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寝18在线播放

      康斯贝尔为什么会放下他手头外孙女的婚事亲自登临考场监控室,这可能要从《种子计划》这款说起。

      根据中部地区最新统计,上周五《种子计划》收视率在持续下跌的情况下直接跌破1%,目前收视率仅仅0.92%。

      因为这究极悲观的收视情况。

      康斯贝尔这把年纪不仅要一边无赖的“请求”种子计划的投资人继续追投,他还要一边做做样子“假意”迎合投资方。

      《种子计划》最新一期节目收视败北,这除了与它多次改变播出时间有关之外。

      这也与《种子计划》综艺的选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最新一期节目播出的当天,距离正式播出只有一个小时时间的时候。

      《种子计划》节目组再次在官方微博上发出了最新的播出时间安排,节目播出时间由原先的20:25,调整到了20:33。

      无独有偶,自《种子计划》综艺第二期也就是能力者最高级别选拔赛程第二阶段开播以来,综艺收视率就开始无可扭转的直线滑坡。

      白纸电视台曾经针对此次收视率滑坡做过民意调查。

      经调查白芝电视台反馈以上信息给《种子计划》综艺的真正的负责人——康斯贝尔。

      ——

      《种子计划》观众饼状图画像显示,种子计划的目标受众是自然人而真实受众却是能力者。

      在《种子计划》这档综艺播出以来,其能力者观众占六成半而自然人观众仅占三成。

      在第二期播出以来自然人观众的数量从31.48%压缩至15.64%,而能力者观众不减反增。

      康斯贝尔一直希望通过这款综艺向自然人科普能力者的通识认知。

      而现实和康斯贝尔的愿望相违背。

      在白芝电视台深入了解后,他们发现自然人弃剧的原因不是因为综艺编排失误播放内容空洞。

      多位自然人观众表示《种子计划》这款节目第二期的内容完全颠覆了他们对能力者的认知。

      这些自然人观众认为综艺制作组夸大了能力者的能力并有意识引导观众对能力者产生错误认知。

      他们中间甚至有人声称——他们当初观看《种子计划》是为了真实了解能力者,他们并不想看有剧本的选秀节目。

      ——

      那些口口声声想看“真实”能力者选拔的自然人观众,他们真的理解“真实”的含义吗?

      白纸电视台整理《种子计划》收视率暴跌的原因。

      这次滑铁卢归根结底在于节目自身的“品质”问题还有受众筛选错误。

      对此康斯贝尔也只能亲自下场力挽狂澜。

      ……

      看着最近百忙之中抽前来的机械城城主还有面色沉重的白芝公馆总督。

      监控室刚才擦枪走火的氛围逐渐降至冰点。

      “是老夫一意孤行提前结束小联盟第二轮考核。赶狗入穷巷确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康斯贝尔背着手飘进来看着众人说到。

      这位狰狞的老人在强制暂停赛程时做了许久的思想博弈。

      他当然知道在最后关头突然喊停会错失多少先机。

      但是先机占尽并不是康斯贝尔开播“种子计划”的究极目的。

      康斯贝尔其实想借着综艺的由头推动机械城及其辐射地区自然人的通识教育。

      中部地区自然人和能力者看似友好相处的背后,“自然人至上”“能力者至上”等极端主义已经不是第一次抬头。

      以往康斯贝尔一直致力于将能力者群体包装上娱乐的外衣。

      他一直都在通过媒体来朦胧能力者和自然人的边界,用娱乐来让这一群体变得和蔼可亲。

      康斯贝尔确实做到了,在这种泛娱乐的文化圈里,能力者确实成为自然人欣然接受的“娱乐明星”。

      只是这种泛娱乐的后劲很足,康斯贝尔想要适可而止及时为能力者群体转型换上新的外衣时。

      自然人对他们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自然人对能力者的认知固化了,想要快速改变没这么简单。

      “老夫知道考场上的情况。”

      康斯贝尔举起手中的那个按下的按钮。

      在考场出现紧急事况时除了康斯贝尔本人还有白芝公馆高层共同表决通过可以终止比赛赛程。

      在康斯贝尔的按钮按下那一刻起,考场内的扬声器就会勒令考生停止作答。

      “如果老夫不喊停,你们这是要坐山观虎斗。你们想不费一兵一卒端掉这些间谍嫌疑极大的考生,老夫说得对吗?”

      “是的,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自相残杀。”

      巴尼果断的回答到。

      “好,你们觉得他们在自相残杀。巴尼你能从监控判断他们是手足相残还是逢场作戏吗?”

      康斯贝尔看了监控,大家都觉得这种情景下可以乱中求胜。

      但是按照康斯贝尔的见解,这种人为造成的混乱想要抽丝剥茧显然不简单。

      就像康斯贝尔所说的,他们甚至不能从这混乱的场景里面顺利梳理其中的利害关系。

      康斯贝尔假设监控内那六人都是正常考生。

      他们在得知自己排名安全可以成功晋级的情况下,上述情况还会出现吗?

      很显然不会。

      即便他们意外卷入这里面派系纷争,这些考生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自保远离危险。

      但是很显然监控中六名考生无一例外选择参与混战。

      这说明了六名考生都不是普通考生,他们是典型的趁乱行事。

      一般的考生好友相见手足情深,而像派系内部下放的间谍在关键的时刻他们会内部了断。

      一旦外界环境逼迫本来就行踪隐蔽的间谍自行了断,孤岛派就会彻底失去搜捕这位间谍及其同僚的行踪。

      这是杀鸡取卵。

      “不用露出这种表情,老夫来这并不是来兴师问罪。老夫只是来宣布你们第二阶段的工作圆满结束。”

      康斯贝尔看着下属眼中因为出力不讨好而闪过隐隐不快的神情。

      他示意大家不要这样想。

      康斯贝尔知道自己在小联盟开考第二阶段间不断给下层施压,白芝公馆的弹簧已经被压到极致。

      只要他再稍稍加压这弹簧就会不受控制触底反弹民意爆发。

      所以康斯贝尔按下了“暂停”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