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这一夜,有人来到马贼临时的指挥帐篷里面。

      来人身份神秘,同时也是雇佣他们斩杀画像中商尹的存在。

      “有一支数万人的商队,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往辽国通行,根据情报,画中的男子很有可能就在商队当中,他在一辆车马之内。”

      商尹的行踪,一直都被太后的人盯着。

      “这一次我们损失太大了,不杀点人泄恨怎么行呢?”

      “看来,这洪武军与龙泉新军,很有可能就是来吸引我们注意的,传我命令,把这一支万人商队全部都给我屠了,把他们的货物全部都抢回来,挽回一些损失,所有人的头都给我砍下来,龙泉新军已经退了,其他人马给我往洪武军那边压制。”十三大盗当中,排行第十三,两星仙身境的首领,赖鹏一声令下,就算没有画中男子,他也要这么做。

      他很清楚,在对方没有仙身境的人,自己不好出手,能够让人悬赏数十万的上品灵玉的人,必然身份不凡。

      但如果是手下这些马贼将对方斩杀,那就毫无问题。

      “是!”一时间,两个窝点,共计有六万马贼,浩浩荡荡,朝着商队所在的方向奔袭而去。

      对此,整个商队,一无所知。

      商尹修炼了两天,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走出马车,看向一旁的灵体境强者,道:“大家要小心了,洪武军与龙泉新军很有可能从今天开始,可能就吸引不住马贼,建议所有的武装力量,凝聚起来,随时准备狙击来敌。”

      “小兄弟,你是谁?”当场有人问道,因为看商尹这马车,就知道他身份不寻常。

      第一天,他就让众人全速前进,可这两天都是安然无恙。

      当时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如今要动员所有人,对抗马贼,有些人并不想理他。

      “我乃商天正的独孙商尹,与洪武军,龙泉新军一同前来,此番乃是隐藏在商队当中,希望能够帮大家度过这次难关,以防有失。”商尹郑重道。

      “什么,老仙师商天正的独孙?”

      “不错,我也有听说,这一次是他们三个在春猎获得前三的人,前来征讨漠西口的马贼。”

      “竟然是小仙师,难怪能够有这种级别的马车。”

      在场很多人心里顿时都有了安全感,因为老仙师的独孙,就在商队里面。

      商尹手持地图,根据几个窝点的行军路线。

      怕是此刻马贼的援军,都聚集洪武军与龙泉新军所在之地,可是一旦如果他们牵制不住,这些马贼杀回来,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商队有货物,行进速度自然赶不上马贼的连夜奔袭。

      商队人马有数万之巨,很难不被发现。

      这一路西行,商尹根据行军路线的判断,接下来马贼很有可能会从后方袭来。

      “这一路,大家不要休息,连夜赶路,做好日夜交接,其他到达灵体境的人,与我一同在后方,随时准备狙击敌人。”商尹总觉得,如今还是很危险,他驾驭着马车,驶出商队,郑重道:“留下一些勇士,作为接应,其他人有谁愿意陪我断后?”

      “切,有没有那么严重啊?”

      “虽然你是老仙师的独孙,但人家太子率领八千龙泉新军精锐,必然能够将马贼杀得屁滚尿流。”

      “不错,他已经给我们许诺了,可以安然出城。”

      商尹看到人群当中有反对的声音,但却不以为然,沉声道:“如果太子真的能够把那些马贼,杀得屁滚尿流,自然是好事,大家也不会有任何危险,谁敢跟我阻击敌?”

      “我!”

      “我……”

      “说得不错,要是太子真的能够杀败马贼,自然不会有人追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有些人就是要给自己的弱懦找借口。”一名常年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中年男子知道,商尹的担忧不无道理。

      人群中,一尊尊灵体境经验老道的游商战士,声音此起彼伏响起,他们想和传说中的老仙师的独孙,一起并肩作战。

      虽然如此,依旧有不少人不愿意。

      因为这些马贼实在太过凶残,断后的话,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的性命交代在这里。

      作为一些游商的护卫,他们也是出来混口饭吃,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命搭上。

      商尹也很清楚,不能够强人所难,这种全凭自愿。

      愿意陪他下来断后的人,不足三千,但他很清楚,这些人经验老道,常年在这一条路上行走,非常熟悉地形。

      商队所走的乃是主官道,贯通辽国,如果脱离这条路线,他们行进的速度就会减慢许多,因为道路会变得更为难行,甚至会有诸多阻碍,数万人的游商队伍,非常容易被发现。

      “商公子,有何吩咐,尽管直言。”这些人有来自辽国,也有来自夏国。

      毫无疑问,陪着商尹一起断后,是因为他们要守护自己的商队,同时也信任敬重老仙师的为人,相信商尹的判断。

      “家里有兄弟姐妹的先出来。”商尹道了一句。

      “小仙师,这是为何?”有一名中年男子笑问道。

      “因为我们可能会死。”商尹平静道:“家里有兄弟姐妹的,可以照顾老小,没有的人,可以靠后一些。”商尹知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哈哈,小仙师放心,我们家里大多都是有兄弟姐妹,才会出来做这等刀口上生活的买卖,不然的话要我们死了的话,老父老母,谁替我们照顾?”当即有名鬓角已经有些花白的男子,笑容灿烂。

      “好,希望我可以带领大家,打一场胜仗。”商尹不知道,马贼会不会来,但多做准备,总总是有备无患。

      两天两夜的行进速度,那些马贼只要顺着主官道,一天多的时间就能够追上来了。

      “我们愿意跟马贼决一死战。”

      这些时日,他们心中也憋着一股火气,因为马贼的手段,让他们感到非常的憋屈,愤怒,有些被斩首的人,与他们相识。

      “好,那到时候大家听我号令,如果没有敌人最好,有敌人的话,就要做好全力狙击的准备。”

      商尹知道,自己的瞳术有独到的优势,根据自己手中的地图上的路线,只要马贼发现不对,想要追击他们,必走官道,他们只要在沿途设伏,必然就能够拦截住对方。

      “是!”他们齐声呼应。

      不足三千的灵体境勇士,养精蓄锐。

      官道一路平坦,无天险可守,只能够提前做好准备。

      在第四天的早上。

      商尹站在马车之上,今日气候,风没那么大,视野相对清晰,他找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进行远望。

      一个时辰之后,远方发现数十里外,尘土飞扬,有大队兵马逼近。

      “马贼真来了,数量不少,有五万以上。”商尹知道,在场所有人都擅长齐射,有效射程在十里之内。

      “夏傑太子不是说要将马贼杀得大败么?这才几天时间?怎么马贼就追上来了?”那些商队护卫神色很愤怒。

      “可能是出现什么变故了吧。”商尹也不好多说什么,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以防万一,也幸好来了,不然的话,怕是他们都会被杀得措手不及。

      虽然这些都是灵体境的勇士,但大部分都在灵体赤境,最多在灵体黄境,很多人都灵不过三境,要跨越绿境是一个大坎。

      “幸好有小仙师在,不然的话,只怕我们要损失惨重,可是这些马贼有五万以上,我们如何抵挡?”有护卫犯愁了,只怕要死在这里了。

      “当然是放风筝了,大家都是精通射箭的好手,何必与这些马贼正面硬憾。”在场大多都是来自辽国的人,精通箭术是他们人生的必修课。

      “可是我们根本看不到这些马贼的位置,怎么做?”当即有人道。

      “无妨,我看得到,大家根据我的命令,抛射即可。”商尹知道,这种时候,只能够如此。

      “听候公子号令。”这些人与商队早已经不可分割,知道只有在这里,最大限度抵挡住马贼,才能够为自己的商队多争取一些时间。

      商尹运转瞳术,看着马贼逼近十里之地,他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很怕死,但如果这里挡不住,商队中,就要死更多的人。

      “十里,放箭!”话音一落,他手中的天鹰灵弓激荡,利箭破空。

      几乎都一时间,众多勇士,齐齐勾动弓箭,虽然根本看不到马贼,但他们都相信商尹的能力。

      嗖嗖嗖。

      数千箭雨抛射而出,他们朝着商尹所指定的方向,激射而出。

      马贼前锋都还没有看到敌人,就遭到箭雨的袭击,上千人被射中,栽倒在地,直接被后方的战马踏成肉泥。

      “九里,放箭!”商尹看着他们没有丝毫的迟疑,继续强行突进,再度下令。

      “八里,放箭!”在场所有人,都看不到,但他们都相信商尹。

      直到马贼逼近五里的时候,商尹一声令下:“一边撤,一边射,让他们追着。”

      放风筝,乃是辽国战士最擅长的,他们座下的马匹,都拥有最好的脚力,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商尹很清楚,虽然这些马贼很有可能马匹质量也不低,但长途奔袭,连续四天,人可能没问题,但马如果没有休息,不一定能够受得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