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故障的电梯筱田优

      漆黑的大楼外射出一道道手电,可能是光过于微弱,也可能是黑暗过于沉重,能看清几乎是奢望。

      一声异响,众人皆胆战心惊,顿时有人道:“要不我们走吧,万一碰上清道夫(TETH级)就惨了。”

      可话音刚落,便听见利刃刺进身体的声音。

      “我是这次领队的唐山,如果在座的各位还有任何试图打击士气的行为,格杀勿论。清道夫通常出现在人类居住地的附近,这个地方已经荒废很久了,总之我以远山事务所的名义发誓,这里绝不会出现清道夫。继续探索。”

      “安你相信吗?”唐晓有些不安的说道。

      在他肩头的安顿时感到无语道:“大哥,你能别装傻白甜了吗?他说你就信了?我都不敢打包票他们算什么?总之,我们小心点。”唐晓回了一声便继续的向前。

      滴答滴答,阴暗的环境中响起了水滴的声音。“奇了怪了,这几天也没下雨,什么这里这么多水滴声?”他的心里嘀咕几下,忽然感觉脖子一冷,下一秒一个粉红的水团套在了他的头上,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腐蚀,就连白骨也无法幸免,随着尸体吞噬大半,水团大了一圈,很快分裂成两个,继续向暗处走去。

      “安,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水滴声?”唐晓以为自己在压抑的环境中出现了幻听。

      “快走,奇点异动。”安的话音刚落下,便有一个粉色的水珠撞了上来,早被安预警的唐晓立刻抽出孤独劈了下去,可是水珠刚变成两半,到了地上又重新合为一起。

      “安,现在怎么办?”安也露出了少有的紧张道:“跑立刻跑,别管他们了。”

      唐晓周围开始冒出了更多的水珠,周围也突然开始响起了惨叫声,唐晓立刻随着安指示撒腿跑起来。

      “集结防御。”唐山大叫了起来,可随后他就对这次行为感到了后悔,他们无法伤害到这群水珠,反倒是周围的水珠越聚越多,随后一阵阵惨叫声传出。

      “快,听我的指示,我能感应到周围的奇点越来越多,这回估计摊上事了。”安的话音刚落,一个粉红的水珠突然从旁边跳出,唐晓在这一刻瞬间爆发的潜能拿出孤独一抽斩,可惜斩歪了,水珠立刻向他的头冲去。

      “砸瓦鲁多。”一个声音极度邪魅的男声传出,水珠被卡在了半空,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一样。不,不是,仿佛整个世界都因此停止了。

      “傻愣着什么,撕了这张牌,我们可以立刻回到后巷,我仅剩的奇点在这个世界的化身只能停留一会。”

      唐晓瞬间明白过来,立刻撕开了牌,一阵头晕目眩之后,他出现在一个垃圾桶里。

      “该死的宇宙意志,你跟我去巢,我用奇点帮你伪造了一份身份,我们赶紧乘坐w列车(由w公司研制,无论多远的地方,只需要几秒可以到达,但高等舱和低等舱天价区别似乎显得这项技术不太简单)。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问,照着做,你的实力需要提升,宇宙意志让这个世界的崩溃加大了。”

      唐晓看见如此惊慌的安也不敢多说,随着他的指示连夜进了巢。等到唐晓走到w车站的时候,刚好赶上快发车,在安的安排下立刻进去了。

      唐晓很快找到了他的座位,列车有24节,前两节属于高等舱,而他是在倒数第四节,列车类似于他原先那个世界的高铁,他的正前方这里坐着一对出来旅行的情侣。

      两个情侣没事的闲聊着。“汤米,你说为什么明明几秒就能到的事情,还要划出个高低出来呢?一张票价100000的奇点,这怕不是要工作半辈子。”

      玛丽也不知道如何应答便说:“谁知道呢,反正我们出去玩的开心就行。”

      之后的事唐晓也没有注意,他在他的位置观察四周,等着安的进一步指示,忽然他看到一个打扮医生模样的女人和一个男人路过背上背的背包尤为惹人眼前。

      随后又来了一个三人小队,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子,一个戴着眼镜特别文静的男生,一个安静娇小的女生。

      “队长,上头这次要我们处理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封诡异的信到底是什么?”男子明显不安的说到。

      “宋依,不要大惊小怪,能倒我们手上的事能有多危险?好歹都是六阶抗灵者,再说我们要做的事,也就是填上名字,去这个什么书馆侦查一下。”

      呼的一声,列车的声音响了。各位乘客,1车007w即将启程,请各位有序就坐。

      “安,下面该怎么做?”唐晓对这个诡异的列车感到不安,上次这么感觉还是在他小时候。

      小时候的唐晓非常调皮,他还有一次,约了村子里的几个孩子去隔壁的荒村玩捉迷藏,一轮猜拳下来,他当了鬼。可正当他漫无目的寻找的时候,他忽然感到了不安,为什么没有半个人居住的荒村会有麦田?为什么当初村里饥荒的时候,没有半个人来这里收麦子?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他意外发现身前多出一个影子,可他是在路中间背向太阳的,是来捉他回家的大人吗?不对,影子的大概形状是十字的!他害怕他的双手发软,可他的双腿不敢,铆足了劲向前奔跑,他一直向前跑,他不敢停歇,直到累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时,他看见了床边满脸愁容的母亲,看见了脸色严肃的父亲,以及那些孩子的家长,他很快说出了他们所去的地方,接着就昏过去了,接着他似乎看见那帮家长在向他的父亲下跪,在他再次醒来之时,全村门口都挂着白布,他家也是,村长告诉他,他的父亲被老虎咬死了。可他私底下听说,孩子都被稻草人吃了,他们的脑浆都被吸干净了。

      怪物档案稻草人(WAW)

      以下为探查员第n号炮灰所提供资料:一种地方试炼地(没有星系意志的管理哪怕作为主世界的也会逐渐崩溃)独特的怪异,被奇点所感染,喜好吸食脑浆,关押方式,火烧但效果微乎其微,彻底根除需要极其强大的奇点力,彻底粉碎他的帽子,但必须是主体的帽子,任何一个分身都可以成它的主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