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个人资料

      韩生想也不想的跳了进去,此洞深约有数丈,对凡人来说比较危险的高度,在韩生看来不值一提,轻身术口诀一放,身形便轻飘飘落到地底。

      此时洞口石块缓缓闭合,仿佛从未打开过一样。

      然后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韩生连施御风诀和敛气术,脚步一提便冲了进去。

      此通道刚好容纳一个人行走有余,每隔一段距离,顶上都会镶嵌有一颗拳头大夜明珠。可惜时间紧逼,不然韩生估计会把全部夜明珠都给抠下来,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物。

      很明显,在韩生的印象中,还是觉得自己只是一介凡人,该要赚的金银珠宝,一样都不能少。

      据韩生推算,这次杀来韩家祠的必定有金丹期的高阶修士,之前在韩生神识的感知下,最后跑掉的一男一女和挂掉的男子都是筑基期。

      毕竟本家也有筑基期修士,甚至金丹期客卿长老都有好几位之多,见多了便能从气势,神识强弱,修为深浅等大概测得出来。

      而最后虽然金竹峰云剑把外围隐藏的敌人又剿杀了一翻,但肯定会有高阶修士成为漏网之鱼。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韩生估计已经走了数十里地了,在通道尽头是一块巨大岩石,右手边有一石块是启动机关,韩生一按石块那巨大岩石便轰隆隆移开,透进来亮眼的阳光。

      就在韩生准备踏出去的瞬间,从地道深处传来了轰然巨响,仿佛整条地道都塌陷了一般。“不好,要追来了!”韩生身影一闪便射出通道,巨大石块再次轰隆隆地回到原位。

      面前是一片连绵数百里的深山老林,韩生四下张望,便看到了韩家标记。

      在韩生的记忆中,此种标记并非留下单一的符号或印记,而是各种花草树木和石头等景物组合形成,只有熟知其组合原理才能分辨正确方向。

      韩生一边飞快奔跑,一边放出神识感应,十数丈范围内诸多景物仿若放置眼前一样。高速移动的身影忽左忽右,复行数十丈又再改变方向。

      在不停的奔跑中韩生额头渐渐留下了汗水,放开的神识感应感觉到后方一股庞然大压正飞速接近,无疑绝对是金丹期修士!

      “快点!再快点!”被抓住的后果不堪设想,韩生从未想过自己能跑得这么快,就像一阵风一样刮起了一道残影,身体内灵力的流转达到了极限,精神力高度集中,不停分析在神识范围内出现的景物并总结出方向。

      “咔嚓一声”他突破了,韩生竟然在逃跑的途中突破了练气四层,处在了练气五层初期。但是韩生不能停下来稳固修为,必须继续全力逃跑!

      终于在一株三人环抱的巨树前停了下来。

      韩生嗖的一下跳上了茂密的枝叶当中,在无数树叶的遮盖下,树干中有一圆形洞孔。韩生伸手挡开树叶,便朝着洞口跳了进去。

      此树地下是一间小型石室,石室的周围泥土混杂着一种能躲避神识探查的矿物石头,是韩家仅剩的几处避难之所。

      进到石室后,头顶石块自动复位,然后顶上泥土会在机关作用下覆盖中空位置直到树根底部。

      此时此刻,韩生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但依然不敢有任何动作,静静地站在了石室中央。

      在韩生的记忆中深知高阶修士的灵觉敏锐,任何声响都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

      忽然,一道强大的神念扫过石室,韩生吓得手脚发冷,差点坐倒在地。幸好此神念并未停留地一扫而过,韩立当即盘膝坐下,闭目收敛心神。

      三天时间眨眼而过,期间每天都有数种强弱不一的神念扫过石室,地面时不时的传来巨大的声响,但都没有发现韩生的所在。

      韩生已没了最初的狼狈样子,现在的他给人一种心神安宁的感觉,石室一角散落了大量的瓶瓶罐罐。

      这三天,韩生服用了大量丹药,终于将差点倒退回练气期四层的修为稳固在练气期五层。

      到了炼气期第五层,韩生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整个人仿佛经历了新生,对整个世界的感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是眼睛,眼前的事物像是被拨开了覆盖着的迷雾,愈发清晰起来。以前看一个瓶子,是一个瓶子,现在看一个瓶子,却不单单是一个瓶子,是连瓶子的纹路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后是耳朵,外界一点点声音都像是在耳边响起一般,连极远处隔着石室和泥土都能听见地面的动静,只是有些声音还无法分辨出是动物抑或者是植物发出。

      接着是嗅觉,最直观的表现是身上发出的混杂气味难闻异常。

      原来到达炼气期五层,身体经历了洗髓易经,从毛孔中排出了大量臭烘烘的黑黄色杂质。

      最后是神识强度竟也翻了一番,原来最远范围只有十余丈距离,现在一下飙升到数十丈远,而十数丈内的情况在神识感知下犹如就在眼前。

      原来这就是修仙的感觉,当真让人欲罢不能!

      惊喜兴奋过后,韩生开始思考他穿越的事情,排除了数种可能性不大的因果,得出的结论是他在那个时空的身体已经死亡,然后灵魂感知这个时空的同名同姓的韩生也面临生死之间,并且他的魂力已经弱到随时消散的地步,然后阴差阳错下便附身到此肉身上。

      在这个可以修炼的时空界面,夺舍是存在的,但韩生也不是无知小白。修仙界夺舍的三大铁则,从他看过的各种修真小说都有介绍:

      第一,修仙者不可对凡人进行夺舍,否则被夺舍躯体,会因为承受不住夺舍行为而自行崩溃掉。

      第二,只有法力高的人向法力低的人进行夺舍,才有可能成功,不会遭受对方反噬,并且法力差距越是大,越是最安全。

      第三,一名修仙者一生中,不论法力的高低,都只可进行一次夺舍,在进行第二次时,元神会无缘无故的消亡掉。

      因此,应该是我无意之中夺舍了这个时空一个名叫韩生的小男孩身躯。即是我已经进行过一次夺舍了,不能再进行第二次,以后的路要多加小心,小心小心再小心!

      然后就是思考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无论在哪个时空,无论是古代,近代还是现代。

      长生,一直是所有人都会不自觉谈论的一个话题。

      长生有着令人疯狂的吸引力,强如古代帝王,雄霸天下,若不能寻找到长生之法,百年之后不过是一杯黄土。

      韩生之前虽为一介凡人,但总也会幻想过自己如果可以长生,会如何如何。

      如今机会就摆在眼前,修炼,是可以达成长生的正统途径。韩生如何能放下如此天大机会,放弃修炼去找一处无人认识的山村隐居,做一个凡人平平淡淡过完一生?不可能!

      长生对韩生同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从而坚定了修炼向道之心,然后便着手思考修炼的方向。

      首先便是整理身上的家当,最重要的金竹峰云剑,必须尽快用自身灵力滋养,直到可以正常使用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然后就是修为的提升,功法技能方向等等。

      接下来又过了十日,从第五日开始,每天只有一道神念扫过石室。此时的韩生端坐于石室一角,体内一把似金非金的木剑在灵力的包裹下缓缓浮动。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灵力祭炼,韩生已可以初步驱使青竹峰云剑对敌。

      虽然不能施展此剑神通,但光是以此剑锋利,一般的顶阶法器都能一剑斩毁。

      但唯一缺憾就是因为韩生修为太低,驱使此剑太耗费灵力,每次只能驱使半柱香时间便会灵力枯竭,而全身乏力。

      当然,若是不惜真血性命,也可用血脉之力勉强催发此剑的部分神通,看来只能将其当做是保命时的手段了。

      因此平常的攻击护身手段就放在了几件法器之上,首先是我自己储物袋里一柄中阶法器寒冰剑,战斗时附带寒冰属性攻击。

      然后是一件百魂蟠是从青衣男子的储物袋里找到的顶阶法器,进可驱使妖魂攻敌,退可释放迷雾笼罩自身,令对手看不见身形而无法锁定攻击。

      接是不知道哪个倒霉蛋的中级法器九环大背刀,战斗时可直接驱使大刀,亦可通过神念控制铁环当作暗器攻敌。

      最后则是爹爹储物袋里的一件顶阶防护器具金雷木甲,此甲附带雷电属性,能承受筑基期全力一击而不毁,奈何爹爹是一名不能修炼的凡人,因此此甲一直无用武之地,就是平时取用储物袋内之物也要吩咐管家来福来使用。其他一些低阶法器,韩生却看都不看一眼,准备找个机会一起处理了。

      近战已经考虑周全,那么远程攻击呢?远程,超远程,忽然韩生想到了某本恐怖小说里面的组合技能而情不自禁瞪大了眼睛“凡神识所至,一枪毙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