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人看的视频在线播放

      其实都不用油管方面去主动宣传,用户、媒体已经在自发地帮油管宣传。

      他们宣传的对象其实不是油管,而是罗纳尔多。

      “罗纳尔多在油管出糗!”

      “肥罗老了,颠个球都颠不好了,油管上有视频,有真相。”

      “外星人这次终于变成地球人了,把球踢到了邻居家里,还砸碎了一块玻璃。”

      ……

      媒体新闻、网络论坛上全是类似的标题和讨论。

      美国如今有一亿多网民,每天都上网的人很快就获知了这一新闻。

      很多人都慕名来到油管,看完罗纳尔多的视频后,又顺便注册了一个油管账号,观看起了其他的视频。

      很快,这些新注册的用户又被油管网站上的其他视频给吸引了。

      油管的用户量自然是节节暴涨,借助这次的事件营销,狠狠收割了一波流量。

      过了几天,眼看罗纳尔多的热度要过去,油管上又有用户开始上传罗纳尔多的进球视频集锦,重新炒起了热度。

      为什么叫外星人,是因为这家伙的踢球技术简直不像地球人。

      新传上来的视频,虽然画面不是特别清晰,但肥罗的各种花式过人,各种精妙的传球、射门,也让很多用户看得直呼过瘾。

      …………

      …………

      始作俑者夏景行和格雷厄姆愉快地通起了电话。

      “格雷厄姆先生,怎么样?只用了一周时间,罗纳尔多先生那条视频在油管上的播放量达到了三千多万,跻身油管播放量前三大视频。”

      格雷厄姆对这个数据也还是比较满意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媒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讨论。

      耐克在这次事件中,也获得了非常大的品牌曝光。

      虽然有用户开玩笑说:是不是因为穿了耐克的球鞋,脚才那么“臭”。

      但这些都可以直接忽略。

      总之,耐克是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的。

      “戴伦,你们不是也同样获得了品牌曝光吗?现在全美国都在讨论油管。”

      夏景行哈哈一笑,“所以我说是三方共赢,罗纳尔多先生收获名气,我们两家收获了品牌曝光。”

      格雷厄姆笑着说:“好,接下来我们会让罗纳尔多先生尽可能多的拍摄、上传一些视频。

      但广告合同,咱们是不是该再商议一下?”

      夏景行皱眉,“按照播放量计费,不是很合理吗?”

      “不不不,戴伦,我们还出了“演员”,油管不是同样也可以从中获利吗?”

      夏景行心里骂了一句,这家伙估计想白嫖油管。

      “其实吧,经过了这么一次,油管也不是那么需要“演员”了。

      你把广告费给我们,我们找其他用户帮助耐克打广告,效果也都是一样的。”

      夏景行自然不会被对方拿捏住,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确,肥罗已经被用过一次了。

      油管其实也不需要再让肥罗帮忙做事件营销了。

      即便再来一次,效果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去。

      格雷厄姆干笑两声,“好吧,戴伦,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希望我们签署一份排他性协议。”

      夏景行直接拒绝道,“不可能签署排他性协议的。”

      格雷厄姆:“我们可以加钱。”

      夏景行:“这不是钱的事!”

      格雷厄姆:“加到一千万美元。”

      夏景行:“合同签多久?”

      格雷厄姆说道:“先签署一年吧,第二年我们有优先续约权。”

      夏景行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

      …………

      脸书、油管的发展都在按既定节奏进行着,夏景行步行来到了距离脸书不远的远景资本。

      经过三个月的筹备,这间只有两百平方米的小公司也不再只有刘海一个员工了,还多了八个人,有负责行业研究的,有负责具体操盘交易的,还有负责财务方面的。

      组织架构初步建立了起来,各个岗位也进行了完善。

      夏景行很久没过来,刘海还差点以为对方把公司给忘记了。

      刘海把团队都叫来了,一起认识了下大老板。

      夏景行看着七男一女八个员工,简单说了几句,便让这些人工作去了。

      坐在刘海的独立办公室内,夏景行和对方聊了起来。

      “由于基金的资金还没全部到位,现在一直做的都是基础研究性工作。”

      刘海苦笑一声,“感觉太清闲了,下面员工都快有意见了。”

      夏景行笑着说:“这个怪我,资金的事,不用担心了,最近几天,就会全部到位。”

      听到这,刘海精神为之一振,“那太好了。”

      夏景行最近一直在忙碌油管的事情,也没顾得上把爱美可的股票出售。

      他手里的股票终于过了一年锁定期,可以全部卖出了。

      就是股价还不太理想,才24块多的样子。

      不过基金要开始运作,就等着他的米下锅。

      把股票卖出后,再以基金的形式去运作,其实也是一样的。

      操作得当的话,还能多赚一些。

      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夏景行掏出手机,拨通起了对方的号码。

      “安德鲁,远景资本要开始正式运营了,你还要不要上车?”

      安德鲁有些纠结,一百万美元对于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脸书的天使投资,虽然账面浮盈很多,但始终还没落袋。

      掏一百万美元出去,差不多是他手里一半的积蓄了。

      但想着夏景行屡屡创造奇迹,很快他就有了决断。

      “好,我马上过来。”

      夏景行和刘海在办公室里聊着天,等候着安德鲁。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安德鲁赶来了。

      一进门,安德鲁就大大咧咧地在刘海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了,打量了几眼,调侃道:“好歹也是基金经理,办公室该好好装点一番了。”

      刘海的办公室布置比较简单,除了夏景行前前后后只给了他四十万美元,需要他省着点用外,他还觉得目前没做出什么成绩,没资格贪图享乐。

      听到安德鲁这么一说,刘海大大方方的说道:“先赚钱再说吧,现在讲究这些,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反正我这里,一般也没什么人来。”

      安德鲁看向夏景行,又开始换人调侃:“你这个大老板也是怪抠门的,福利弄上去了,员工干活才能更卖力,更好的被你压榨啊!”

      “别说废话了,投不投?”

      夏景行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资金马上要从股市上撤出了,一进入远景资本,就会开始封闭运作。

      如果你要投资的话,眼下就是最后的时间窗口期。”

      “投啊。”

      安德鲁一脸傲然,“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投,是你把我给忘了。”

      夏景行笑了笑,不去计较。

      “好,你出资100万美元,加上其他人的2800万美元,一共就是2900万美元,我再出资725万美元,依旧占据20%出资比例。”

      安德鲁笑道:“这才3625万美元,还不如你给凑个整数,直接提升到4000万。”

      夏景行摇头,他还有其他的安排,不敢在对冲基金上面出资太多。

      因为有三年的封闭期,即使他是老板,也不能随便把这基金的钱随便取出来。

      他得给自己留点余地,不然遇到合适投资机会了,又得去借钱。

      都找刘锦杭借了1000万美元了,应该不会太好借了。

      股权质押,依照脸书、油管在市场的火热程度,以较低的质押成数,贷一笔款并不难。

      只是质押给第一证券的那部分股权都还没解除质押,又继续质押股份,对公司后续融资不利,股东层面也会有微词。

      假如夏景行这个实际控制人、CEO爆仓了,还不起贷款了,脸书股权被拍卖,那公司会成什么样,真的不好评判。

      目前他是核心人物,公司的前途都是绑在他一个人身上的。

      股东肯定希望他不去冒什么险,安安心心把脸书做大做强。

      驱散脑中的念头,夏景行叫刘海把《合伙人协议》拿了过来,督促安德鲁赶紧签字画押。

      签协议前,安德鲁扫了夏景行一眼,开起了玩笑:“要是亏钱了,你得管我,不然真的饭都吃不起了。”

      “赶紧签,真亏钱了……

      夏景行停顿了一下,笑着说:“我陪着你一起流落街头。”

      安德鲁哈哈大笑,把协议仔细浏览一遍后,签上了大名。

      接下来几天,夏景行开始抛售爱美可的股票。

      按着24.51美元/股的均价,减持了30万股,拿到了730多万美元。

      然后,他迅速地把725万美元汇到了远景资本的基金账户。

      创办远景资本,他给刘海汇了两笔款共计40万美元,减持了2万股,算上这次减持的30万股,他持有的爱美可股票只剩下最后的76万股。

      当3625万美元的资金全部到账后,远景资本的第一期立夏基金终于开始运作了。

      在远景资本的会议室里。

      夏景行播放起了PPT,台下除了刘海,还有其他八名员工一起旁听。

      “八月份,谷歌即将上市!”

      “六月份,企鹅在香港上市!”

      “五月份,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

      夏景行把这三家公司的资料全做成了PPT,介绍起了三家公司的主营业务、行业地位,以及自己对三家公司未来前景的分析。

      “除了谷歌,对另外两家公司都不太熟悉。”

      刘海直言不讳的说道,他人在美国,自然不熟悉中国的互联网企业。

      夏景行说道:“不熟悉是正常的,你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搜集、整理这三家公司的资料信息。”

      “哦,对了,还有爱美可的资料也搜集整理一下。”

      刘海知道夏景行在爱美可身上赚了不少,基金出资的钱也都还来自这支股票的出售。

      只是他没想到,居然还有上涨的空间?

      “爱美可,确定也要关注?”刘海问道。

      夏景行点头,“这家公司,今年年初才解除破产保护,目前正在进行市值修复。

      我相信,很快就能回到原来的股价位置,甚至还能超出不少。”

      刘海点头,表示记下了。

      “先就分析这四支股票吧,在于精,而不在于多。”

      夏景行匆匆结束了会议,把工作丢给了这群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