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

      醒来的时候还在凌晨,因为身边还亮着烛光,迷离又遥远,窗子看不到外面,我惊呼:“花空楼!”

      我不想失去这个棋子,这个人……

      花空楼没有出现,出现的是魏筝。

      “花空楼呢?”我眉毛微微皱起,张望着,四处燃起的灯火,却唯独没有希望的温度。

      “他已经在北殿住下了。”魏筝回答。

      我的心这时候才悬下来,如同烛火不再随风摇摆。

      “在哪里?”我问。

      “早晨再去看他吧。”魏筝满脸倦意,我无奈,他刚刚一定又在门口就睡下了。

      “我现在就要看到。”我回答得很坚定,不容反驳。

      魏筝微微低着头,带着我去找花空楼。

      天边开始出现了鱼肚白,走到花空楼的房间的时候,天空呈现出半黑半白的样子来,像是一副朦胧的水墨。

      他的门外真美。

      从窗户看过去,花空楼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靠着床栏浅眠,如墨的长发遮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只有淡色的嘴唇紧抿。

      有麻雀在清晨飞过屋檐,叽叽喳喳叫着。

      花空楼抬起头来,看到窗外的我。

      我站在一半白一半黑的天幕之下,只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可惜我再真挚的笑容,对他而言都没有半分感染力。他警惕地看着我,像是对待敌人。

      我推门而入,坐在他的身边,问他:“还这么看着我?这么久了,还不熟悉我吗?我并没有要杀你的意思,我还去救你了。”

      花空楼不回答,只是冷眼看着坐在床沿边的我。仿佛这张北殿里的床是他的私人领地一样,连我都不能肆意踏入。反客为主。

      我看到还站在门口的魏筝,像是一块木头一样,尴尬又紧张地看着我们。

      “魏筝,你先回去吧。我有事情要处理。”我看着魏筝。

      “有什么事……”魏筝开口,却没有问下去,在一秒钟之后退下。那副永远穿着铠甲的身影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

      我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花空楼。

      “花空楼,你留下来吧。”我几乎用着温柔的口吻去留住他。

      “我要带西山离开。”他一心一意只想着和妹妹团聚。

      我十分理解,这世上谁不想和亲人在一起?

      “可是,我需要你留下来。”我抿了抿嘴。

      “我帮不上你任何忙。”他坦言,然后用清冷的眼神看我。

      “你可以的,你会很多东西是不是?”我试探。

      “我只会唱歌。”他顿了顿,“还有一些能够保护自己和妹妹的暗器技巧。”

      “还有呢?”我也顿了顿,眼神飘向右边说:“你肯定还会跳舞之类的吧,平日让我好好欣赏啊……都知道我是个贪图美色的人,你也不是没听说吧?”

      花空楼没有接过我的话,只是用有些类似于鄙视我的眼神,打量我。

      我们两个身上都是包扎处理过的伤痕,看上去是的确是一起经历了生死的人。但是现在我却还在谈论他留下的筹码。

      “请直言,你让我留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是单纯地为了听我的歌?”他的声音在清晨像是结冰的花朵。

      “我是想要知道……”

      在我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就无意看到了窗外对面的屋檐,那小小的一抹金色衣角……线人倒勾在屋檐,用屋檐柱子挡住身体,却不料露出了衣角。

      一定是西殿的人。

      昨天闹出那场事故,在我劫走了花空楼之后,荷后和仪辰星肯定不会罢休。

      处处都是他们的眼线,我低头看床底,果然有个铜质的小杯子,通着线。

      真是下流的偷听方式。

      我说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把手抚上花空楼的脸,含情脉脉般说:“我就想知道……这天下的传闻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我们仪国的绝色就是你。我见了你之后,再对其他男人提不起兴趣,这你是不是要负责?”

      这话被我说出来了一股风流味。

      但当我把抚上花空楼的手放下来的时候,对面屋檐露出的那一小点金色衣角已经消失了。不知道是那个线人藏掉了衣角,还是得了线报已经离去了。

      “这样的欣赏和喜欢太过敷衍。”花空楼的声音传来。

      “什么?”

      “……”

      “哦,不敷衍不敷衍。你想想,你被我喜欢欣赏着,总比死在西殿或者我手下强。”我又开始威胁恐吓。

      “你觉得我杀不掉你吗?”花空楼的手指扬起,我端倪着,却没有发现他指尖藏有薄刃。他也学会恐吓人了。

      “花空楼,你可要考虑清楚。你把我杀掉,魏筝他们还不得把你和花西山五马分尸?”提到他妹妹的时候,他的眼瞳中才微微波动,手指慢慢垂下。

      如今亲人是他的软肋。

      他的软肋竟和我一样,我不禁对他有半歉意和怜惜。

      “你就留下吧,我会照顾好你的,还有西山。我保证,你的妹妹我会视作我的妹妹对待。”我挑了挑眉头,向他保证。

      他的眼神只有半分信任,却又别无选择。毕竟北殿如此之大,他一个人无人帮助,的确很难以找到花西山的位置。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我有些轻松地笑起来。

      他还是没回答,这便是默认了。

      我的心顿时快乐起来,只是为了那个千分之一的可能性。

      我叫人赐给花空楼早膳,就匆匆赶去找顾渐。

      我需要顾渐来帮我一起证实,证实我的赌注是正确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