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影视是啥

      心知‘暗杠’的身份短期内肯定无法摆脱,但这活危险系数太高,指不定哪天就没命。

      目前能指望的只有吴深……

      心中略微思量,从怀中拿出贾三此前送给他的毛笔,放在吴深面前:“感谢大人相助。”

      这毛笔华文此时根本用不上,以现在的处境,不如送了人情。

      钱和东西,总归是花出去才有价值,华文懂的很。

      吴深本想客气一下,但看到这毛笔,眼睛立刻直了。

      他不过是一个半只脚踏入先天的武夫,即使是在监天司任职,这东西对他来说也是顶了天的宝物。

      即使自己用不到,但若是拿这东西去换些资源,真正踏入先天境可能都要不了半年。

      “下属一番心意,大人赏脸。”华文这话一副我硬要送,你可一定要给面子的语气。

      吴深并未接话,把毛笔拿在手里细细端详了半天后,放在桌上岔开了话题。

      “你此次功绩本够连升三级,但此时却只能升一级。奖励方面,白银五万两白银与后天心法,外带一本后天武技。”

      这监天司真是够抠的,华文心里有点不爽。

      但只升一级,却算是因祸得福,毕竟这工作性质,升的越快任务越难,死的可能也越快。

      不待华文接话,吴深继续说道:“后日你我一同出发前往金陵城,你的新身份是金陵城的捕头,这三个扈从将成为你手下的捕快。”

      王皮鞋三人听到吴深的话,心里有些难受。

      这才发了财,又要去当差。

      不过还好是后天,李铁棒心说幸好,幸好。

      自己明天还约了人呢。

      “这功劳说来也有大人一半,那五万两白银,属下愿意与大人平分。”华文说道。

      钱他现在不缺,包里几十万两呢,八辈子都花不完。

      吴深看了看桌上的毛笔,心里有点不好意思。

      但想到贾三的供词里可是明明白白的说到华文拿了他五十万两,索性也就点点头,没有客气。

      见正事已经聊完,华文吩咐双节棍去把老鸨喊来。

      人嘛,毕竟还是得吃点硬菜的。

      不多时,老鸨扭着腰跟双节棍一起推门进来。

      这次,老鸨没有多话,站在原地等着华文开口。

      “不必拘礼,按你那套来就行。”

      老鸨心领神会。

      “最近新到了几个雏,歌舞弹唱倒也过得去,诸位大爷稍等,奴家这就去引她们过来。”

      华文心中微微一笑,看来这老鸨子真把自己当道上的大人物了。

      教坊司虽说是官家的场子,但也是打开门做生意的。

      这雏,哪是说来就来的。

      真答应,反而落了这老鸨子的人情。

      等过两天自己拍拍屁股去了金陵,就显得不仗义了。

      “给我大哥一个就行,钱不会少你的,他们三个你看着安排。至于我,来个会吹管乐的就行。”

      “哪种管乐?”老鸨拿圆扇微微捂嘴调笑,华文的话,她听懂了。

      “正经的乐器!”

      吴深此时心情大好,华文的懂事让他非常愉悦:“管乐,不错,老弟雅兴甚好。”

      “爱吹管乐的姑娘,运气不会太差。”

      华文点点头,一脸认真。

      …………

      金陵,大秦陪都。

      除京城外,其无论政治、经济、文化、人口都是最优。

      在京城大佬有意的帮助下,吴深连跳三级,直接从小县城的四把手一举升任到金陵监天司的四把手。

      甚至只要再熬几年,稍微做出一些成绩,最终被调往京城任职都不是不可能的。

      华文的身份是个捕头,那种靠关系来混俸禄的小透明。

      虽说是混子,却也配了几个同样是混子的下手,连带王皮鞋三人,合计起来有六人。

      这金陵城繁华,华文带着众人每日吃吃喝喝,倒也过的轻松。

      监天司的任务迟早要下来,身为‘暗杠’,有些事不是他现在能左右的。

      但是泥巴是沼泽,路子总得想办法趟。

      这日,众人正在酒楼里吃喝,华文透过窗户看到街角有俩人在用‘门子’里的手语交流。

      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但大致能判断出来,这俩人应该是玩‘仙人跳’的行家。

      心里思量片刻,华文朝双节棍说道:“盯着楼下那个卖果子的,后面几天带你们开开眼。”

      双节棍伸出脑袋看了一眼,没有多问,点点头立刻下楼。

      “头儿,开什么眼?”周立跟着把方块脑袋伸出窗,往下看着。

      这周立是新分到华文手下的三个混子之一,浓眉大眼方块脑袋,标准的忠臣长相。

      他老爹是府衙里的一个刀笔吏。

      另外俩人一个叫房木,一个叫丁光,情况也差不多,家里都是有人在官府当差,

      “大概率是才子佳人的故事,现在还不确定。”华文往嘴里扔了颗杏仁。

      几人眼睛一亮。

      你唠这个我可不困了啊。

      “头儿,我最见不得才子佳人了,要不我来一招棒打鸳鸯?”丁光诡异的笑着。

      房木嗤笑一声。

      “头儿,那才子肯定是骗子,我擅长当头棒喝,要不我去劝劝那姑娘!”

      切,这招谁不擅长?

      在座的都是行家好吗?

      几人嘻嘻哈哈的聊着,毕竟只是混份俸禄,对华文说的才子佳人啥的也没太上心。

      即使有案子,也轮不到他们出手,只需要上报,自有正经捕快动手。

      王皮鞋三人自从来到金陵后,变得沉默了许多。

      他们心里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出于谨慎,能不开口尽量不开口,反倒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

      日渐西垂,双节棍回来了。

      “大哥,那人进了芙蓉巷甲字三号院。”

      激活脑中地图,大概看了一下位置和周边地形情况,华文计划明天过去转转。

      “放衙下班,明天都穿便服。”

      离开酒楼,华文几人穿街过巷回到自己的小院中。

      小院虽不大,倒也雅致,像是个中产家庭的样子。

      “来这金陵也半个多月了,有些事我想跟你们聊聊。”刚进院,华文便朝几人说道。

      王皮鞋应道:“大哥你说。”

      “先坐吧。”

      双节棍烧水沏茶,李铁棒搬了几个板凳放在院中小茶几旁。

      片刻,众人坐定。

      “监天司这活计,你们怎么看?”华文问道。

      仨人相互看了看,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沉默片刻,王皮鞋开口说道:

      “大哥,我们三个不过泥腿子出身,能有今日的光景,也算不错。虽说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换来的,但也是依仗了大哥的本事。此后我三人绝不会有二心,唯大哥马首是瞻。”

      说罢,三人离凳朝华文跪下,双手抱拳在胸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