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视频手机在线观看

      常安回到了松泉殿。

      一路走来,太监们都躬身行礼,不敢直视。

      今夜帝后突然离场,虽然对外风声紧,但同为三石殿的人,即使不清楚细节,也明白是件大事。

      云贵人、国舅爷、太子。

      这三个人串在一起,足以联想许多。

      更何况在场的还有帝后和三个头儿。

      各殿的人,伺候久了,都晓得自己的主儿的心情变化。

      生气或者遇到大事件时,常督公会隐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大常公公则会下意识压出双下巴,而小常公公则是眉宇间比平常更多几分严肃。

      现今小常公公正是这副样子,见着儿的人自然明白现在不是凑上去献殷勤的时候。

      乖乖做好本分不去当出头鸟才是正经道理。

      走到内殿外的天井处,常安顿了顿,换上一副笑脸,这才走前几步,进了屋。

      两个守门的小太监见了,面上不敢表露,心里暗自咋舌红叶在常安心中的地位。

      红叶正坐在床沿继续缝制她为常安做的里衣。

      近来皇后娘娘受宠,又赶上中秋盛宴,凤鸾殿里也有一番布置,事忙,这衣裳的活计自然就慢了些。

      今天皇后娘娘突然被陛下叫走,娘娘把她和红棉留下,事出突然,她们二人便留在宴席上安抚女眷,尽到身为女官的责任。

      饶是如此,今年宴会她们的活儿也比从前要早结束。

      各家夫人小姐,眼见宫中出事,大多数都坐食难安,待中秋宴会的节目逐一结束后,便和自家男眷一起离开了。

      红叶回到了松泉殿,一颗心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落在常安的身上。

      为了尽到自己的职责,即使心中担忧,她也必须克制,不可以在宾客们的面前流露出一丝一毫,因为她和红棉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一等女官,代表着凤鸾殿的颜面,必须尽己所能帮助突起波澜的中秋宴会写下一个圆满的结局。

      但现在她在自己的“家”,她和心爱的小常公公朝夕相处的松泉殿。

      她不再是女官红叶姑姑,而是松泉殿的女主人。

      烛火摇曳,她收起拿着衣料的左手,掩了掩略被烛光刺到的眼眸。

      一只手搭上了她捏着针线的右手,从她手中、膝上把针线衣料拿去,放置在旁边绣墩上的小篮子里。

      “怎么啦?头晕吗?”

      那只手的主人轻轻地坐在她身旁,温柔地揽着她的肩,替她捋开鬓边的碎发。

      红叶脆生生地笑了,抱着他的腰,柔声解释:“方才烛光晃了下眼睛。”

      常安怀抱着爱人,下巴贴着她的发,他不敢把下巴抵在红叶的头顶,怕碰疼她。

      “嗯?好香呀,这是谁家的香香美人呀?”

      红叶红着脸,小小声说:“……你家的。”

      常安低头,在她耳畔温声说:“没错。”

      言罢,捧起红叶的脸,打了好一番唇舌官司。

      一夜春宵。

      皇后背对着皇帝。

      皇帝仔细地替她盖好被子,遮住裸露的雪肩。

      半支着身子沉声说:“蓉蓉啊,这件事朕已经派常松翰去查了,你不要担心。”

      “臣妾岂敢。”皇后清冷的声音传来。

      上官蓉是皇后的闺名,私底下只有他们俩时皇帝才会叫她‘蓉蓉’。

      贵妃的闺名则是秦婉柔,皇后曾听过他当众叫贵妃‘柔柔’。

      蓉蓉、柔柔,听起来差不多,可皇帝从不在外头这样叫她。

      皇后从此再也不喜皇帝叫她‘蓉蓉’。

      皇帝的本意是怕在外这样称呼她对她不够尊重,却弄巧成拙。

      现在皇后心里听到这个称呼,内心平添三分火气。

      自然也不想面对这个老是让她不开心的老男人。

      上一次为弟弟求情而和他争吵,其实她内心并不想如此,怎奈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偏偏这个弟弟又如此不成器。

      左思右想,她下定决心为弟弟寻一次机会。

      这很自私,但她身为皇后的同时也是上官家的人,她只能尽力替弟弟逃过死罪。

      本来和皇帝吵完后,她已经做好被冷落的准备了。

      但他偏偏是先低头的那个,没过几天就来哄她,左一个‘蓉蓉’,右一个‘蓉蓉’。

      她本想低头,顺水推舟和他和解,但转而想想,这些年来宫中新进的女子不少,和贵妃一起蹦跶不停,太子也老是依靠她这个母亲和外家,更何况,帝皇的恩宠,不知几时便烟消云散……

      这一想就想得她几日没睡好觉,不得不宣太医。

      她最讨厌的就是太医,小事也要说成大事,她不过是没睡好觉罢了,硬生生被歪曲成‘忧思过重’,教皇帝吓得以为自己对上官炽的处罚让皇后误会自己并不宠爱她。

      那段时间,皇帝有空就赶来亲自照顾她。

      替她吹安神汤时不小心烫到自己的嘴、拧帕子时把水溅到龙袍、悄悄写了些哄人的酸诗送给她……

      那时她肯定,这个比自己年长的男人是真心实意地疼爱自己。

      仔细想想,其实后宫九位皇子公主,太子、六公主和九皇子皆是她所出;长公主、二公主是双胞胎姐妹,乃德妃所出;三公主是淑妃的孩子;四皇子和五公主是贤妃生的龙凤胎,但四皇子自小体弱,长大后亦只好游山玩水,除了万寿宴以外,甚少回京;七公主的生母是良妃;至于八皇子,则是贵妃的孩子……

      其他妃嫔,一无所出。

      也正因此,放眼后宫,只有贵妃气焰最盛。

      因此,她决定一石三鸟,不许皇帝除了按例的半月外来寻她,也不许太子常常进宫探望她,把大多数后宫事务放手给和效忠贵妃的松露殿敌对的松泉殿。

      一来,制造出她“失宠”的假象,让太子和上官家误以为她的地位下降,凡事需要多靠自己,从而起到锻炼太子、制衡上官家的作用。

      二来,自己一倒,后宫无人可敌贵妃,以秦婉柔的个性,定然会借机打击其他妃嫔,试图独占宠爱。这样,无需她做恶人,也能借刀杀人,把那些碍眼的莺莺燕燕解决掉。

      三来,松露殿选择了贵妃,就等于选择了八皇子,她把权力分散一些给松泉殿,无非也是想为太子甚至九皇子增加筹码罢了。

      她的底气自然不可能是虚无缥缈的帝皇之爱,只是她很清楚,太子虽然比较优柔寡断、不够自主,但也不失为仁君风采,更何况是正经的嫡长子,没有大错的话皇帝一定会保他继位。

      再有,皇帝其实不喜欢主动的女人,对他冷淡一点,欲擒故纵,才能抓住他的心,因此,年华较长的四妃自认为不够年轻妃嫔有竞争力,对他毕恭毕敬,不敢邀宠,却反而恩宠不减,她们还当是皇帝念旧情,疼惜她们这些‘老人’呢。

      贵妃这种牛皮糖女人自然更不会懂,如果不是她长得好、出身也好,还好运气地入宫不久便生下了皇子,根本不可能被封妃。

      皇后静静地想了一会儿,思绪飞散。

      旁边的皇帝见她不理自己,又还没睡着,便躺着等她心情回暖。

      “蓉蓉?”皇帝小小声地询问。

      “快睡!”皇后清凌凌的声音传来。

      被子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原来是皇后转回来平躺着。

      皇帝侧头看了眼自己的娇妻的侧颜,心中大石落地,笑了笑入睡了。

      皇后睨了他一眼,撇撇嘴掩饰别人根本发现不了的嘴角的弧度。

      任由皇帝在被子里勾着她的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