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能容纳大人

      时辰已至正午,王府大厅中搬来了数个巨大的冰块,为众人解暑。

      穆天云气的手直哆嗦,太扎心了!

      穆天云不甘,大喝:“那你跟厨子打赌比做菜又是为何?难道想改行做厨子?到时候本公子倒是可以让仆人马夫去给你捧捧场。”

      面对咄咄逼人的穆天云,江云凡也不在意。

      钱云中答道:“穆公子此言差矣!江公子来我云中楼乃是发现了顶级食材,来犒劳华阳县百姓。”

      “江公子与王大厨打赌比试?更是无稽之谈!江公子到了云中楼,一直在看书,大家都知道。至于事后,江公子也没有要10两银子的赌资,没有赌资,这打赌自然也不作数!此事华阳县百姓人人皆知。”钱云中说道。

      本来江云凡正想怎么编一下呢,这个问题是有点棘手,可没想到钱云中已经替他编好了,真是好队友啊!

      钱云中自豪道:“江公子发明的豆腐实乃人间美味!江公子心善,明言豆腐价格只会更低不会更高。如此美味现在每斤才卖10个铜板!江公子之前与在下商议准备合资开一个豆腐作坊,豆腐作坊建成后,每斤只卖8个铜板,且日产万斤!这可是华阳县百姓之福啊!”

      穆天云差点没气死,我问你了吗?你巴拉巴拉说半天,一口一个江公子仁义,你咋这么欠呢!

      坐在主座上的王丰书看到两人有点针锋相对,不得不出言打圆场道:“穆公子怕也是道听途说,这豆腐在我们华阳县可是口碑极好。今日老夫做寿,特意请了云中楼的王大厨,为大家做上一道豆腐宴!”

      江云凡见王丰书在帮自己说话,再闹下去也不好。开口道:“豆腐能上王大家的寿宴,是在下的福气,既是穆公子道听途说,倒也无妨。”

      按理说主人都已经发话了,这件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可穆天云哪受过这样的气啊,依然嚣张跋扈,道:“那你送的寿礼呢?神清气爽是个什么东西?你分明是不将王大家放在眼里!”

      众人一听这话,不禁纷纷摇头。这莫不是个傻子吧?寿星老都发话了,你还往枪口上撞!这不是自找没趣么,没把王大家放在眼里的分明是你啊。

      王丰书闻言脸色阴沉了下来,见穆天云丝毫不给面子,只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规矩了。

      穆天云见江云凡没有答话,以为他心虚了,不由得更嚣张了,昂首道:“王大家寿辰,本公子我特意花白银两千两买了个天仙白玉屏风,送给王大家。你却送个神清气爽?莫不是想讲个笑话吧!把王大家逗个神清气爽出来?哈哈哈哈~”

      穆天云嚣张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大厅,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拿正眼瞧他,就连同是开山县的同乡都转过了头,装作不认识他。

      王丰书大怒,拍案而起,怒喝道:“来人!咳咳~把这个……咳咳咳~”

      王丰书话还没说完,就咳嗽不止,上不来气了。身后仆人连忙过去轻拍他的后背,王文馨快步跑上去,帮他屡着胸口顺气。

      “王大家!”

      “王大家,没事吧?”

      “快去找大夫啊!”

      王大家的几个儿子孙子都是慌乱不已,若是王大家一口气没上来,喜事变丧事那可如何是好?

      【叮!触发限时任务:相救。】

      【叮!王大家犯了哮喘,请宿主尽快相救】

      【叮!奖励:经验值5点,神清气爽气雾剂可填加至商城列表】

      穆天云也是愣了一下,大喊道:“你们都看见了啊,我连动都没动他,跟我没关系啊!我可是开山县幕府的二公子!”

      王家人大怒道:“若是我父亲有个三长两短,我管你是谁?定将你千刀万剐!”

      江云凡见状,感觉机会来了,快步上前道:“我有办法,可否将我送的礼物拿来?”

      不少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哪有这个时候往回要礼物的。

      “怎么送出去的礼物还往回要啊?”

      “莫不是送了什么不该送的吧?”

      王大家的儿子,瞪着江云凡,也懒得搭理他,挥了挥手,就有仆人端着一个木盒过来了。

      江云凡接过木盒打开,把里面的神清气爽气雾剂拿了出来,快步到了王丰书身前。

      江云凡二话不说,直接单手掰开了王丰书的嘴,神清气爽气雾剂对着里面喷了一下。

      王大家急促的呼吸很快就缓了下来,江云凡怕一次不够,又往里面喷了一下。只见原本王丰书剧烈起伏的胸口,渐渐放缓了速度,整个人也变得精神了起来。

      王丰书好转了不少,像是缓了过来,身边依旧有不少人帮他顺着气。

      缓了一会,王丰书精神头上来了,道:“老夫还以为要走了呢,正憋得不行的时候,嘴里面突然有了阵凉风,这气啊可算是顺过来了。”

      王丰书的儿子喜出望外,道:“父亲您可算缓过来了,儿子都急死了!是江公子给您喂了药,您才缓过来的。”

      王丰书闻言看向了江云凡,竟是抱起了拳头,道:“老夫谢过江公子救命之恩!”

      江云凡连忙侧过了身子,算是受了个半礼,回礼道:“是王大家吉人自有天相,晚辈不敢居功。”

      王丰书渍渍称奇:“这药可称神药啊!老夫不知道请了多少名医,也对此症束手无策,江公子此药疗效却是好的出奇,用了之后没一会就神清气爽,真是不愧其美名。”

      江云凡将神清气爽气雾剂托在手里,双手送了去,道:“晚辈之前出门游玩,听一农户说山里有个老神仙,有良药专治喘鸣。王大家要办寿宴,在下便向老神仙厚颜讨要了些,想添做寿礼。刚刚事出紧急,王大家莫怪。”

      王丰书双手有些颤抖,激动地接过了气雾剂,道:“有劳江公子费心了,日后若有什么用得着老夫的地方,尽管开口,王家上下义不容辞。”

      江云凡笑道:“王大家无事便好。此物既然有用,那就请王大家日后带在身上,也好以防万一。”

      王丰书摇了摇头,道:“老夫活了七十载,学无所成,只有书法堪堪入了门道。今日江公子又救了老夫一命,老夫便送江公子一幅字,聊表寸心。”

      “拿笔来!”王丰书大喊一声。

      几个小厮端来了文房四宝,王丰书命人将桌上的酒菜撤了去,铺上宣纸。

      王丰书大笔落下,一副苍劲有力的字跃然纸上。

      这是一首诗,江云凡望去正是他在云中楼写的豆腐诗!

      漉珠磨雪湿霏霏,炼作琼浆起素衣。

      出匣宁愁方璧碎,忧羹常见白云飞。

      蔬盘惯杂同羊酪,象箸难挑比髓肥。

      却笑北平思食乳,霜刀不切粉酥归。

      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子:望君如豆腐,白玉真君子。

      “啪!”王丰书盖上了印章。

      古人常以玉比作君子,更是以白为君子之色。

      王丰书亲自捧起了这副字,送到了江云凡手中,道:“江公子莫要推辞。”

      “长辈赐不敢辞,云凡谢过。”江云凡接过了字,躬身行礼。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5点经验值,神清气爽气雾剂已添加至系统商城列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