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龙元果肯定在这小子身上,我们一起上!别让他跑了!”桑云道。

      岸上的男子听到,拔出宝剑,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与一柄泛着银光的阔斧把杜式包围。

      杜式看着男子走进水中,嘴角抹过一丝冷笑。

      “哼,想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杜式运转全身的元力,极阴之气流过全身的每一条经脉,大吼一声:

      “凝!”

      只见两道极为浓郁的黑色之箭对着桑云两人而去。

      两人的周身迅速凝结成黑色的冰晶,冰晶快速的从桑云两人的腿上蔓延,一直凝结到头顶。

      “咔!”

      冰晶很快的就破裂。

      “再凝!”

      杜式大吼,运转起纳灵决,快速补充体内流失的极阴之气。如果不能把两人都凝固住,也要把他们的元力消耗掉,磨也要磨死他们!杜式咬了咬牙,心想。

      “咔!”

      “给我凝!”

      “咔!”

      “给我凝!”

      ……

      就在杜式与桑云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杜式感觉到水中有东西在翻腾,山体在不停地摇晃。

      是又要涨水了么?

      突然一道巨大的黑影飞跃而下,拍在两人的身上。

      杜式惊异的看着眼前一幕。

      “小子啊,别玩了,赶紧走,底下那个大家伙又醒了!”

      杜式紧接着就感觉全身一紧,一道巨大的力量卷上自己的身体,直往头顶上的一线天冲去。

      “龙哥,你吸纳完毕了?”杜式惊奇道。

      “废话,再晚一点,就得和你陪葬在这鬼地方了!”一道神识传进杜式的脑袋里。

      杜式低头看了看这生活了半年多的天水涧,心中感慨万千。

      就在要回过头看向上方时,他瞥见那黑水潭中,露出两个比武台般大小红色光芒来,那圆形的红色光芒中仿佛有两个月牙形的东西散发出一种极度的妖异之气。

      “龙哥,快看黑水潭!”

      “看个屁呀看,再看就得留在这里了,这个畜生怎么醒得这么快?”

      “龙哥,那到底是什么啊?”杜式好奇的问道。

      “九幽烛龙!”

      一条巨大的黑影上有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少年,紧紧地抱着黑影头上露出的一小截物体,像离弦之箭般的往山崖上冲去。

      黑影的周身散发出阵阵的元力波动,冲击得两边山壁上的藤蔓摇摆不停。

      “龙哥,我的砍柴刀!”

      杜式看见石台上的砍柴刀,突然大声喊道。

      “一把破刀,要它干什么?”一阵不屑的神识传进杜式的脑海里。

      就在这时,那个黑影的尾部突然向石台上横扫而去,只见黑影的尾部仿佛卷起了什么物体。

      那些宝剑宝刀稀里哗啦地落地,紧接着又飞回到了那个一尺高的石台。

      就在一瞬间,下方的黑水仿佛沸腾一般直冲石台而上,那个一尺高的石台瞬间就被淹没了。

      “这该死的东西,才一百年怎么变得这么强了?”黑影愤恨道。

      黑影的速度更加快了,直往头顶的那一线光亮飞射而去。

      几息之间,黑影飞出山崖,直冲云霄。

      杜式在黑影的背上,看不到这黑影到底有多长,不过在阳光的照耀下,这黑影也不是全黑,隐隐地散发出一种深紫色的光芒,身上的鳞片一片片有一抱之大。

      在鳞片的边沿部分,深紫色相对要浅一些,一道道的接连下来,仿佛就像玄武湖的涟漪般。

      黑影冲到一定的高度,又从天而降,直奔一处荒无人烟的峡谷而去。

      “龙哥,你怎么在变小啊?”杜式感觉黑影在逐渐回缩,纳闷地问道。

      “不变小被山谷外的强者看见,又是一番麻烦!”黑蛇说完,落地,迅速变成一条两尺来长的黑紫色小蛇,缠绕在杜式的手臂上。

      “我说小子,能不能收起你那极阴之气?”

      小黑蛇两个黑紫色的眼珠子盯着杜式不满的说道。

      “哦!”

      杜式答应着,看了看这朝天山的山谷,心中松了一口气,这终于是出来了啊!

      就在杜式四处东张西望时,一把黑色的物体落在了手掌上。

      “小子,你的破刀,好好拿着,别忘了请龙爷吃肉!”

      杜式看着眼前的景象,此时正值冬季,漫山上都是皑皑白雪,远处的朝天门伫立在午后的阳光下,古老苍劲的大字散发出一种威严。

      杜式所站的地方已经离自己跳下去的地方有七八里地了,依旧能够远远的看到玄武湖上波光粼粼,三三两两的朝天门白衣弟子往朝天山上走去。

      杜式看了看朝天门,心中暗暗地想,还有半年的时间,朝天门两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就开始了,要杀了桑槐,就必须去朝天门了。

      杜式还打算进一步学习朝天门的术法,也只有找到修炼分身的法术,自己的极阴之气才能够散去,重新修炼纯阳之气。

      杜式握着自己的砍柴刀,手紧了紧,一丝极阴之气不自觉的传到了刀上,自己清晰的感觉到刀身有些颤抖,杜式诧异地看了看自己黑色的砍柴刀,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

      他也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

      “小子,我怎么感觉这破刀里有一个强大的阴魂存在呢?”小蛇抬起脑袋说道。

      “龙哥,你可别吓唬我,这砍柴刀据说是我爷爷的爷爷从山外带回来的,传到我这一辈也就是砍柴用的工具,别说,这刀从来都没有磨过,可砍树条竹枝一刀就断啊!”杜式说道,心中还在纳闷阴魂是什么东西。

      “小子,我看这刀虽然不起眼,有可能是极凶之物,最好还是少碰为妙。”小黑蛇说道。

      “龙哥,我都半年没有回家,我想先回家看看,你跟我一起走吗?”杜式道。

      “我也有好多年没有出来过了,去你的家看看也好!”小黑蛇叹了口气,慢慢说道。

      杜式左右看了看没人后,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将浑身极阴之气收敛后,把小蛇藏在了自己的怀中,慢慢的向十里村的方向走去。

      “想不到你的练气诀练成以后,竟然能够把全身气息收敛到这种地步,恐怕元婴期的高手都看不出你小子都已经到了练气期高阶了。”小黑蛇打趣道。

      “还不是多亏了龙哥的纳灵决,打通了四十八条经脉后,我把纳灵决反过来使用,就能把体内的极阴之气散发到各个经脉,体内根本就没有极阴之气,看起来和普通人也没有多少区别吧,龙哥,你看我现在不像是修炼的人吧?”杜式问道。

      “你小子笨是笨了点,悟性倒还不错。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小黑蛇不愧是成了精的神物,马上反应出杜式话里的意思。

      “半年后,就是朝天门收徒的日子,我打算拜入朝天门。”

      杜式回头看了一眼朝天门,心中并没有多少好感,尤其是那朝天门中的桑槐,这仇是一定要报的。

      “你不会就在那小门小派里呆到成神吧?我告诉你,这颗星球大着呢,光是恶魔海就比你们这个清风域大了五六倍,更别说雪月川了,那是望不到头的冰天雪地。

      至于我们神龙域,就有四座神龙岛,至于那神域,我没有去过,到底有多大,只有我们族里的老一辈才知道。”小黑蛇骄傲的炫耀着他的见识。

      杜式听了这些闻所未闻的东西,好奇心大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