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网址大全导航

      “我不知道你帮我缓解了症状我需不需要再去服用药物,但是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我得把这事告诉家父,你愿意同我现在一起去一趟吗,务必让我和我家人感谢你。”杨芸激动的说道,她以为越来越长的僵直时间,应了道士的话,寿命无多,可是今天宁羽给了她一个奇迹,五分钟!比小时候还要快速结束僵直,这是以往来说不敢想的事情。

      宁羽明白杨芸的好意,杨教授的家大业大,把恩情一转,宁羽受用无尽,如果正常来说,宁羽不是虚荣之人,但是正好要去刘老那一趟,都是同一栋赌石大楼,不好拒绝杨芸的热情,便点点头同意了。

      两人来到后门,开出破面包,半个小时后到了赌石大楼。

      相比于刘老单单盘踞了八楼,大楼里许些楼层都是杨家的产业,而午后偏闲暇的时间,杨教授没事都爱在十二楼的私人会客厅下下棋泡泡茶、会友寻乐。

      杨芸领着宁羽入内,守门的侍从看到是杨家小姐回来了都鞠躬行礼,自然不会对跟在其身后陌生的宁羽有什么阻拦。

      只见杨教授正在和一老者下象棋,前者执红,后者执黑。

      “孤军深入。”老者車四进七,打算若红方跳马捉马。

      这个局势是很传统的顺炮对攻跑开局,红方直車,黑方横車,红車吃兵压马,就有了老者的侧宫車。

      宁羽不是很懂象棋,小时候会和邻居小孩玩两把,长大后也就偶尔见得到路边老大爷对下,自己不甚精通,但是见两位老前辈玩到正起劲时,宁羽很懂事的和杨芸站在一边等候。

      轮到红方,杨教授好像不在意黑方的車待会儿追马,依旧上七路正马,老者得理不饶人,侧宫車塞在红方七路马,逼杨教授跳窝心马。

      杨教授抚须一笑,八路炮进二沿河,俨然不顾七路马生死。

      面对红方弃马,老者肯定不会认为是下棋老手的杨殿枫看错子了,连马要被吃都看不到,自认为是有所暗招,老者捏着车呵呵一声:“老杨啊老杨,你还是老奸巨猾。”

      明眼人都以为红方打算让黑方吃马,红方沿河炮八平五,沿河十八打,配上先前的压马車,以炮杀马,换回子力。

      但是老者却看出端倪,这老杨头分明打算让他吃了马后,红方炮八平一,明是打車,暗是打黑方象,抽将吃車。

      那么黑方劣势,红方大优,这就是黑方动单車太多,别的子力缺少步法的结果,这个隐患就此埋下。

      老者只能退求其次,先不吃马,家里上一路侧马,不让红方炮逼車又逼象。

      可是,杨教授早知道老者能窥破这层思路,红方三路正马窝心跳,和七路马锁连环。

      接下来就是移动中炮沉下打黑車,若黑車先逃,再炮八平五,这样三子归边,上求重炮杀,下看車抽将,红马伺机逼将无论黑方怎么运作,已然日暮西山、无力回天。

      此是红方直車压马,八路炮沿河十八打,对着黑方車使一招请君入瓮关门打狗,三子归边,终得胜势。

      老者叹气的摇摇头,抬起的黑车忽然放下,他知道他已经输了。

      “老杨头,虽然我们搞文玩的不精通象棋杀法,可你这家伙却具是偏颇,我弃子认负。”老者勉强道。

      对方认输,杨教授开怀一笑,赶忙安慰道:“朱兄多虑,只是巧得一胜,何足挂齿。”

      宁羽在一旁也看的津津有味,杨教授杀伐果断,弃马得先,配上文玩界泰斗的身份就显得有些大师风范。

      记得关小语说过,杨教授是老来得女,杨芸才二十三四,杨教授已是六十模样了。

      见到二位老前辈下完棋,杨芸上前称呼道:“爸、朱叔叔。”

      不待杨教授说话,姓朱的老者边稍有喜色的看着杨芸说道:“诶唷,小芸闺女儿都长的这么标致了,真是女大十八变那,不是我那不中用的完蛋儿子早就成家,死活白赖也要娶到小芸来做媳妇儿。”

      被老者夸奖,明知是客套,她还是半是羞涩的礼貌回答:“就朱叔叔会哄人,杨芸普普通通,值不得您老夸奖。”

      “瞧这小芸多谦虚啊,你要是普普通通,世上还有几个好女儿家。”朱老者感慨道。

      “好了,朱兄莫要捧坏了小女……”杨教授话虽如此,但是宝贝女儿被人夸赞自然高兴,见女儿带来了一个青年男子突然来见自己不知道是为何,这男子细看之下还有些眼熟,转头说道:“小芸这么有闲情来看你老爹,我还以为你还在和我怄气呢,既然你不愿袭承我的事业,做父亲的怎么好三番四次的强迫你做不愿意的事,你爱干嘛干嘛去吧,只是要多回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

      他也明白,就是因为太过于疼爱和关心这个宝贝女儿,愿景是让她学成自己的本事,以后偌大的家业,也能更好帮忙管理,可是女儿坚贞的性子太过倔强,自从老伴走后,酷爱看书学习,即使去学校教书育人拿着微薄的薪资,也不愿意管理成百亿不止的家财。

      父女两因为此事没少闹矛盾,杨芸一去医大便是几个月少有联系,让六旬的杨教授没少操心,这也让他看明白了,其实一大把年纪,吃喝不缺,家财万贯,求得就是子孝女顺,至于她爱什么样的生活就由着她吧。

      “爸,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

      杨芸虽然坚持自己的性格和爱好,可是从小溺爱自己的父亲并没有错,他老人家只是希望女儿更好,做女儿的再三忤逆父亲,她又于心何忍呐。

      见到父女相聚,朱老也是有眼力见的人,杨芸带着一个男青年,莫不是找了对象回来告知家父?

      “没有的事,乖女儿,也不赶忙聊闲天,这位年轻的俊杰是?”杨教授看向宁羽,毕竟都进来这么久了,又是女儿带回来的人,多少认识下也无碍,只是这年轻人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好面熟,在哪里呢?

      他也和朱老者有一样的想法,莫不是女儿带回来的女婿?可是这么看这年纪是不是不比自家女儿大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