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七天时间还很充足,自己可以从容不迫地处理这些事。

      这几天,林元一直在收集资料,想确定里面那个生物的身份,首先是先在网络上做大量功课,

      人魔:由邪道魔导师练化的低级傀儡,有一定的意识,会捕猎活着的生物。

      人邪:每个人体内都会有一些邪气,或多或少罢了,邪气会在死亡时顺着七窍外泄,如果有人将其双眼剜出,鼻子割掉,在用坟土堵住口齿耳朵,那么邪气无法外邪,就会诞生成人邪。

      妖魔: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些动物修炼成精的存在,不过在各方势力的绞杀约束下,妖魔大多生存在特定的区域。

      其下还有很多,不过很多都不太符合,因为这些东西不是视人类为口食,就是抱有极大的敌视性,不会想那个东西一样只会暗中窥视,那个东西到底是谁,林元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他去调查那栋大楼,可附近居民大多一脸懵,废弃多久了也不知道。

      最终一个瞎眼的老婆婆听见林元打听楼房,一脸讳莫如深地追问林元打听这个干嘛。

      林元心里一喜,知道总算问到知情人员了,开口道:“就看着这么好的房子被废弃了,觉得有些可惜。”

      老婆婆嘴抖了起来,鼓鼓囊囊地说着什么,语速太快林元没有听清,不过有一些词语他是听清楚了,不详,死人,复仇,离远点。

      感觉是一个很老套的恐怖故事情节。

      林元打算追问下去,老婆婆却摇摇头,什么的也不愿说。

      老婆婆经常在院子里晒太阳,林元放学得空就过来献殷勤,套话。

      终于,在哪天下午老婆婆脸色严肃地道:“娃子啊!你不要靠近那个楼,里面不干净!”

      林元精神一震,追问:“我看着还行吧!”

      老婆婆摇摇头,忌讳地道:“不干净啊!二十几年前,我也住在楼里,听我的,离远点,”

      老婆婆满脸的皱纹有些凝固,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不愿多说,可架不住林元的糖衣炮弹,最后还是说了。

      那时候还是90年代,小楼的主人是这一片有名的富翁,德行神马的没有下限,经常骚扰一些女性租户。

      那时候五楼住着一对母女,听说是老公和其他女人跑了,精神有些不正常,可是她却有一个争气的女儿,成绩很好,地藏海开启出来也是清澈,以后成就必定非凡。

      可是,有一天她的女儿突然失踪了,有人说是被她爸接走了,可住在顶楼的人说似乎见她女儿去房东那里交房租……

      不过疯女人在楼道里风评不好,甚至出现打骂其他租户的情况,疯疯癫癫的,引得楼里很多人都不满,所以大家也没给他说。

      女儿丢了之后,女人更疯了,天天在楼道里找,见到人家开门就直接冲进去,言称人家把她女儿藏了起来。

      惹得大家唉声怨道,最后房东出现,想要直接赶走了疯女人,却被疯女人一把抓住,说房东绑架了她女儿,推扯中,疯女人被房东一把推开,撞到一旁的瓷器,满脸鲜血。

      事后,房东赔偿疯女人医药费后,说着一些难听的话,把她赶出了小楼。

      不久,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有人说看见疯女人趴在他家窗户边往里面看,等他们反应过来,女人又不见了,起先是低层楼是这样,有脾气大的拿着菜刀就出去,可外面什么人也没有,紧接着,高楼也是这样,大家害怕了起来,毕竟人可不会飞。

      一个星期后,房东死了,面露惊恐,似乎是见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楼层里的人一时间惶恐不安起来,尤其是那些打骂过疯女人的。

      但事后,那种窥视感消失了,人们都认为是疯女人为女儿报完了仇,走了。

      事件就这样沉寂了下去,直到房东亲戚接管了这栋楼,那种窥视感再次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半夜里楼道里的拍门声。

      租户一个又一个选择了搬家,那一天,房东亲戚再次惨死在房里,两次事件引动了上面的人,来了一群人检查,可什么也查不到,死亡原因也不是他杀,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吓死。

      一来二去,楼里面再也没有人愿意租住了,房东的亲戚更是视这里为烫手山芋,一个二个的不要这里,房东不要,租客不租,最后这栋楼就这样荒废了下来。

      老婆婆叮嘱,让林元离楼原点,她面色有些紧张地说,那个女的还在楼里。

      林元追问,老婆婆只是嘟嘟囔囔地说那个女人还没有找到她的女儿。

      林元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告别老婆婆后开始思量对策。

      对方是不是鬼不知道,手上却有两条人命,虽然没有直观的证据说是女人干的。

      不过整理下来,女人只是在暗中窥视,还有楼道里走动,没有说破门而入,至于死去的两个人,都是被活活吓死,并不是被人杀死,结合下来,自己虽然被女人窥视,但在自己冲过去时,对方也直接跑掉。

      林元捏着下巴,感觉有有几个问题。

      第一,疯女人的女儿去哪里了?难道真的是房

      东所杀?或者被他父亲接走?

      第二,女人假如还在楼里,这么多年吃的是什么?

      第三,如果真的是疯女人,那么她到底是人是魔?

      这件任务的危险性一下子就让林元有些摸不清了。

      不过明日,他终归得去探上一探,是人是鬼,是妖是邪都得拉出来溜溜。

      他花了八百元买了一把精钢短剑,在这个世界卖冷兵器的人很多,热武器只适合普通人,很多超凡者都比较喜欢用冷兵器。

      尤其是刻画星图后的冷兵器更是有妙用,不过相反价格也极其昂贵,即便林元把自己卖了也买不起。

      星图武器需要摘星境的高手亲手刻画,而且不是普通的摘星高手,得需要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人才才能打造,里面包括着很多复杂的理论和技巧。

      这一个林元过得很平静,三班那边也是风平浪静,看来老景的善后工作处理得很到位。

      唯一让林元有些不解的是夏初妤亲自来了九班,亲手给了林元一个蜜蜡封好的信封,里面是崭新的纸币,不多不少,正好六块。

      林元知道没啥特殊含义,自然也就不在意了,毕竟这一个周他都在收集情报,除了去找老婆婆,就是在家努力修炼,对于学校网络的暗流涌动也毫不知情。

      殊不知一场人为发酵的八卦之火正在熊熊燃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