对于生活的态度便是她想要企及的。

      “的确算是佳作!”一道爽朗之声从林间传来。

      正当萧寒三人寻声望去之时,一道白色身影从青竹高处飘然而下。

      “好轻功!”孙忘川赞叹道。

      “无故扰人清梦,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我燕国的七皇子殿下”白色身影轻盈落地,站在了三人面前。

      “不知阁下在这里小憩,萧寒失礼了”萧寒抱拳道。

      “殿下何须多礼,要不是恰巧在这里休息,也听不到殿下如此好诗了,不亏不亏”白衣男子爽朗道。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萧寒也好邀请阁下一同饮酒作乐,好不快活”萧寒朗声道。

      “叫我空空儿就好,饮酒作乐就算了,我在这里等我一冤家对头,他来了我便走了”说着,空空儿从怀中掏出一物扔向萧寒。

      萧寒接过后,发现此物正是一颗拳头大小且品相极好的夜明珠,随手一扔便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萧寒疑惑的看向空空儿。

      空空儿?这名字怎么如此耳熟呢?

      “能够听到如此美诗,此物全当见面礼了,也好与殿下结一善缘”空空儿铁扇一展,悠然道。

      “此物太过贵重了吧,无功不受禄,阁下……”萧寒汗颜道。

      萧寒也是见过一些江湖中人的,这些人自诩游离于朝廷管辖范围以外,对朝廷更是谈不上什么尊不尊敬。

      若是和你燕国朝廷有过节,他自可以去其他三国逍遥快活。

      所以空空儿见到萧寒也没有行礼,反而吊儿郎当的。

      “没事,在我空空儿眼里,这等俗物还不入我眼,殿下收下便好”空空儿朗声道。

      “空空儿!还不束手就擒!”远处传来一中气十足的男子之声,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怒。

      “瞧,我那冤家对头要来了,空空儿先告辞了”说着,空空儿便欲腾空跃起。

      “慕容澈?”萧寒将夜明珠揣进怀中,看着远处飘然而来的男子诧异道。

      是了,刚才那个空空儿就是这么慕容澈口中的飞贼,是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殿下?”慕容澈看到萧寒后不禁一窒,恍然间便停下了脚步。

      “……”自己刚收了空空儿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此时面对大理寺的慕容澈,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大理寺折狱捕头慕容澈,见过殿下”慕容澈向萧寒行礼道。

      虽然眼前的殿下是被放逐在边陲之地的皇子,无权无势,但皇子始终是皇子,之前没有认出来到还好,既然知道了,那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有的,毕竟自己也是吃皇粮的。

      “慕容捕头不用多礼,刚才那个叫空空儿的便是你口中的飞贼?”萧寒佯装不知情道。

      “回殿下,刚才那人正是微臣苦苦追寻的飞贼空空儿”慕容澈抱拳道。

      “这空空儿所犯何事?让慕容捕头苦苦追寻如此之久”萧寒瞟了一眼后方早已不见踪影的空空儿,寻思着空空儿应该已经走远了吧。

      “回殿下,空空儿盗走了澹台家的一颗夜明珠,澹台家责令大理寺尽快追回夜明珠,捉拿空空儿归案”慕容澈朗声道。

      萧寒眉毛一挑疑惑道“大理寺只听命于陛下,何时开始受澹台家责令了?”

      “殿下恕罪,微臣只是奉命行事”慕容澈深觉刚才的言语有些僭越了,立刻跪俯在地。

      其实慕容澈也很无奈,按理说大理寺只听命于陛下,澹台家无权指派大理寺做事,但如今东宫太子殿下理政,三大家族掌权摄政,宫中人人自危,澹台家又是三大家族之首。

      大理寺卿要想保住官位,自然得讨好澹台家,如今的朝廷再也不是陛下理政时的朝廷,慕容澈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奉命行事。

      上位者之间的权利交易,他这个折狱捕头又能如何。

      “行吧,那就不打扰慕容捕头执行公务了”说完,萧寒双腿一夹,驭马从慕容澈身边走过。

      耽搁这么一阵,那空空儿应该跑远了吧。

      待萧寒三人走过后,慕容澈才起身回头看着远去的萧寒三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朝着空空儿遁走的方向追去。

      也许是慕容澈的话揭示了如今朝堂的现状,萧寒有些缄默不语,虽说这一世与这燕国并无多少感情,更无谈归属感,但毕竟是皇室血脉,名义上还是燕国的七皇子。

      先不说皇室没落后对于自己现有的生活有何影响,光是面儿上就有些不舒服。

      许是孙忘川和蓝冰璃也感觉到了萧寒面显不愉,一路上三人皆无话。

      又送了两三里路后,孙忘川抱拳向二人告辞。

      作为萧寒的发小、知己,孙忘川只能说些勉励的话表示安慰。

      萧寒拥有后世的思维,王朝更替也算是历史必然,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自然规律,萧寒也是省得的。

      但他毕竟还有一个身份,燕国的七皇子。

      也许当初看《末代皇帝》时,还不能够理解溥仪的心境,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除了感叹以外就是对溥仪的怜悯。

      毕竟谁都不愿意做一个亡国之君。

      直到现在,身为燕国七皇子的萧寒,眼看燕国皇室逐渐没落,外戚专权、权臣当道、皇帝重病、太子羸弱、边疆不宁。

      任何一样都足够成为致使王朝颠覆的毒瘤,燕国真的是占全了。

      “自从刚才遇到那位捕头之后,殿下一直忧心忡忡,不知是否是因为澹台家僭越之事”蓝冰璃看着闷闷不乐的萧寒关切道。

      萧寒无奈一笑的摇了摇头,看向了乌云密布的天空。

      “往大了说就是要变天了,往小了说只不过是给这个家换个主人罢了”

      蓝冰璃听着萧寒的话不禁皱了皱眉,要说僭越,他这个燕国七皇子时不时的言论才是僭越,只不过是一位臣子有些越权的行为,怎就说到了变天呢。

      “殿下有些言重了,燕皇陛下只不过龙体抱恙,总会康复的;太子殿下虽然柔弱了一些,但在诸位贤臣的辅佐之下,也能治国有方”。

      “如果陛下的龙体只是抱恙,也不会诏我回宫,我那太子哥哥生性羸弱,又有澹台家这样的强势外戚专权,其他两大家族自然不会冷眼旁观,自会扶持其他皇子争夺皇位”。

      萧寒冷笑着继续说道“一旦司马家、穆家在争夺中失败,澹台家是不会错过如此绝佳时机的,必定会将两大家族连根拔起。”

      “这三大家族虽貌合神离,但互相之间并无明显敌意啊”蓝冰璃寻思道。

      “那是之前有父皇在,三大家族必须拧成一股绳来与父皇掰手腕”说着,萧寒叹道“如今父皇病重无法理政,太子羸弱,只能由着母族澹台氏专权”

      “你要是澹台家,等到太子继位后,能否放过将其他两大家族连根拔起的绝好机会?”说着,萧寒看向蓝冰璃。

      “可其他两大家族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连根拔起的?”蓝冰璃疑惑道“难道澹台家不怕崩了牙?”

      “只要布置得当,又有何难”萧寒看着远处的鹰隼关沉吟道“他澹台家要是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如何成为三大家族之首?”

      “那殿下您呢?”蓝冰璃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

      蓝冰璃自然了解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果真如殿下预测的那样,那殿下岂不是会受到牵连。

      “我一闲散皇子,就算回宫之后依然还是个闲散皇子”萧寒耸了耸肩道。

      “殿下就没有心思去挣一挣?万一成了呢?”蓝冰璃看向萧寒狡黠道。

      “那就要看冰璃给我多大助力了”萧寒嘴角一扬,别有深意的看向蓝冰璃。

      蓝冰璃眼眸中的慌乱一闪而逝,白了萧寒一眼柔声道“冰璃是殿下的奴仆,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鬼”。

      “能得如此佳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萧寒朗声笑道。

      “全凭殿下做主”蓝冰璃羞涩一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