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视频app下载安装苹果版

      小谢峰离开那城镇后,在路上连续走了三天。由于身上还有银两,所以上路之前就先备足食物,所以一路上到还没有挨受饥饿。这天走了整整一天,也确实感到疲乏。于是走到前面的一座破败,早已没了香火的破庙里,爬上那供桌上倒头便睡了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隐约还有人的喊叫声,睡梦中的谢峰一下被惊醒。听声音是往破庙这边来的,经过多次的磨难和遭遇。小谢峰有了经验,不管是怎样的情况,还是先躲起来为妙。于是急忙从供桌上翻下来,赶忙躲在神像后面。

      马蹄声越来越近,后面的喊叫声也逐渐清晰可闻。只听有一人喊道:“快追,别让那妖女跑掉!”

      另一人也叫道:“那妖女就在前面,量她也跑不掉的!”。

      没过一会儿,已经残破的庙门轰地一声倒下,一骑一人摔在地上。朦胧中虽看不真切,但也能分辨出是个女子。那女子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庙里走来,看样子好像是受了伤。

      等她刚进到庙里不一会儿,后面追赶的人也已赶了过来,一人手持火把已把整个破庙都照亮了。这时就见二个大汉快速地冲进庙来,同时大呼小叫地虚张声势。

      先冲进庙里来的是一位相貌威猛的彪形大汉,豹头环眼,双目露着凶光,手里拿着一把鬼头刀。紧跟着冲进来的一位,是身裁略为偏瘦的男子。他左手持着火把,右手也拿着一把大刀,两人倒显的不慌不忙地,一步一步的向那女子身前逼进。

      那彪形大汉狰狞地笑着说道:“姑娘,你还想跑吗?你现在可是走投无路了。快跟我们老老实实地回去,我们也不为难你。如果你还想作无谓的抵抗,那我们的刀可不长眼,生死可由不的你。你可要想好,免的我们动手不留情面。”

      躲在佛像身后的谢峰借着火把的光亮,这才看清那女子是个极为美貌、清秀的姑娘。身穿浅蓝色的衣装,水汪汪的大眼,却充满着惊慌与绝望的神色。

      只听那女子用颤抖的声音回道:“我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不要苦苦相逼于我。我是不会回去的,就是死也不会回去。”

      “你他妈的不要不识抬举,我们堡主看上你,是你前世的缘,今世的的福气。现在请你回去是抬举你,你可不要不知好歹。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害的我们从府里一直追到这里,好不容易才追上你们,可你他妈地还不领情。要不是我们堡主相中了你,老子他妈的早就费了你。”那大汉满脸怨恨地说道。

      那女子毫无示弱地说道:“你们堡主看上的人多呢?难道他看上谁,谁就要跟他吗?我与他毫不相识,也无任何瓜葛。他有什么权力来干涉我的自由,他有什么权力来强人所难。像你们这样蛮横无理、横行霸道,难道就不怕王法?”

      那大汉又怒道:“你他妈的,我们堡主看上的人,还没有那个敢不从的。在这方圆八佰里,我们堡主就是天王老子。什么王法不王法?老子段辉现在就是王法。我先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如此那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老子可是从来不会什么怜香惜玉的。”话音未落,那大汉段辉就已经提起断魂刀,就向那女子步步逼来。

      那女子也毫不畏惧,连忙抽出剑来准备抵挡。但是这个叫段辉的大汉,武功明显高于那女子。他可真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对一个弱女子却以雷霆万钧之势出手攻击。不出七、八招便把她逼得手忙脚乱,左支又绌,眼看就要伤在刀下。

      那同来的打着火把的同伙,也在注视着这女子。他见那叫段辉的大汉下手是毫不留情,把那女人已经逼的是险相环生。他心里却十分担心,生怕出现意外。于是提醒道:“段兄,堡主喜欢和要的人,你可要小心谨慎,免得误伤到她人,回去不好交待。”

      这人的提醒到让那段辉收敛了许多,他只好屏声息气,下手和出刀也不敢再肆无忌惮了。人也不像开始那么张狂,出手也变的缩手缩脚起来。

      那女子可看出了原由,也知道他们暂时不敢伤害自已。于是紧张的心态也有所放松,她也不再于与那段辉进行缠斗。可她在出剑还击的时候,脚步便开始向那打着火把的男人靠拢。

      那打火把的男子见女子逐渐移向自已,不知她是何意,心情也紧张起来。万一女子向自已出手,可如何应对为好?不出手应对则自身难保,出手应对又生怕有个闪失,那也是脱不了干系。于是无奈只好身形也向后移动想避开她,移着移着,慢慢也就移到了佛像旁边。

      躲在佛像身后的小谢峰可就着急起来,这样一来没准儿就会被他们发现自已。正想到这时,没想到还真的被那手持火把的男子发现了。

      那男子突然看见佛像后有一人,心中不由一惊,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有人!”

      躲在佛像后面的小谢峰可是想躲也躲不住了,她反应迅速急忙抽出剑来,就准备剌过去。

      那男子见情况不妙,忙挥刀就想向谢峰砍过去。

      再说那女子可不知道他喊叫是何意,也不知佛像后面藏有人。见他挥起刀来,还以为他是要砍自已,所以也急忙回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向他剌去。

      那男子只想着要对付谢峰,举着持刀的手还没砍下去,可没提防这边的女子。结果却突然被那女子快速出手一剑剌中。不过这一剑并未击中要害,可阻止了他砍下那一刀的力度。

      那男子这一刀已无力砍下去,可被谢峰瞅准了机会。她随机一剑剌出,正中其要害部位。那男子在瞬间就连中二剑,根本就无喘息机会,竟倾刻间倒地身亡。

      那段辉听那同伙没来由地大叫一声,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见这女子向他剌了一剑,同伙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瞬间就到地身亡。对突然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心中大为不解。可又没有发现其它情况,所以认定是这女子一剑刺死了自已同伙。

      这段辉可是脾气非常暴燥,见同伙被杀不由地就火冒三丈,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挥刀冲了上来。

      这女子见他那穷凶极恶的样子,不由地大惊失色、心中慌乱,急忙想躲到佛像后面。

      这时的光线可不太好,那倒地身亡的男子手中的火把也已掉在地上。使的原先比较好的光亮,一下子变的小了许多。

      这时的段辉可是气急败坏,不顾一切地挥刀砍了过来,恨不得一刀砍死那女子

      那女子无奈,急忙跳上佛台上躲让,可躲让的速度还是慢于那砍来的一刀。那段辉的一刀便砍在她的大腿上,鲜血滴滴答答往下直流。

      在佛像旁的谢峰可看的真切,见那女子危在旦夕,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事不宜迟容不得多想了,也挥剑砍了下去。一剑正砍中那段辉的手腕,他手中的刀也随之落地。

      这段辉可是万万没想到佛像后会突然砍出一剑,吓的是魂飞魄散,转身想逃。

      谢峰可不放过时机快速出手,使出一招流心飞剑,一剑击去,正中他的侧胸。

      那女子被段辉砍中一刀,忍着腿的痛疼,也快速出手。使出一招彩云追月,一剑从他后背穿过。两人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出手,前后夹击。两剑都剌中那段辉。

      那段辉可不知是谢峰躲在佛像后,还以为是神灵在发威,所以吓的是七窍生烟、惊慌失措,带着恐惧和不解的心情中剑身亡。

      那女子由于用尽全力作最后一搏,见两贼人都被击毙,也放下心来。可腿部流血过多,人也过度紧张,这时一放松,人就有些站立不稳摇摇欲坠。

      谢峰赶忙抢上一步扶住了她,不料她哇的一口鲜血全都喷在了谢峰的胸前,接着就昏倒在她的怀里了。

      谢峰见女子晕倒,急忙过来,略微检查一下伤势。还好不是太严重,就草草给她包扎了一下。

      谢峰一开始就同情这弱女子,何况她是个千娇百媚的姑娘,和自已一样都是女性。所以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更不能让她落在贼人手里。于是忙把她驮上马,趁着夜色离开了这里。

      谢峰带着三匹马连夜兼程,一直走到天有点蒙蒙亮时,才停下来息息脚。那女子依然昏迷不醒,一身劲装已经污浊不堪,好在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估计没有什么大碍。谢峰把她扶下马来,让她躺下,并静静地等她醒来。

      过了好一会儿,只听见那女子长长的吁了口气,慢慢地睁开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哎……我这是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说话间,挺身欲起。

      “姑娘别动,你受了伤,不宜移动。”谢峰关切地说道,并连忙制止了她。

      “噢,谢谢你,是你救了我?我记得昨晚好象在破庙里啊,到底怎么回事?”那女子一双媚目充满了疑惑。

      “哦,是这样的……”谢峰于是如实地从躺在破庙里睡觉讲起,讲到看见二人再追杀她,自已是如何出手,然后又用马连夜把她带到这里讲叙了一遍。

      那女子听了谢峰讲叙后,特别激动和感谢,于是说道:“多谢你救了我,请问小少侠高姓大名?。”

      谢峰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小少侠,姐姐叫我谢峰妹妹就可以了。”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已一身落满尘土的衣服,满脸绯红地不好意思地说道:“姐姐,你真飘亮!”

      那女子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说道:“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个小弟弟呢,原来也是个小美女呀。谢峰妹妹,我叫秦彩月,你就叫我彩月姐姐好了”

      “啊!你就是秦彩月?前几天我在那镇里的客栈里,就听人说起大美女秦彩月,没想到竟是姐姐。姐姐,你真是很飘亮,真是美若天仙。”谢峰无不羡慕地说。

      “看不出来我的小妹妹,说话居然文绉绉的。谢峰妹妹,以后我们以姐妹相称好吗?妹妹,我和你可是一见如故,我可是真心希望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好妹妹,你愿意吗?”

      “姐姐,我当然愿意呀。我能有你这样的飘亮姐姐,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只要姐姐不嫌弃我,我当然愿意做你的妹妹。”谢峰诚肯地说道。

      这时秦彩月本想站起来,可是腿痛难忍,无奈只好又坐在地上。谢峰看到秦彩月痛苦的样子,非常心痛地说道:“姐姐,你的腿伤还比较严重,我看你暂时还是不要乱动,否则对伤口不利。另外姐姐这伤口还是需要医治才行,不如我们找个集市住下养伤如何。”

      “妹妹说的也是,可这好像是去州府的官道旁,那恶贼就是从州府方向追来的。所以我们不能再走这条路,最好得改方向。”秦彩月说道。

      谢峰胸有成竹地安慰说道:“姐姐,听我姨说过,兵法上有‘实则虚之,虚则实之。’那些贼人一定会以为你往南跑了,想不到我们居然是往北走的。咱们就在前面找个客栈先住下,姐如果能再把衣服换换,装扮一下就更妙了。我这还有一套稍大一点的男装,姐姐穿上虽不一定合适,可骑在马上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说着从包袱里取出衣服递给秦彩月。自已也换了一身稍微干净的衣服,然后又帮姐姐换好衣服。谢峰又看了看秦彩月,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姐,你太飘亮了,皮肤白白的又细又嬾。你虽穿着男式服装,可掩饰不了你的女儿身。你还是要把脸装扮一下才行,头发也要装扮一下。

      秦彩月虽穿上不完全合身的男装,还可勉强应付一下。可这脸部如何装饰,自已却还无从下手,只好先行把头发梳理成男式发形。

      谢峰又看了看她,说道:“姐,我到有个办法,只怕你不喜欢。”

      秦彩月说道:“我的好妹妹,现在还谈什么喜欢不喜欢?逃命和安全最要紧,顾不得许多了。你有什么就尽管说,有什么办法好你就弄,姐不会怨你的。”

      谢峰笑着点点头,马上到水边弄了一点湿黄泥巴,在手上搓了搓就抹在秦彩月的脸上。秦彩月心里虽不情愿,可也无可奈何任由她抹。

      过了一会谢峰又看了看,才感到比较满意。然后说道:“姐,这下你可尽管放心,管保别人看到你,还以为你是大病的小男子呢。没人会想道到你是女扮男装,更没人会想到你是个绝世美女。”

      秦彩月虽看不到自已的脸,可也想象到自已一脸的黄泥巴是多么的难看。于是说道:“姐相信妹妹的心灵手巧,一定让人看不出破绽。那我们就早点走吧,免的再节外生枝。”

      谢峰忙又把秦彩月骑的那马牵过来,小心翼翼地扶她骑上去。然后又抽出剑来,过去对着那两匹贼人骑过的马股上,就是重重地砍了两剑。那两马受痛,立即沿路向南狂奔起来。谢峰又上的马,坐在秦彩月的身后,两人同乘一骑缓缓向北方向走去。

      一路上不慌不忙地前走着,两人的这一身装扮也没引起路上行人的注意。路上也曾遇到过几波武士打扮的人士,可人家根本就没正眼看她们一眼,奔马飞驰而过。

      两人一直向前行了三十多里,来到一个叫双河的小镇子,秦彩月勒住马说道:“妹妹,我们就在这里找家客栈住下好了,我已经坚持不住了。”

      “好的,姐,请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找。”谢峰迅速在镇子里转了一圈,在客栈包了个客房,又招呼伙计把马牵走。忙前忙后,好不容易才安顿下来。然后又到药房买些金创药和包扎棉布。

      回到内室之中,看到秦彩月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双眼紧闭着。谢风将她的腿轻轻挪出棉被,冷静地动手,稍微撕开已经被血浸湿的裤子,检视着她的伤口,弄了好一会儿。见她大腿上的伤势不轻,那刀给她那修长的腿上留下了近半尺长的口子。好在刀伤没伤到经脉,不过看到这伤口,也不由地让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秦彩月大腿上的伤势不轻,幸好买有金创药,待上好药后,费了好些力气才帮她把伤口包好。

      谢风在包扎伤口时,秦彩月已醒来。她勉强想要撑起身子,却因为牵动了伤口,而疼得缩起身子。她喘了几声,谢风赶忙近前,扶起她的身子,并将一碗温水递到她的唇边。

      秦彩月只觉得口干如焚,只是贪婪地低头喝着水,甚至无法理会那些清水流出口唇,浸湿了她的衣衫。

      谢风关切地只让她喝了几口水,就将碗移开。并说道:“别喝得那么猛,你的身体还很虚弱。”

      秦彩月挣扎着要起身,不安地下意识地摸摸腿,碰触到伤口时,那阵疼痛让她全身都紧绷起来。

      “我去叫人送点吃食来。”谢风说完便出去跟店小二嘱咐了一下,一会儿饭菜就送了进来。两人空虚已久的胃已经嗷嗷待哺,看见眼前的饭菜,哪里还能够忍耐?当下就连筷子也没用,双手抓了菜就往嘴里塞。两人啧啧有声地吃着,呼噜呼噜地喝着汤,还不时贪婪地舔着指尖的汤汁。

      饭后天已黑,秦彩月由于伤势和疲惫也就沉沉地睡去了。

      谢峰又忙着收拾了一会儿,也感到疲惫不堪,也只好上床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