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团队2

      新的一天,客栈里。

      君墨夜从脸盆里面叠好毛巾,盆里面是从楼下打来的温水,隐约可见热气冒出。

      他走到床边,没好气道,“过来。”

      哦——北若辰乖乖的靠了过来,枕头放在后面垫着。

      与他不耐烦的语气相反的,反而是对方手上小心翼翼的动作——他拿着毛巾,一点一点的擦拭着眼睛周围。

      他的神情有些认真,就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东西一样。手指偶尔划过对方的脸颊,让北若辰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

      她努力让自己不去注意脸上的不适,有些没事找事开口道,“还要擦多久啊?”

      君墨夜微微擦拭着对方眼睛,周围揉一下,再把毛巾在附近按压几下。北若辰的眼睛如今已经看不到白色的粉末了,但眼睛周围还是有些红,还有一些肿的样子。

      他微微吹了吹,“应该还早吧。那两兄弟不是说了,这种药粉起码要用几天温水擦拭,才能不留下任何后遗症嘛。”

      毛巾有些凉了,他重新放回盆里湿了下,又重新拿起来,嘴上倒是毫不留情。“你也是蠢。居然被这种小花招骗到了。”

      “我我我,我那是……”她还想为自己辩驳一下,“我那不过是一时不察而已。谁知道他们会耍这种小花招,江湖中人,就应该堂堂正正,偷偷摸摸算什么本事,我羞于与他们为伍。啊——”

      却是君墨夜一下子稍微用了点力。

      “你干嘛啊?”

      “你太蠢了,想让你清醒清醒。”他语气严厉,“你以为江湖是什么?还堂堂正正,江湖本来就是人吃人的地方,只要能活下去,怎么做都是可以预见的。你还什么堂堂正正?你如果还抱着这种天真的想法,那你死多少次都不冤。换句话说,你就压根不适合趟这趟浑水。”

      “老老实实,回你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去,别出来祸害别人。到时候出了事,你让那些关心你的人怎么办?”

      被对方那种吓人的表情吓到了,北若辰说话都带上了哭腔,“你你,你那么凶干嘛?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

      真的会有人关心我吗——这句话她没说出来。

      唉——君墨夜认真道,“总之,以后别这么莽撞了,凡事在外,只能靠自己,你如果真的想当女侠,那就要凡事小心小心再小心。毕竟江湖不是游戏,你一旦没了,那就真的没了。重来的机会都没有。”

      “这次是有我帮你了,下次呢,如果那两兄弟真的有歹意,你有没有想过会发生什么?”北若辰突然惊了一身冷汗。她感觉着对方在盆里不断湿着毛巾的样子,突然鬼使神差问了一句,“那你呢,你说江湖上都是人吃人,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不是很明白的事吗——他理所当然回答,“你还欠我一顿饭钱,我救你也不过只是为了让你还钱而已。”

      “欸,就这样嘛?”

      “不然你以为还是什么?”

      “那我还真希望一直欠下去。”

      “你这是什么奇怪的想法?”他又叠好另一个毛巾,嘴里毫不留情的数落,“你可别看我现在这样,如果你真敢不还我钱,我一定好好收拾你。”他越过北若辰,身子探到床靠里面的地方,小喃在那里睡着——只是此刻,她小脸苍白,身体却异常的滚热。

      他把手放在对方额头上,“怎么样?”北若辰也有些关心的问。

      “应该是舟车劳顿,外加上身体太虚导致的风寒而已。”他这样回答,“小病,我等会去医馆抓点药。”

      真的不要紧吗——北若辰反复确认。

      “没事的。”把温毛巾贴在小喃额头上,小喃不知道说什么的梦呓着,许是舒服了点,她的表情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做个好梦,醒来就一切都好了——他小声说着。

      他把探着的身子收回来,途中差点碰到北若辰的头,他没好气道,“滚,死一边去,别碍着我。”

      “喂喂,我也是病患好不好。”

      “自己太蠢导致的病患,活该,才不会有人心疼。”

      唔。她不高兴的嘟起嘴。

      “话说我们真的不认识吗?为什么我听你的声音有点耳熟?”

      “你瞎啊。又不是没看过我的脸,你骗我钱的时候,不还正义凛然的直视我这边吗?你觉得我脸熟?”他突然警觉,“等等,难道你狗日的想要借着熟人的名号,不还钱?”

      她没好气道,“谁会图这个啊!”

      “谁知道呢,你都没钱吃饭了,谁知道你的节操还有多少。再说了——”他继续道,“我这种脸应该很普通吧,可能是你曾经见过相似的?”戴上了知音阁的人皮面具后,他的确变得相当普通起来,就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然后扭头就会忘的那种。

      唔——她还是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就像自己小时候在哪里听过一样。

      听到对方打开匣子一类东西的声音,她回过神来,“你现在就出去吗?”

      君墨夜打开斜靠在房间另一侧的黑色剑匣,从中抽出一柄墨石长剑。“嗯,最近的医馆在两条街外,稍微有点远,还是小心一点,带上剑吧。”

      对了——他转向北若辰,“借你的剑鞘给我用用。”

      “你要剑鞘干嘛?”

      “自己拿着剑多掉价,还是拿着剑鞘帅一点。”

      “哈~?”

      说着就伸手去拿放在床边的长剑,却被对方先一步拿到。

      她死死抱着自己的剑,就像是抱着什么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一样。“等等,你可不要轻举妄动。这把剑名为乐笙,可是江湖上有名的绝世好剑。”

      哼哼——她自豪的抬起头,“剑身由天星石铸造而成,上面还有各种花纹,更是由帝国知名铸剑师天星子亲手铸造而成,然后其上……啊——”懒得听她嘀嘀咕咕,君墨夜直接动手抢了过来,对方终究眼睛不方便,她在那里左右抓着,脸上都是焦急的神色,却什么也抓不到。

      “屁事真多。”他把出了鞘的长剑重新还给她,她手里拿着,感觉到剑鞘没了,不由得嘴一瘪。

      “好了。”墨石长剑插入剑鞘,看上去竟然一丝一毫分毫不差,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你眼睛都看不见了,还能保护自己和小喃吗?”

      哼——北若辰自信道,“不要看不起我。哪怕没了视力,但我也不是一点还手能力都没有了。最起码,在你走的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还是可以的。”

      是吗——他想了想,然后一巴掌拍在对方后脑勺上。

      啪——北若辰被拍得差点压到小喃,她咬牙切齿道,“姓七九的~”

      君墨夜连忙就跑。门口处,他想了想,伸出右手,手指对着角落处的剑匣灵活操纵起来。随着他手指的活动,剑匣内,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安分起来。

      剑匣被顶的一动一动的。终于,啪嗒一声,剑匣被从里面打开,几块剑身碎片,闪烁着银色光芒,然后随着君墨夜手指的动作,在空中翩翩起舞。

      他手指动作一定,空中的剑身碎片动作停住,然后一个个下饺子一样插在床沿——却是一丝一毫距离,都精妙到极点,几块碎片组成的形状,更是好像蕴含天地至理。

      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着屋内轻声道,“我走了。”

      “哦~”北若辰拖长了语气,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对着门大喊,“姓七九的,注意点我的剑鞘,那也很贵的。比我们三个人都贵。”

      “嗯嗯,知道了。”敷衍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

      客栈门口,君墨夜看着外面下着的倾盆大雨。难怪刚才在屋内就一直啪嗒啪嗒的声音响个不停。

      他去掌柜那借了把伞,道谢后,撑着伞,一个人走入漫漫大雨中。大雨里面,他的身形很快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