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能把你取代

      话音落下,满殿皆静。

      那一瞬间,张易之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

      五雷轰顶!

      脑子里像一桶浆糊。

      剐刑?

      他藏在袖子里的手青筋暴起,内心愤怒夹杂着恐惧。

      虽说死过一回,但濒临死亡,那种恐惧绝望充斥着全身。

      以至于俊朗的面容有些微微扭曲。

      御座上,武则天不动声色的瞥了他一眼。

      呵呵……

      你也知道怕?

      旋即环顾大殿,淡淡道:“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异议?

      异议大了!

      活跃在朝野的张子唯,竟然要遭受千刀万剐?

      是谁制作出造福于天下的神皇犁?

      是谁制作出功于社稷的水泥?

      张子唯!

      《三字经》、四句圣言,每一首诗都被天下读书人传唱。

      他若身死,必定掀起惊涛骇浪。

      在普通百姓看来,善名远扬的张易之杀了臭名昭著的来俊臣。

      有问题么?

      没问题!

      谁让来俊臣名声恶臭呢?

      那陛下不分青红皂白凌迟张易之,此举就是昏庸!

      大昏君!

      不过群臣都保持沉默,他们弄不清楚陛下的杀意有多强。

      “陛下,您宽宏大量,饶我兄长一命!”

      张昌宗出列,膝地而行,声音哽咽地恳求。

      武则天斜睨着张易之,心中在想:

      【朝堂就一个人替你求情,还是你亲弟弟,你人缘可真差,悲哀!】

      狄仁杰心里略微一凛,陛下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七分怒火。

      三分戏谑……

      对,就是戏谑。

      看着张易之害怕,楚楚可怜的模样,陛下仿佛生出一股征服感。

      难道陛下是恐吓?

      可是金口玉言,岂能轻易悔改。

      再说如何给张易之定罪,以堵住朝野悠悠众口?

      狄仁杰微垂着头在思考。

      其他官员都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殿内安静得只余张昌宗的低泣声。

      这时。

      “陛下,臣有异议!”

      一个儒雅端正的官员毅然发声。

      百官循声望去,皆是惊愕。

      这不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大诗人陈子昂么。

      难道他怀有恻隐之心,要给同为诗人的张易之求情?

      陈子昂朗声道:“微臣与张督作素不相识,但张督作此举,微臣甚感激昂,他是为民除害!”

      哗!

      哗!

      百官哗然,哪里冒出来的二愣子,嫌张巨蟒不够惨,还要火上浇油?

      武则天紧皱眉头,却一言不发。

      所有目光齐刷刷望过来,陈子昂没有丝毫畏惧,直抒胸臆:

      “夫大狱一起,不能无滥,冤人吁嗟,感伤和气,群生疠疫,水旱随之,人既失业,则祸乱之心,倏然而生矣。古者明王重慎刑法,盖惧此。

      ……

      睚眦之嫌即称有密,一人被讼,百人满狱,使者推捕,冠盖如市。或谓陛下爱一人而害百人,天下喁喁,莫知宁所。

      陛下务在宽典,狱官务在急刑,以伤陛下之仁,以诬太平之政,臣窃恨之!

      ……

      伏愿陛下念之!”

      长达半刻钟,大殿陷入诡异的安静。

      一个怀着满腔爱国激情,以诗歌般嘹唳的气势,痛陈时弊!

      忧国忧民忧君之情感染着所有官员。

      每一个字,都揭示着酷吏政治的可怖!

      在陛下治理下,大周经济文化欣欣向荣,军事也颇有胜果,去年一战更是让万国臣服,众筹铜铁铸天枢!

      可酷吏纵横,冤狱遍地的情状,不忍卒读,亦不忍铺叙。

      酷吏首恶便是来俊臣!

      如今首恶既诛,陛下应该继续清洗剩下的酷吏,还天下太平。

      御座上。

      “朕已知晓,退下吧!”

      武则天挥了挥手,面无表情道。

      唉,看样子陛下还是要重用酷吏。

      就在百官失望之际。

      突然。

      武则天略斟酌,便沉吟道:“来俊臣凶狡贪暴,国之元恶,不去之,必动摇朝廷。”

      “朕早已拟定诏书交给鸾台,狄卿可曾过目?”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

      群臣彻底震惊!

      原来陛下早就下了赐死诏书?也就是说张易之多此一举?

      来俊臣本就离死不远?

      这一切太戏剧性了!

      带给百官的冲击力太强了,导致他们久久还未缓过神。

      张易之背后完全湿透,他长松一口气。

      刚刚那一刻钟,那种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太煎熬了。

      他心里闪过种种逃生手段。

      甚至。

      产生反意。

      那丝反意,现在想来。

      是多么的可笑。

      狄仁杰满脸懵逼。

      鸾台绝对没有您的诏书啊。

      臣什么也不知道!

      但他立马反应过来,面色凝重道:“启禀陛下,是臣疏忽了,没有及时将诏书传达下去。”

      此话一出,瞬间哗然。

      群臣不顾这是朝堂,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原来真有诏书!

      那岂不是说。

      张巨蟒并不属于虐杀重臣……

      而是——越权!

      果然!

      武则天腾起身,戟指着张易之,怒道:

      “你仅仅是天枢督作,何故擅政越权?来俊臣该杀,却得由鸾台下达文书,再由大理寺行刑。”

      “擅政越权,依律法,可判死罪,凌迟也不为过!”

      张昌宗收住哭腔。

      他呆住了。

      一些老辣的大臣暗自腹诽。

      妙!

      陛下这一招“偷天换日”真是精妙。

      彻底堵住天下人之口,张易之不是疯子,不是故意虐杀来俊臣。

      只是提前得知诏令,满腔正义爆发,越权罢了。

      越权说重也重,说轻也轻,就看怎么定义了。

      什么是偏心?

      什么是圣眷?

      这一刻,陛下将其演绎得淋漓尽致。

      风向转变,立刻有大臣出列:“请陛下明察,越权怎能判凌迟?”

      “请陛下三思,越权属于渎职,一般是徒刑,绝谈不上死罪!”

      “是啊,张督作年轻气盛,越过朝廷执法部门,有罪!但罪不至死。”

      “……”

      群臣纷纷直谏,都在请求赦免张易之。

      狄仁杰由衷佩服,佩服陛下的政治智慧。

      陛下先派出几条咬人的恶犬,恶犬恶贯满盈,当民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

      这个时候,陛下又会出来主持公道,卸磨杀犬,赢得舆论的支持和赞同。

      而此时陛下已经达到了排除异己,巩固统治的目的。

      放眼如今天下,陛下的统治早已稳固,再没人敢对她评头品足、口诛笔伐。

      是时候结束告密政治和酷吏政治了!

      如果张易之没有将来俊臣斩首,陛下恐怕还会拖一段时间。

      但为了张易之,只好提前……

      “肃静!”

      武则天制止群臣发言,居高临下审视着张易之,冷冰冰道:

      “僭越之罪,朕也不能轻饶,将张易之打入天牢,徒刑三年!”

      坐牢……张易之异常温顺,恭谨道:“臣领罪,叩谢陛下隆恩。”

      “下不为例!”

      武则天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声音威严。

      这目光,张易之读懂了。

      底线!

      杀来俊臣已经超出朕的底线了。

      刚刚下旨凌迟就是警告。

      下次再犯,就算再深的圣眷,朕也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