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www免费视频

      气急败坏的王诩自说自话的骂了源力系统两句后,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气笑了。

      源力系统又没有自我意识,他骂来骂去岂不是在骂给自己听。

      艹,白浪费口水了:“我这算不算变秃了,也变强了?”

      想起网上流传的一句老梗,王诩拍了拍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自嘲了一句。

      认真说起来,王诩此番还真有点这个意思。

      他确实秃了,也确实变强了,

      只不过,他的秃是临时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头发终将恢复到全胜时代。

      相应的,他虽然变强了,可没变态到直接打破了人体限制器,举世无敌!

      完成了脱胎换骨的他,虽然自然而然的步入了《横练铁布衫》第八层。

      但也就勉强拥有了一身不惧刀砍不怕斧凿的铜皮铁骨。

      放在古代,他这种人也就能戴盔披甲于百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罢了。

      这种事,关二爷、张三爷都能轻易做到。

      王诩估摸着,自己那怕将《横练铁布衫》第八层练到圆满,也就能和他们俩的大敌吕布掰掰腕子。

      和传说中的项王、将李比起来还有一定的差距。

      除非他将《横练铁布衫》练至第九层大圆满,不然的话,真没把握压住这千古名将中最强的两位。

      就在王诩挂着笑容YY自己日后《横练铁布衫》大圆满有多强时。

      一道很不合时宜的响声将他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王诩那不知道多久没消化过食物的肚皮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龙虎壮骨丹确实能如传闻中的辟谷丹一样,以强劲的药力替代人体摄入的营养。

      可王诩这么多年下来养成的进食习惯可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的。

      摸摸咕咕叫的肚皮,王诩停下了心中的幻想。

      运劲一震,王诩刚才蜕壳时沾染的灰尘轻松脱落,步履轻快的回到位于二楼的卧室,他从衣橱中挑了一套长袖衣服穿了起来。

      别误会,手机早就没电了的王诩目前尚不知道季节已经变换。

      他之所以选择传长袖,只是为了遮掩住看起来白白嫩嫩,实际上防御力不比钢板差的皮膜。

      自打他练功以后,他的皮肤状态一直挺好的,甚至不比一般的女性差。

      可他的肤色虽然没到黑古那么黑却也绝对没白古那么白。

      现如今,脱胎换骨过后的他肤如白玉,看起来白里透红,比白古还要白古。

      很容易让街面上的女性友人心生嫉妒引发骚动的。

      穿着灰尘味很重的衣服,王诩打开了新窝的大门,时隔数月,他再度回到人间。

      关上新窝的大门,肚皮已经造反很久的王诩走出小区,找了一家装修不差的饭馆。

      王诩出门的时候饭点刚过,饭馆的大厅里虽然还有一两桌客人在吃饭,但早就没人点菜了。

      入座后,他不顾服务员的惊讶说了一句常人只在电视里看到过的话:“整个菜单,只要店里有的全给我上一份。”

      “另外,通知后厨,用蒸箱重新整一盘米饭,我吃菜的时候喜欢就着米饭。

      最后,帮我跟你们前台借一个安卓充电器。”

      接待王诩的服务员只听懂了最后一个交代。

      王诩前两个交代放在常人眼里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服务员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先生,你没开玩笑吧?”

      正心心念念吃饭的王诩用充满了‘饿’意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服务员。

      “我没开玩笑,也不想把话再说第二遍,现在,立刻按我说的做。”

      恶意满满的眼神加上不带丝毫温度的语气,瞬间让服务员如坠冰窖,要不是熟悉的环境给了她一丝丝勇气,只怕她已经吓到惊声尖叫了!

      “好的先生,我这就通知后厨为你服务,请问你还要别的服务吗?”

      “给我上一壶大麦茶,我的口有些渴了。”见服务员听清了自己的要求,也准备稍后就去执行自己的要求。

      满意了的王诩收敛了身上不近人情的态度。

      没用多久,一壶刚刚泡开的大麦茶与一个安卓充电器,便被服务员送到了王诩面前。

      给自己倒上一壶热茶后,王诩将尾端已经插到手机充电口的充电器,插到了墙上的五孔插座里。

      长按开机键,关机了很多天的手机终于再度重启。

      屏幕亮起来的一瞬间,各种各样的短信息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

      不过,王诩的注意力早在屏幕上显示出今天的准确时间以后,就被平日里随处可见的时间显示吸引了过去。

      “11月11号!”

      “今天居然已经11月11号了!”

      “艹艹艹……!”

      王诩一连用了三声感叹号,感叹自己的幸运。

      哪曾想出关以后,这都快进入冬天了!

      没在闭关的这些天里饿死了。

      他王某人还是有些气数的。

      素质不差的王诩一连发出三声感叹时喊的声音并不高,并未惊扰到另外这家店里的另外两桌客人。

      注意力集中在各自酒桌上的其他客人,并未受到王诩的影响,该吹逼的依旧在吹逼。

      “我跟你们说,用不了多久,我们江北县除了审计学院以外,又要多出一个全国闻名的大学。”

      “老马,你说的是原来的药剂学院现在的军部药科大学吧?”

      “没错,老牛,你是没看到现如今的药剂学院成什么样了。

      那真是大姑娘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

      “三个月还是四个月前?军部和药剂学院深度合作的消息才传开没多久,军部就派人到药剂学院靠近凤凰山的后山,营建了一处直属于军部的训练营。”

      “半个月前,药剂学院的附属医院只保留了一栋综合楼继续投入使用,其他的楼,直接原地爆破准备重新建造现代化医疗场所。

      听说,为了申请三甲认证,这回新建的综合楼接近百米高,足以容纳一千多人同时在综合楼里看病治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闻事情跟药剂学院有关,王诩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想要听个究竟。

      这都过了好几个月了,军部居然还没拿下停尸房里的那头诡异?

      他们在搞什么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