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熟妇色XXXXX

      历经艰险,乔瑟夫一行终于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自由女神像。

      由于前几日湖中有一个不知名的人惨死在其中,所以现在这儿的人少得可怜。乔瑟夫一行行动起来也更加的方便,现在周围也没有人,可以确定自己暂时摆脱了追踪。

      自由女神像内部设有一个梯子,只能够允许一人攀登到神像顶部,而前往拿取希望的人自然是乔瑟夫,承太郎等人则是在底座上方等候。

      雕像顶部,乔瑟夫按照提示最终在火炬的顶端发现了希望钥匙的存在。

      “那东西竟然也是一只箭!?难道箭有什么别的用处吗?”

      正当乔瑟夫要通过紫色隐者去将箭取下时,一股寒意从背冒出,使乔瑟夫的汗毛树立。

      “你在干什么呢?乔瑟夫.乔斯达。”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普尔曼的声音,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的,就像是凭空瞬移一样突然出现,连承太郎等人都没有丝毫发觉。通过乔瑟夫的目光,普尔曼自然发现了乔瑟夫寻找的箭。

      “你是在找什么呢?是那只箭对吧,嗯?”

      普尔曼如同鬼魅在乔瑟夫的耳边低语,乔瑟夫已经被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哪怕是究极生物也没能给他这么巨大的压迫感。他的内心已经被生物本能的恐惧所侵蚀,脑袋一片空白。

      普尔曼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自从希望之箭的出现,普尔曼的内心就无法安稳,一种莫名的烦躁和不安笼罩在他的心脏。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可是他本能地感觉这绝对与乔瑟夫等人有关。

      再怎么弱小的隐患也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在塞巴拉接受到最新的信息时就将情报全部传递给普尔曼,为了消除内心的莫名恐惧普尔曼决定亲自出马将这些人全部抹杀。现在,他终于知道这种压迫、危机感来自哪里了。

      那只箭!

      “乔瑟夫哟~你到底是为什么追查到我呢?难道是因为纽约的犯罪率上升吗?我看不见得,你是来寻找箭的吧?”

      “你找到箭是为了什么呢?难道它有什么特殊的妙用吗?”

      乔瑟夫还是被一种无形的恐惧所干扰,竟然下意识地向普尔曼屈服。

      “如、如果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普尔曼邪魅一笑,“对啊、对啊,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会放过你哟~”

      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啊!乔瑟夫终于清醒过来,他竟然差点在普尔曼气势的压迫之下说出箭的秘密。

      “我的生命难道要到达尽头了吗?今天就是我乔瑟夫.乔斯达的殒命之日吗?说不定呢,但是我可不想毫无意义的死去!”

      乔瑟夫已经完全处于绝境了,自己肯定会死了,但是箭绝对不能落到普尔曼的手中,这可是唯一的希望了……

      “波纹!”

      自由女神像的皇冠之上,一道璀璨夺目的奇迹光芒如同太阳在黑夜中将附近所有的景色照亮。

      “那是乔瑟夫先生!”

      “老头子……”

      承太郎的眼睛皆被突然爆发的强光闪的眼睛略微疼痛,处于乔瑟夫背后的普尔曼更是双目被波纹烧焦,失去视野。

      “你这贱骨头!竟敢再三戏弄我普尔曼大人!这次你绝对会被我碎尸万段!”

      虽然普尔曼暂时失去视野,但是其他的听觉大幅度提升,至少能够准确判断乔瑟夫的行踪。

      “你这家伙想要去拿箭吗?”

      乔瑟夫不敢回头观察普尔曼的情况,只是催动全身的力量去拿到箭。

      普尔曼凭借感觉,挥动手刀劈向乔瑟夫,此时乔瑟夫已经用右手抓住了箭,但是手刀已经劈中他的左肩。

      “哐当!”

      一种金属破裂的声音响起,乔瑟夫的义肢被普尔曼斩断,毕竟视野被剥夺,普尔曼能够在短时间内判断出乔瑟夫的位置已经足够优秀了。

      “你失策了啊,普、尔、曼、大、人。”

      乔瑟夫发动替身,紫色隐者一端拴住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另一端绑在乔瑟夫的腰间,凭借替身力量,乔瑟夫很快滑落到地面与承太郎等人汇合。

      “快走!普尔曼在上面!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太慢了!你以为你们能够再次逃出我普尔曼的手掌心吗?”

      普尔曼竟然直接从自由女神像的最顶端跳到底座之上,脚下的石板被砸出一个坑洞,碎石飞溅。

      “不好!承太郎你快将这只箭带走!”

      “受死吧!”

      普尔曼挥出一拳攻向乔瑟夫。

      “the—world!时间开始停止!”

      时间停止,普尔曼的拳头停滞在空中,与乔瑟夫零距离。

      “赶上了。”

      承太郎及时停止了时间。

      “老东西手中拿着的是另一只箭,也就是说秘密武器是这只箭。难道需要像普尔曼一样将这只箭刺入身体中吗?”

      “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试一试。”

      承太郎将乔瑟夫的位置移动,将箭刺入自己的血肉之中,但是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有什么限制吗?可是!现在可不是研究这个东西的时候!时间即将开始流动了!”

      时间开始流动!

      普尔曼的攻击落空,但是他并不惊讶,多次的交战已经使双方对于对方的能力一清二楚,刚刚绝对是那个叫承太郎的能力。

      “哼哼~接下来你们该怎么办呢?该怎么面对我普尔曼大人呢!?”

      箭开始吸收承太郎的血液,奇妙的变化开始发生。一个光圈将五人笼罩,一股强大到极致的力量将五人带入到一种无比奇妙的空间。

      五人就这样消失在普尔曼的面前。不明所以的普尔曼还以为是这是他们逃跑的手段,心中的屈辱和愤怒被点燃。

      “可恶!!!!!”

      奇异空间内,周围的环境全部是黑色,无法识别地形、上下、方向处于一处没有被上帝捏造的绝对虚空之中,但是五人却能够看到对方。一个老者处在他们的视线中央,没错,就是视线中央。即使五人的视线并不一致,但是却都有一个老者处在他们视线的中央。

      “承太郎先生,你快看!那有一个老头!”

      “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我这边也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使我扭转视角,那个老头依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央!”

      五人都不明白当前的情况,但是都认为这个老者可能是他们从这个空间内出去的机会。

      但是他们现在处于一个未知的空间,物理法则对这根本无法解释,至少以现在人类的认知无法解释。

      乔瑟夫突然灵光一闪,心中想出一个计谋。

      “既然那个人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央,那么我们就集中视线把我们眼中的那个老头归集于一点,就伸出左手指向自己看到的老者,那么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探个究竟不用分散开。”

      “好。”

      五人并排,手指指向自己视野中央出现的老者,略微调整之后,五人手指的延长线终于集中到一点之上,众人眼中老者的身影叠加在了一起。一时间,老者似乎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缓缓抬起头颅看向五人。

      “你们好啊,乔瑟夫、承太郎、塞勒、弗瑞、苏亚阿帕穆克,我们终于见面了。”

      老者的声音传来,慈祥的如同天父。

      “你、你认识我们吗?”

      “当然,我已经关注你们很久了,大概几百年吧。好了,以你们的躯体的话恐怕不能在这一片区域停留多久,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在这个空间你们无法回到刚刚的地点,但是可以去到达另一个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你们就可以回去。普尔曼的恶之箭与你们手中的箭会产生特殊的磁场,到时候发动时间停止就能够回到你们消失的地方。”

      “找到普尔曼的那只箭,它就在法老的手中,那是你们回到现代的唯一方法,其他的我也无法帮助你们,那么就赐予你们精通埃及语言的能力吧。”

      “你究竟是谁?”

      没等老者回答,空间已经开始扭曲,一种无形的伟力开始干扰这片区域,老者也消失不见。

      在无边的黑暗中,一个光点出现,随后越来越大,使原本黑暗的世界明亮得如同白昼,光芒将五人吞没,五人在空间内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