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在线观看

      对于千寨市场,舒甫十分看重。

      要知道,千寨可不都穷。

      不是生活在深山里的就没得钱,听奉长生说很多寨子富得流油,有的盛产黄金、白银、宝石等等。

      而且千寨所在的山脉,绵延数千里,里面存在不少开阔地。

      形成了很多超大型城寨,有的城寨人口甚至能达到数百万。

      这么大的市场,不能放过。

      。。。

      也就在和墨萱的交易后不久。

      洛城。

      舒府。

      新一批手表交货的日子,宅院门口的车马直接堵了道。

      “好多车!”

      “好多钱!”

      “。。。”

      又到了吃瓜日,不少民众都来围观这一热闹,但不敢靠太近,因为各大家族的护卫把这条道封了。

      闲杂人等不让进。

      围观的众人看着一个个箱子。

      实话。

      想抢。

      因为他们都知道那里面全是黄金,但周围的带刀护卫把他们的贪念生生阻挡在外,也就只能想想。

      敢做的话,立马就是刀下亡魂。

      。。。

      院中。

      一个个箱子被抬上前,换回在同等重量下,比黄金还贵很多的手表。

      “刘掌柜。”

      “到。”

      “这是六百块表,请验货。”

      “好嘞。”

      “。。。”

      舒甫今天没露面,众人也没在意。

      己方随着交易次数,来的重要人物也越来越少,人家作为东家,身份尊贵,哪还会次次接待他们。

      有个掌柜的接待就不错了。

      一边交钱,

      心中一边暗叹不已。

      这一次,每家进货六百块,一共一万八千块表。

      平均四两一块,货款就是七万两千两黄金,如此数字,想想都心颤。

      真不知道舒甫赚了多少。

      即使作为代理,只赚销售额的十分之一,也是一笔可怕数字。

      实名羡慕!

      “下一次交易,依旧六百块。”

      这个数字,让众人十分满意。

      。。。

      临近中午,交易完毕。

      千里外的马车中,正在看书的舒甫不由笑了。

      七万两千两,加上手里剩下的黄金,等于是再次突破了十万两。

      价值十亿人民币。

      可没多久,舒甫脸上的笑容又渐渐变淡。

      持有是一回事,所有是另一回事,再过一段时间,这笔钱又得贡献给钱庄。

      嘎嘣!

      舒甫吃了一口脆脆的苹果,缓解了一下这份郁闷。

      。。。

      明山市,当太阳再一次升起,整个城市开始热闹起来。

      “哗!”

      单婼卷帘门拉起。

      一周没开门了,店里却干净如新,因为单婼隔两天便会来打扫一下,周围的店铺也陆陆续续开门。

      “今天竟然开业了?”

      “任性!”

      “谁叫人家有本事呢。”

      “。。。”

      一个目光看来,带着丝丝惊奇。

      最初时,这间店开的时候,他们其实不太看好。

      一个刻木头的,能赚什么钱?

      后来则是被啪啪打脸。

      一家店。

      一个人。

      一把刀。

      如此‘简陋’的成本,营业额却比他们高,都无语了。

      再后来。

      舒艺上了报,本以为会被批评一下‘店大欺客’什么的,可未料到这里竟然成了一个热闹的拍照地点。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人家的‘个性’上。

      再次无语。

      然而。

      这还没有完,又过了两天人家竟然上电视了,还是以那样震撼的方式。

      一个木头,竟然卖了二百万。

      纷纷大呼不科学。

      接着就是羡慕,整条街一年销售额能做到二百万的都不多,人家就凭一木头便做到了,太过惊人。

      呜呜!

      果然,人与人劳动的价值是不相等的。

      今日,在其任性地关店一周后,终于开业。

      尽管羡慕,却也没有多少坏心思,都说同行是冤家,可大家又不是同行,整条街就这一家木刻店。

      全城好像都没有多少家。

      舒甫赚的是手艺钱,虽然这个‘手艺钱’有点高,却也让人说不出什么。

      。。。

      一如往常。

      打扫。

      擦整。

      单婼和玖莘芹忙活了十几分钟,才算把店里弄干净。

      至于舒甫?说是今天开店,但却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好吧!

      两女也习惯了。

      收拾完,她们便坐在门口,看着下学期的课本。高二要分文理,两女都选的是理科,因为较擅长。

      刚坐下一会儿。

      就有一个老者进店。

      “你们这终于开门了!”

      老者苦笑着脸,这周天天一大早来,终于赶了个早。

      “刻像?”单婼笑问。

      “嗯。”

      不由分说,老者递上了一张像以及三千元人民币,显然是早有准备。

      “谢谢惠顾,三天后来取。”

      单婼笑呵呵地收了钱,一周没收钱,顿感一阵欢喜。

      “你们老板呢?”老者问。

      “不在。”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

      “电话多少?”

      “不方便告知。”

      “。。。”

      一问三不知后,老者只好离开。

      他也是上次参展者之一,擅长书法,那天舒甫根本没留电话,当时也不接受预约。

      无奈,只能亲自来店里,幸好离得近,一看店铺开门就赶来了。

      事实上,上周之前的他,对于木刻像并不感兴趣。

      然而。

      人忽然喜欢上一个东西,有时只是一瞬间的事。

      见识了舒甫的那副作品后,对于木刻像工艺,他忽然来了兴趣,兜里其实装了五千块,怕这涨价。

      没想到并没有,良心啊!

      。。。

      老者走后,店里陆续来客人。

      尽管在明山市民间热度降低,但是这么大的事,在业内可是余波犹在。

      热度一直持续。

      因此。

      一听舒甫开业几乎是飞奔而来,很快便把今天的名额用光,也都没有小家子,几乎都刻了一个大的。

      因为觉得性价比高。

      于是,今天单日销售额达到一万五千六。

      原因是每周只刻五个大的,今天一天就用完了。

      同时店门口贴出公告:

      ‘今日名额已满,不再接受订单!’

      这一看。

      后面赶来的虽然失望,却也无可奈何,舒甫不在,自己总不能去为难两个小姑娘吧?

      只好明天再来。

      大的刻完。

      那就小的。

      总之,至少得买一个回家。

      坐等升值?怎么可能,人家只刻人像,谁来接盘?而且舒甫还年轻着呢,以后作品肯定源源不断。

      他们是真喜欢舒甫的刻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