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林竹月杀光这群邪教徒后,脸上带着些许释然,些许茫然。

      很快,她发现了己方出现了多人受伤,一人死亡,靠近才发现,死者竟然是刘琦!虽然是无头尸体,但她对这具尸体的外形太熟悉了,就是刘琦。她俊俏的小脸还带着泪痕,知道刚好是他死了,她有些懵。

      林竹月很疑惑,是小白吗?

      死的刚好就是刘琦?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可小白并没有修金系魔法啊。

      如果真是被邪教徒误伤而死的话…

      那可真是太让人舒心了。

      不过,异常敏感的林竹月,还是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不是他,也可能是其他想要他死的人,他骗的,可不止自己一个。

      杀人的人…

      可真是个大好人。

      所有伤害自己的人,都死了,全都死光了。

      以后,决不允许有人再伤害自己,决不允许...

      没有人可以想象,这个还在读高中的女孩,她的纯真和善良已经被彻底泯灭,她再也不会以德报怨,她,变得睚眦必报,所有来犯者,都会遭到她的报复,并且,十倍奉还。

      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暗夜的玫瑰,它独自绽放,却谢绝触碰,所有伸向它的手,都会被刺伤。

      心情好了许多,林竹月感觉就连空气都变得清新,这片星空可真美,月牙弯弯的,悬挂在天空,看着都有些俏皮。

      自己成功杀了这些邪教徒,为她报仇,生活似乎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了。

      但生活变幻无常,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突如其来的的惊喜,让她似乎又对生活有了新的希望。

      这次的剿灭战,将大量隐藏于城市的邪教徒连根拔起,但释放超大范围心灵魔法的罪魁祸首却没有被抓住,早早就感到不对的他悄悄溜走,让剩余的邪教徒当炮灰拖住裁决院的人。

      这一点,只有高层知道,很多事实都需要被掩盖,否则容易引起恐慌。

      战后统计,这次的剿灭战只出现了一人死亡。

      很多人都对他进行哀悼,称呼他为英雄,他是为了这座城市而牺牲的。

      墨白看着电视的直播报道,莫名感到有些滑稽,拿起手机看各种论坛,网上也有一大堆网友在夸他。

      “骚气蓬勃:他是一名英雄!他是最可爱的人!”

      “骚机勃勃:为了我们城市而牺牲,他今后就是我最敬佩的人。”

      “无情姐夫:这是个真正的好男人,以后我找老公一定找这样有男子气概的!”

      “怼天日地秒空气:我键盘侠谁也不服,就服他,我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可以喷的点。”

      “生猴怪:老夫的少女心已经动了,可惜没法给他生猴子了。”

      “一柱擎天:我也想给他生猴子。”

      “天鸡泄露:楼上的抠脚大汉能要点脸吗?”

      墨白也加入了夸赞的队伍,反正使劲夸就对了,死后的无头尸体,比他活着的时候可爱多了。

      “白色水墨:虽然尸体看起来很恶心,但它的确很可爱。”

      “金鸡独立:楼上的我怎么看不出你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

      “猛男落嘤:嘴上积点德兄弟,万一他变成鬼了会找你嘤嘤嘤的。”

      “怀中抱妹杀:嘤嘤嘤???你确定你嘴上积德了嘤嘤嘤?”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至少你死后还被歌颂呢,不客气。

      虽然歌颂的方式奇怪了点,但好歹也是歌颂。

      ……

      喧闹的班级里,在林竹月走进教室门后安静了下来。

      因为电视报道上,就有林竹月。

      比起刘琦这个所谓的城市英雄,连攻击魔法都没有,只会在战场边缘游荡的人,林竹月才是真正的城市英雄。

      在跟踪上,光系天赋的林竹月显然立了大功,不知道她拿了裁决院多少奖金和魔法资源,电视不断报道这个女孩子为母报仇的过程,整个经过是那么的曲折和艰苦,甚至差点丢掉性命。

      仅仅一个高中生,竟然先裁决院一步,找到邪魔教的老巢!这份睿智与胆量,值得所有人钦佩。

      可当电视报道说邪魔教夺走了她最后一个亲人,她已经变成了孤身一人时,许多人悄然泪下。

      是仇恨,驱使着她孤注一掷,据电视报道,此次剿灭战,击杀了几名高级法师和数量众多的初中级法师,从这可以看出,整个调查和追踪的过程,这个女孩子到底要经过多少次生命危险?但她从未放弃!

      因为这一名高中生,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并摧毁了隐藏在城内的恐怖组织!

      林竹月出名了,她在网络平台上注册的账号-竹林月光也彻底火了,粉丝量在短短的时间内暴增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媲美一些出名的战法师。

      在魔法世界,最耀眼的明星,就是高端的战法师。

      许多企业以及正规组织都向她投来了橄榄枝,但她却没有选择任何一方。

      电视报道结束的最后几分钟,还给了林竹月特写,在剿灭战结束后,这名女高中生脸上的茫然与孤寂,尽显无疑,让人忍不住心疼。

      同学们还在回忆电视报道的内容,可竹月就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虽然她在走到自己位置的整个过程中,同学们都时间静止了似的僵在那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她,可她却没有丝毫反应,电视报道的很多内容,并不是她自己真实的经历,而是记者推演的,再加上美化加工而来,不过危险程度的确如记者所说。

      因为记者采访过程中,竹月说不出来,她的回答一直都是“嗯”、“哦”,“啊”。记者没办法只能根据一些痕迹和猜测进行询问,对了就点头错了就摇头,也是难为记者了。

      一些之前说她的同学,也纷纷过去道歉,但林竹月不以为意,没有任何表示,这次再也没人敢说她装或者什么了。

      因为这次再有人敢说她坏话,会引起众怒。

      形容她的词汇也从“脸瘫”、“目中无人”转变成“矜持”、“温婉娴淑”…

      虽然大部分背地里嚼舌根的同学会道歉,但也并不是所有同学都那么圆滑,当一个人的嫉妒等负面情绪达到一定程度时,内心的疯狂就会吞没她的理智。

      当初在她面前口无遮拦的几个同学,到现在都没有道歉。

      战法科班级里同学们的家人幸免于难,不代表他们的亲戚朋友就都安好,对于林竹月帮助他们报仇,心里很感激的同学自然会主动为她打抱不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