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爱情公寓大后宫

      这时候代理连长陈世璞过来了,他对他们说:

      “山顶的战场打扫了,他妈的,没有什么东西,即使有也都埋在土里了。炸药用的太多了,山顶都被炸塌了。

      你们这里肯定发财了,狗日的是个不小的地主呢!”

      柳金华政委说:

      “我们也要利用这个时机,给群众分一部分地主的财产,你们也把新四军的风采给咱们老百姓展示展示!”

      回去的路上,代理连长悄悄告诉陈营长:

      “狗日的这个土匪太肥了,光是大洋就有几麻袋,大烟土起码有几百斤哩!咱们那个排连挑带背的,我叫他们先回去了,省的地方的同志多心。回去再清点。咱们也应该补充一下了,有伤亡吗?”

      陈营长说:

      “我们连一个枪伤的都没有,就是有个战士摔了一跤,把腿磕破了。地方上也没有人员牺牲,有几个轻伤。”

      代理连长一听就高兴了,笑着说道:

      “这才是打仗哩,都像李县长那样,几天就把老本就赔光了。”

      陈营长点着头说道:

      “最主要的收获是他们树立了自信心!”

      柳金华政委也真的够意思,给9团团部送去了不少战利品。光粮食就有好几万斤,其他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把宋理南团长和张庆林政委乐的眼睛就剩下一条缝了。

      他们还挑了不少,派人给1连送去。这就是1连的精明之处了,自己得了大头,还落下了表扬。

      县大队更是非常满意,光是机枪就缴获了两挺,还有几十支步枪,最合适地方用的还是那些短枪。

      各种物质数不胜数,这次作战的胜利对以后开展工作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柳金华政委自己也在实际的战斗中看到了陈营长睿智的一面,对于县大队来说不可以想像的战斗,在他的指挥下就成功了!

      使县大队广大指战员在上次失利的战斗中找回了自信,武器装备上面也得到了不小的补充和扩大。

      为了感谢1连,他们几个领导研究了一下,准备好好慰劳慰劳1连。

      由地方政府出面,请了团里的领导。这天,县大队一大早就朝几个方向派出了警戒部队,并且在1连的驻地搭起了灶台,架起大锅烧了开水,杀了拉去的两头肥猪,几只羊,还专门组织人打了鱼。

      1连炊事班也在司务长的带领下一起忙活着。慰劳品也不少,每个战士都有一双崭新的布鞋,几盒烟卷,一个小本子,一个洋瓷缸子,一条毛巾,送给连部的竟然还有一个戏匣子!

      县大队在老乡家里借来了桌椅板凳,他们真的是从内心出发,想好好感谢一下1连,如果没有这一仗,还不知道以后大队是怎么回事情呢!

      这天,柳金华政委喝的有一点多了,县大队的人,县政府的人,团里的领导都在敬酒。特别是1连的代理连长陈世璞不知道怎么在下面鼓动的,先是排长,后来是班长,都过来敬酒,还有意无意的把话朝他们连长身上拉,她心里特愿意,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但是没有失态,只是两个脸蛋红扑扑的一个劲的缠着团领导,说把陈营长给他们,到他们这里当县长,当大队长。宋理南团长也在开玩笑,对她说:

      “你如果能说的动王支队长,有他的命令,我们就给!”

      但是心里却说,胃口也他妈的太大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别说你县里,就是省里要,王支队长也不会给的!

      1连连部。3营长陈俊霖和1连代理连长陈世璞正说着事呢。

      陈营长问:

      “那些特种烟你准备怎么办?”

      “现在还没有想好,但是这东西值钱,在外面买东西,比大洋黄金都好使!”

      代理连长回答。

      陈营长说:

      “对这个玩意儿,我心里也拿不准。尽量小心一些,到时候别闹出什么事就不好办了。”

      陈营长疑惑的说。

      代理连长说:

      “按道理说,咱们倒腾这东西是不对的,但是现在有几个老百姓沾这个?还不是有钱人抽这个!什么人现在有钱?地主恶霸嘛。我是打算,用它换一点咱们新四军急需的药品医疗器材什么的。特别是抗生素,可以救多少人啊!”

      陈营长说:

      “这倒也是。听说连中央的领导有病了也是硬抗啊。但是你什么地方可以卖这个东西呢?”

      代理连长说:

      “那你就放心好了,家有有梧桐树,还怕没凤凰?

      我只要悄悄放出话去,有的是人要!”

      陈营长还是不放心,反复叮嘱道:

      “反正这事你自己把握,又不是一斤二斤,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知道。”

      代理连长满有把握的回答。接着,他问老连长:

      “我看柳金华政委好像是喜欢你上了?我说老连长,咱们身上虽然穿着军装。不也是爷们吗?你不要送上门的热鸡蛋放凉了再吃啊!”

      陈营长说:“我也不傻,看的出来。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一想到她,脑袋里你嫂子就出来了!”

      “哎,这就是没有缘分啊!”

      代理连长也在感叹。说到这里,陈营长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对代理连长说:

      “我们1连我看有不少已经结了婚的干部战士,你去统计一下,是那些人?家在什么地方?我看我们最近相对比较稳定,可以由近到远,把他们的老婆都分别接到部队住几天,不一定就非得是老婆,老人孩子都可以,由他们县大队出面接待。但是必须注意安全,别让上面知道,事先也要保密,别什么都没有做就满城风雨!”

      代理连长说:

      “好!这样的话,部队的情绪就更加稳定了。老连长,说实在的,我就是佩服你,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你放心,我这就办,然后根据地方的不同,和咱们的特种烟生意结合起来。以后咱们连的家属有点什么事情,他们也得给老子照应好了。”

      “对,你这个思路是对的。也可以由他们出面,给这些家属购置一点土地,保证以后不会饿肚子。具体怎么办,你考虑。油一条就是要注意安全,别让别人知道是咱们新四军帮助买的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