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成年黄大片品善网

      星期二,照样是满满的一天课。

      周嵩早晨起来,照例给袁月苓打招呼,消息发出,却被拒收了。

      “早安”前面的那个红色感叹号,扯动着他的心,滑向无底的深渊……

      他走进教室,径直走到袁月苓的面前:“什么意思?”

      袁月苓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和学霸、小朋友说说笑笑,好像周嵩是个透明人。

      “喂!”周嵩怒气勃发,双手按在她的桌上。袁月苓低下头,拿书挡住了自己的脸。

      “滚!”小朋友说。

      周嵩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一切都好像变回从前,回到马迭尔咖啡馆之约前,回到那颗流星落下以前,回到共生以前。

      “周嵩。”何思蓉站起来,示意周嵩跟他出来。

      “何思蓉。”袁月苓望向何思蓉,意思是不要多管闲事。

      一时就僵在这里。

      罗教授走了进来,周嵩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有微信。

      何思蓉:“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欺负她了?”

      周嵩:“……是。”

      何思蓉:“你这人怎么说不听呢,这么猴急。”

      周嵩:“不是,她自己说不要停。”

      何思蓉:“……”

      何思蓉:“总之你先别逼她,我慢慢给她做工作。”

      周嵩:“谢了,我全仰仗你了。”

      午餐时间,周嵩约了唐小洁吃饭。

      “别吞吞吐吐了,赶紧说吧。”唐小洁道:“姐姐我可是很忙的。”

      周嵩大致说了一下昨晚在生活园区的事情,还有袁月苓今天的态度,只是省略了昨天夜里在各自宿舍发生的事——共生的事情,袁月苓曾与他约法,绝不能再向无关的人透露。

      唐小洁想了一下:“当时她的反应很激烈吗?”

      “没有。”周嵩回忆着:“当时她还问我怎么停了,然后配合了我。”

      “反荡妇机制,还有事后后悔机制。”唐小洁扒拉着饭:“自己回去翻谜男方法。”

      “那现在怎么办啊?她又跟以前一模一样了。”

      唐小洁道:“我想一想再跟你说吧,我得走了,外联部要开会呢。”

      唐小洁把筷子一放,就要起身。

      “又开会?”

      “嗯,是呀。我再给你打电话。”唐小洁伸出右手大拇指和小指,放在自己的耳朵上,又摆了摆手,离开了。

      下午的课,周嵩是一丁点儿也没有听进去,袁月苓也没有再回头看他。

      他凝望着月苓的背影,恍惚间觉得,这一个月来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全是自己的臆想。没有共生,没有咖啡馆之约,没有医院的那几天小美好,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还是他,一个可悲的追求者,月苓还是月苓,不会和他说一句话。

      可是,那些幻觉也未免太真实了。那些拥抱,那些吻,那些悄悄话和约定,她呼出来的热气,她身上好闻的味道,还有那些医院的账单……

      对,账单。周嵩拿出手机,查着自己的支出记录,以证明那些回忆不是臆想。

      袁月苓发来了微信,是一笔转账,有好几千元。

      袁月苓:“你垫的医药费。”

      周嵩:“我不要!”按下发送键,发现自己又被拉黑了。

      手也未免太快了。

      周嵩仰起头,看窗外飘荡的白云,把它们想象成各种有趣的事物。

      对面楼的屋檐上,蹲着两只鸳鸯……也许不是鸳鸯,反正两只鸟,一动不动,好像已经去世。

      百无聊赖中,周嵩拿着不出水的笔在自己的手上轻轻划着。划到虎口时,一不小心戳重了,痛得一龇牙。

      袁月苓转过头来,对着周嵩怒目而视。

      周嵩不好意思地吐了一下舌头。

      临下课的时候,何思蓉发来微信:“你去外国语食堂等她。”

      周嵩回过去一个感激涕零的表情。

      周嵩在外国语学院食堂等到天黑,袁月苓才姗姗来迟。

      “月苓。”周嵩伸手去拉,被月苓扭身闪过。

      二人走进食堂,窗口里只剩下一些残羹剩饭了。

      周嵩忐忑不安地吃着冷掉的饭,月苓的脸上挂满了寒霜,不和他说话,也不看他。

      周嵩想到小学的时候,自己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的情形,也是这样的。

      “月苓。袁月苓。”

      “吃饭。”袁月苓淡淡地说。

      “脚抬一下。”食堂大妈拿着拖把没好气地扫过,袁月苓避让不及时,被拖把呼在了脚上。

      “哎,干嘛呢。”周嵩一拍筷子。

      “……”袁月苓站起身来,朝食堂门口走去。

      二人来到图书馆,袁月苓和昨天一样,给他布置了一大堆专业作业。

      “今天白天,有好好听课吗?”月苓问。

      “有……吧。”周嵩道:“可能是有走神的时候啦……”

      袁月苓拿出书,把白天的内容和周嵩过了一遍,发现对方理解的没太大问题,便自己看起书来。

      九点半,图书馆清场。

      袁月苓双手插在口袋里,与周嵩保持半人远的距离,一前一后朝T大走去。

      走出外国语学院,袁月苓没有进生活园区,而是绕着园区而行,走到“勤奋街”上。

      勤奋街是大学城的商业街,显然,袁月苓不愿意再和周嵩走到人少的地方。

      “还生气呢。”周嵩碰了碰她。

      “你知道你那是什么性质的行为吗?”月苓说话的时间,双目直视前方:“从轻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你吓唬人的方式还真是没有新意啊。

      “不是,月苓……”

      “不要再有下一次了,否则,我不介意加大剂量,让你下半辈子都没法再祸害姑娘。”

      袁月苓的微笑让周嵩觉得毛骨悚然:“袁月苓,你听我说。你可以跟我商量,控制频率,但是你不能……这是做不到的……”

      “我没有在和你商量,我在通知你。”袁月苓的口气好像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喂……”

      走到11号宿舍楼下时,月苓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对着周嵩扬起清澈的脸庞。

      “……怎么了。”周嵩紧张地说。

      “一个月一次,提前报备。”少女说:“这个月已经用掉了。”

      “啊?”周嵩没反应过来。

      袁月苓垫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落下轻吻,只半秒便结束,转身走进宿舍:“明天见。”

      “……明天见。”周嵩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怔怔地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