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i免费网址

      这是何等恐怖的场景?

      仿佛真人的脖子是一根花茎,开了一朵邪异的恶之花。

      李牧青早想过会再次遇见眼球,却想不到它出现在此场合。

      眼球与人脑袋等大,被头发隐藏的很好,光看背影,怎么也判断不出异象。

      苏无依、傅星辰一左一右都也赶来,见状骇然,本能挥剑扬拳,就要将那邪物摧毁。

      “别碰它!”

      李牧青忙喝止,抱着姜央,拿背挡住两人。

      “我和无依都已破妄,并未感知到邪气,它要么是死了,要么是被封印沉寂,万万不可惊醒!”

      傅星辰指着眼球,急道:“可、可眼球是睁着的啊!”

      “是睁着,但没任何动静,跟被定住一样,没有危险的。”李牧青知道同伴心绪激动,口吻尽量平稳。

      “好吧......”傅星辰方肯退后,突然踩到什么,俯身将其拾起。

      他捡到的是一卷绳结连接的竹简,写满四分之三,尽是蝇头血字,尾迹潦草,似是未能完笔。

      三人不约而同,悄步退到门口,展开竹简阅读。

      隔了半晌,三人才意犹未尽抬起头,互望了一眼:“原来如此!”

      这竹简上写的,是丹阳真人的绝命书。

      他在书中讲述了有关自己和邪恶眼球前因后果。

      丹阳真人曾是乾云洲九阳宗的内门高手,三百年前获赐“阳”字法号,名噪一时。

      连宗主在内,九阳宗上下都认为他具有渡过十五劫,即真人第五劫的潜力,有望踏入“地仙”层次。

      奈何,修行路上,他迷上了一件法宝。

      随着时光流逝,他对此物的喜爱不减反增,成天研究它的奥秘,连本身修行都全耽搁了。

      等到寿元所剩无几,他才后悔不已,但不是因荒废修业,而是没机会再把玩法宝。

      为了能够继续拥有法宝,他离开早对他失望透顶的宗门师友,独自云游,寻找能渡劫延长寿数的方法。

      后来,他找到一种名为“星界沟通”的仪式,说能借天外之力,极大增强修为。

      以他真人积蓄和手段,很快就搜集够所需材料,完成了仪式准备。

      他按照仪式步骤,全力打开所谓的“天目”,朝着无垠的星空深处望了一眼。

      仪式成功,他果然得到回馈,貌似有了渡劫的把握。

      但这只是噩梦开始。

      从此每当修炼,便有未知邪气滋生,将他从冥想中惊醒。

      一连改换了好几个洞府,他终于发现,邪气诞生于自己的真灵识海。

      渐渐的,邪气也较之前壮大,以眼球的形式具现,不停蛊惑他,想要令他屈从。

      他使出浑身解数,把眼球封了又封,可源头长在自身,除非心狠自杀,绝无可能摆脱。

      最终,丹阳真人决定破釜沉舟,在鬼青谷绝地布下连环禁封。

      又驯服了两头异兽,作为洞窟守护兽,以免生物被腐化,或有冒险者闯入,沦为邪物傀儡。

      而他自己,在万年坚冰层内,建造闭关洞府,想要借助渡劫成功带来的生命蜕变,一举将眼球灭杀。

      作书之时,劫数已至,没能写完,

      绝命书末尾,他说倘若失败,也会尽力封死邪眼,不让人间生灵涂炭。

      还有,如有缘人到此,愿以法宝相赠,只求把此书交给九阳宗。

      “哎,牧青......你怎么看?”傅星辰读罢,感觉像是亲身经历一场大梦,喟然长叹。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他本来抱着陪朋友捡宝贝的心态踏上旅途,不料洞府背后的故事,也这般曲折。

      “我在思考,书上讲真人第五劫,以元神成就地仙,肉身至此可弃,好似传闻中的‘尸解’。这么说来,丹阳子这具尸体,搞不好只是遗蜕。他在最后关头,被腐化到模样大变,但还是成功渡劫,元神脱出了。”

      “不会吧?那他的人现在在哪?”

      “你瞧这段话,不是写了八门里面分别藏了啥吗?死门这一条写着,丹阳子称将用于封印邪眼,外人不可妄入。可是,是谁把眼球关进死门的?别忘了,那邪物长在他自己身上啊。”

      “卧槽!你、你是指,他渡劫成功,却还是没能干掉眼球,只得被迫和它共入死门,同归于尽?”傅星辰惊叫。

      连苏无依都小声道:“太惨了。”

      对于修士,最喜悦的时刻无疑是顺利渡劫。

      可是渡劫之后还得赴死,落差之大,等于从天堂直接掉进地狱。

      三人都沉默不语。

      又过片刻,姜央揉眼醒来,看到三人方觉安心,可想起曾遭受的惊吓,又一副委屈恐惧要哭的样子。

      李牧青一边安慰她,一边顺带简述丹阳真人绝命书的内容,最后板起脸道:“切记啊傻丫头,修仙不可玩物丧志啊!”

      姜央茫然不解:“我修炼都费劲,哪有空闲玩物丧志?”

      李牧青和苏无依听她回答天真,不由露出微笑。

      空气中的压抑感松弛不少。

      傅星辰更咳了一声,拿眼神指指身边某人:“咳,虫虫,你的‘物’在这儿杵着呢!”

      “牧青哥他才不是物呢!他是比亲哥哥还要亲的......呜!”

      姜央察觉被他带偏了,满脸通红不再多言。

      “吧啦吧啦吧啦~接下来干嘛,牧青?”傅星辰朝她做个鬼脸,把话题引回正轨。

      “丹阳真人说了,只要替他送遗书回师门,他愿以法宝相赠。我们自该履行他的心愿,按照刚才的顺序,除了死门不可去,其余六门都有他留下的宝贝,你我取走便是。”李牧青将竹简收入包袱,转身走出生门。

      依他算出的奇门遁甲之数,洞府内的第二门是休门。

      轻推室门,未见阻碍,说明算得没错。

      休门内只有一根短短的冰柱,柱子顶端雕成冰盆,里面是果冻似的蔚蓝物体,似液似固。

      竹简上有各门藏品介绍。

      “安息冰元!差点把我们冻成冰雕的元凶就是这玩意儿。”李牧青想到冰眼里的危机,犹自心有余悸,唤姜央取了个瓶子,用念力包裹“蓝色果冻”塞入瓶中,“往水里掺上一丁点,就能形成那种无所不冻的神水。”

      出休门,入杜门。

      冰柱上躺着一本厚厚的经书《大日咒》。

      李牧青深知,丹阳真人拿手的血符箓是血封加咒封,其中咒就来自于这本经书。

      翻开扉页,有留字:“大日弃子赠。”字迹如火,熠熠生辉。

      “很有可能,这是九阳祖师独秘的神通,只赠给他最器重的弟子,并不广为教授。”

      他莫名回忆起初中数学竞赛拿了市级三等奖,喜提校长签名的一本《华罗庚奥林匹克数学习题集》。

      出杜门,入景门。

      这扇门的宝物是一座青铜小鼎,比巴掌稍大一些。

      “丹阳鼎炉。丹阳真人玩物丧志前,最拿手的绝艺为炼丹,这宝贝是他最佳拍档,可惜吃灰已久了。”

      尽管在场没有会炼丹的,那也得打包带走。

      出景门,入伤门。

      伤门里面,是一件精美的匣子,按机括开启了,内有三十余颗丹药。

      李牧青并不太在意,丹阳真人书中交代,留下的丹药,都是供真人境界以下使用的。

      更高级的,为了渡劫他已消耗一空。

      姜央惊喜万分,指着第三排一颗黑白相间的圆丹,叫道:“牧青哥!你看,是清元太极丹!”

      “嗯。”

      此丹可助他肉身恢复从前水平,珍贵至极,但他也不急着马上服用,便令姜央先收好。

      出伤门,入惊门。

      纯冰支起的兵器架上,斜置一柄宝剑,剑柄上还系着一支卷轴。

      “无依,你收下吧。”

      “我不需要。”

      “不,你需要。这柄剑是法剑,与你手上那柄一样。遗书上提及法剑有‘三斩’、‘三洞’之分,两两之间还可融合。只是他这柄斩邪剑尚未炼成,卷轴上是工艺配方。你留着它,说不定以后能与你的佩剑合二为一。”

      “......好。”苏无依闻言意动,将斩邪法剑拿丝带背在身后。

      回到中宫。

      “不碰死门,那不是也启动不了开门?”李牧青一愣。

      开门里藏着的,正乃丹阳子痴迷的法宝,它顺序被设在死门后,恐怕就是不想外人夺去。

      “哎,我有天之锁,破门不难,可万一藏着自毁机关,抢先毁去法宝,岂不可惜?”

      正当犹豫不决,死门里传来一道人语。

      “你们是谁?请放我出来!我被困在此一百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