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有些微醺的朱由榔在杨守春的搀扶下坐上了轿子,摇摇晃晃地正要返回王府。

      蒋小二走上前小声禀报道:“殿下,据侦查排的兄弟来报,府尊带人去收缴钱粮土地时被城西宋陈两家埋伏,吃了个大亏,除了府尊逃走,左千户被俘外,几近全军覆没!另外,宋陈两家都抱有投贼的心思。”

      “还有......”蒋小二支吾着。

      “有话就说!”

      “殿下,是这样的,侦查排的兄弟还发现,这些大户家里或多或少都藏有火炮。”

      朱由榔一惊:“这些人是从里弄来的?”

      “殿下还记得吗?老王爷近年有意将卫所兵进行改制,除了原镇抚使黄朝煊改任参将外,原来的卫指挥使、指挥通知、指挥敛事、镇抚使悉数被撤,这些人历来便是贪腐成性、唯利是图之辈......私售火炮一事便是出自他们之手。”

      朱由榔面色一寒:“这些人回头再跟他们算账!告诉刘熙祚和张任,但凡抵抗的,直接抄家,对了,让虎卫营调几门迫击炮过去协助他们!”

      宋府。

      左英才被五花大绑吊在庭院中的大树上,不断有鞭子往他身上抽去。

      此时已是被打的面目全非,奄奄一息!

      “臭丘八,官军又怎么样,敢助纣为虐,还不是成了我们的手下败将?!”

      左英才艰难地睁开眼,一口唾沫吐到那人的脸上:“孙子,等着吧,你们也活不久了!”

      “嘿,还敢嘴硬?!”说着扬起皮鞭又要往左英才身上招呼。

      “够了,别把他打死了!”宋世豪开口阻止道。

      宋世豪来到左英才面前,嫌弃地托起他的下巴道:“千户,如今衡州守军仅数千人,除去守城的,恐怕能来的如今都成外面的那些尸体了吧?

      别忘了咱衡州可不止我宋家和陈家,就凭你们这点力量,说实话,老夫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左英才哼哼着没有搭话。

      宋世豪说的没错,衡州卫两万多守军被调往长沙,如今衡州仅有刘熙祚募得的六千多营兵,还有这些时日招募的两万多新兵。

      新兵毫无战力可言,而营兵们又要守城,哪还有多余的兵力来干着催缴的事?

      想到此番被刘熙祚派来协助张任的五百士兵被宋陈两家算计围攻,尽数战死,左英才便痛心不已,自觉无法与巡按大人交待,也再无脸面苟活于世。

      顿时冷哼一声:“乱民贼子,有种就杀了老子!”

      宋世豪冷笑道:“想死?不急,料想张任那狗官定会卷土重来,我宋陈两家已为他准备了一场豪宴,到时候就把你当做下酒菜。”

      左英才闻言一惊:“你们要干什么?”

      宋世豪见他一副吃惊地模样,狂笑着将庭院中地一块块布匹掀了起来,顿时五门虎蹲炮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左英才惊叫一声:“贼子,你怎会有这种东西?!”

      宋世豪轻蔑一笑:“哈哈,这还不是拜桂王府所赐!想那桂王图谋不轨,铁了心要将朝廷的衡州卫据为己有,这当然会有人不服了,于是在老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又花了一番大价钱之后,这东西自然就唾手可得了。”

      “你会死得很难看!”左英才一字一顿地道。

      “哈哈,谁死谁生还不一定呢,还有,你以为这东西只有我宋家有么?

      你太天真了,就衡州有数的大户,谁家里没有藏了几个这东西?”

      接着宋世豪面色一冷:“这桂王府不给我们活路,那就休怪我等无情,只要老夫与其它几家合力,坚持到八大王到来,到时候凭借这些火器,跟八大王来个里应外合......啧啧,想想都挺激动。”

      左英才顿时忧心不已。

      “轰!”

      “砰!”

      “砰砰砰!”

      “啊......”

      突如其来的炮弹,令宋府惨叫声此起彼伏。

      宋世豪大惊失色:“怎么回事?”

      那望风的小厮惊叫道:“老爷,应该是官军打过来了!”

      “那为何没有人来通报?快,快把火炮推出去还击!!!”

      那小厮闻言,顿时哭道:“可是老爷,咱们就没发现官军人在哪里啊!”

      宋世豪大怒,指着一众家丁和死士道:“你们,速速出去寻找,发现官军的炮兵,立刻杀死!”

      一众家丁和死士们顿时呼啦啦地冲了出去。

      一番寻找,终于在一处高高地楼阁发现了一名穿着蓝色怪异服装的人,只见那人手中拿着一个蓝色地东西抵在眼睛上,又时不时地拿起一个黑色地东西自言自语几句:

      “地瓜地瓜,我是土豆,向北0-70,近23,放!”

      那人话音刚落,数道轰鸣声响起,只见宋宅又冲其数道火光。

      一众家丁们又惊又怒,纷纷叫嚷着向阁楼冲去。

      那人又淡定地拿起手中的黑色东西说道:“地瓜地瓜,我是土豆,我这里来了几只小苍蝇,稍等片刻,待我解决他们!”

      说完便将背上的HK416拿在手中,冲一众家丁侍卫们灿烂一笑:“嘿,吃花生米了!”

      众人一愣,随即见到那人手中类似于火铳地东西不断吐出火舌,瞬间便有十几人倒地身亡。

      “突突突突突突......”

      惨叫声此起彼伏!

      “魔鬼,那人是魔鬼,大家快逃啊!”

      看着一窝蜂欲要逃回宋宅的黑衣人,负责测距的耿大牛嘴角划过了一个优美地弧度,不紧不慢地拿起对讲机喊道:

      “地瓜地瓜,我是土豆,调整射击诸元,精确坐标洞幺三零零,洞两六五零,五发齐射,放!”

      “轰!”

      “砰!砰!砰!砰!砰!”

      “啊......”

      正在逃窜的宋府家丁被炸的支离破碎,惨叫连连。

      又见一发炮弹远远地落到了数米开外,连根毛都没炸着,耿大牛顿时气的跳脚,抄起对讲机骂道:

      “是谁,是谁打偏了?”

      这时对讲机传来一道支支吾吾地声音:“报告排长,是我。”

      耿大牛一听,更是破口大骂:“你他娘的陈大麻子,老子不是已经告诉你们精确坐标了吗,怎么还打偏了?”

      “报告排长,我......我用的是拇指测距法......”

      耿大牛大怒:“别说老子不给你机会,从此时此刻起,再跟老子说什么拇指测距法,你就滚出炮兵排!”

      ......

      宋世豪看着庭院中横七竖八地尸体,还有被炸的四分五裂地虎蹲炮,此时已全身瘫软在地,口中不断喃喃着:“完了,什么都完了!”

      张任远远看着宋府和陈府两家的宅院火光冲天,顿时对朱由榔手中的这支神秘力量的认识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时刘熙祚手中地黑色东西响起一道声音:“报告刘大人,我部任务已完成!”

      刘熙祚说道:“辛苦了,接下就交给我们吧!”

      放下对讲机,回头对张任笑道:“宋家和陈家的火炮已被摧毁,他们的家丁和雇来的凶徒也死伤大半,接下来就看府尊的了,下官为您掠阵!”

      张任闻言,唰地抽出佩刀,指着宋陈两家的方向下令道:“杀,一个不留!”

      一群被刘熙祚拉来实战的新兵们被一群老兵赶着,向宋陈两家的大院冲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