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梨花义弟肉欲

      昕玥能弹能唱,且技艺不俗,更是让众人觉得眼前的画面如同神仙眷侣一般纵情肆意,令人如痴如醉。

      玉郡主几个有多嫉恨就不说了,就连沈昕梦都想把茶盏给摔了。

      沈昕梦第一轮比试是找的姚芊芊比跳舞,结果没能晋级。

      眼下看见昕玥几轮下来,出尽了风头,大家又是如此反应,恨不得那个备受瞩目的人是自己。

      她就不明白了,一个人从来不曾学过这些才艺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有这般高超的技艺。

      除非是妖孽附身。

      对了,就是妖孽附身!

      台上昕玥的曲子还没弹完,沈昕梦心头已经闪过好几个念头。

      叫来丫鬟香草低声吩咐了几句,接着香草悄悄朝玉郡主那边走去,沈昕梦暗暗冷笑,眼底不掩算计之色。

      台上昕玥还在抚琴吟唱,丝毫没有注意到台下某些人的举动。

      我曾傲视群雄

      也挥刀划破过苍穹

      为谁征战天下

      曾经豪情疏狂

      我眉间的惆怅

      一曲琴声中隐藏

      还在灵魂的深处飘荡……

      指间的沙飞扬

      像你离别匆忙

      一杯黄土将恩怨埋葬……

      昕玥曲音悠长缠远,楚珩手中剑随旋律歌词翻飞起舞,这画面生生在众人心中定格,直到很多年后,谈起这段往事,依然津津乐道。

      而百花宴中所发生的的一切,也一一被实时传到宫里。

      尤其是昕玥吟唱的歌词,更是让御书房里的皇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直到小公公禀告完毕,他的眸底满是一片湿润。

      石公公瞧着皇帝情绪不对,急忙打发了小公公再去探听消息。

      “皇上,奴才瞧着沈大姑娘确实不错,当得大家风范一说,配世子爷可谓是好得不得了,您这下也应该能放心了。”石公公缓缓对皇帝道。

      皇帝喉咙有些哽,半晌才出声,“嗯,沈家能教养出如此出色的女儿,委实不易。”

      石公公听罢心下一喜,看来世子爷的好事近了。

      而寿康宫这边,太后端坐在凤座上,正伸手让王太医把脉,听完下方跪着的宫女的转述,缓缓睁开凌厉双眸。

      “王大人,具你所提供的消息,沈家似乎不可能有这番作为。”

      太后低沉的嗓音如重锤一般砸在王太医心头。

      他踟蹰片刻后,小心道,“确实如此,微臣观察沈家多年,不曾觉察出有任何子弟多出彩的情况,此事当真蹊跷得很呢!”

      太后下巴微扬,“这么说来,这沈家大姑娘是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出色了?”

      “依微臣看来,亦是百思不得其解。”王太医收回搭在太后手腕上的帕子,收拾好药箱后,依然跪着,不敢起身。

      “继续观察着看吧,总会露出些许蛛丝马迹的。”太后语气不见波澜,又缓缓阖上双眼。

      “微臣遵旨。”

      王太医连忙起身退下,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太后倏地睁开眼,看向身边的徐嬷嬷,神情有些恍惚道,“你说哀家会不会临老了,终是又要忍受曾经的屈辱?”

      徐嬷嬷叹了口气,道,“太后您是多心了,如今江山已定,没有谁能翻过您的手掌心,根本无需多虑。”

      “但愿如此吧!”

      太后眉间依然紧紧锁着,像是抹不开的愁云环绕。

      百花宴这边昕玥和楚珩的表演结束,得到多少赞叹自是不必说。

      姚文和向婉婷的合作亦是天衣无缝,一个作画,一个题词,这幅画当场就有人想要买下来,打算装裱收藏。

      而柯城和裴思妤这一组却是闹了好多的笑话。

      柯城的笛子吹得磕磕巴巴不说,期间还把笛子弄掉到地上。

      裴思妤因为没有连贯的曲子伴奏,她的舞也是搞得一停一顿的,根本不能流畅的舞出来。

      她觉得柯城就是故意的,故意不配合,好让她在人前出尽洋相,好凸显昕玥那一组的出色。

      最后她索性不理会柯城的胡闹,不管旋律和众人的反应,硬着头皮蓄着眼泪自由起舞。

      舞完就直接下了台,算是给自己的表演一个有始有终。

      看到裴思妤都给气哭了,台下诸多官眷对柯城那是一道道眼刀子没停过。

      人家镇国公世子都能在台上正经展示一回,他怎么还这么混不吝,欺负一个小姑娘。

      只有柯城一脸委屈地看了一眼楚珩,什么话也不说,忍着无数眼刀往身上飞,讪讪回到座位,深藏功与名。

      最后的比试结果显而易见,柯城一组绝对是垫底的第三名。

      而百花状元的角逐只看楚珩一组和姚文一组。

      经过投花票,楚珩组以多出三朵花的票数险胜姚文组。

      很快丫鬟将三组的奖励一一展示在众人眼前。

      昕玥看到第一名的奖励竟然是两套素白色朴实的中衣,瞬间也是醉了。

      但是众人看到那两套衣裳时,场面一下就炸开了,皆是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昕玥不明就里,看向楚珩。

      楚珩也有些惊讶护国公府竟然将这两套衣裳作为百花宴头名的奖品。

      他给昕玥小声解释道,这两套衣裳是男女各一套,是当年先皇得上来的贡品,听说穿在身上可随着季节抵热御寒,极为稀罕。

      当年是作为给姚昊和夫人楚芳新婚时的贺礼,先皇亲赐的。

      为此楚年和苏氏是羡慕了好久,一直称早知道就不要成亲那么快了。

      没想到姚昊和楚芳夫妇竟是都没穿,保存至今,着实难得。

      昕玥了解之后,也啧啧称奇,同时开心不已。

      她一直担心到了六月天之后该怎么办才好,她可是超级怕热的人。

      方才还嫌弃呢,这会儿又想着要是能有两件轮换就好了。

      楚珩像是听到昕玥的心声似的,低声笑道,“我的那件回头也给你。”

      “谁要穿你那件啊!”昕玥红着脸,虽嘴上说不要,心底却已经打算好要怎么改楚珩那件的款式了。

      楚珩但笑不语,就猜到小丫头还是欢喜的。

      而第二名的奖励是一套华丽的珠翠头面和一套玉冠腰佩,也是先皇赏赐姚府之物。

      上面镶嵌的宝石每一颗都质地上乘,价值连城,如今已经很难遇见了。

      姚武把那条镶着紫玉的腰带往姚文腰间一别,竟是连半腰都圈不上,又是惹来台下的众人一阵抖肩。

      向婉婷在一旁也是忍得很辛苦,一直用帕子掩着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