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大鸟硬起来图片

      工藤有希子快步追上去,一把拉住江夏。

      江夏回过头,默默看着她。

      工藤有希子眼神一飘,小声解释:“这里人太多了,我怕被认出来,引发骚乱,那个……”她心虚的岔开话题,“这么冷的天怎么还出门?是接到了什么委托嘛?听博士说,你最近在兼职侦探?”

      好问题。

      江夏摇了摇头:“是去参加一期以侦探为主题的综艺节目,薪酬很高,听说效果好的话,有机会出演长期嘉宾。”

      “是吗……”工藤有希子一怔。

      她摸摸下巴,回味了一下江夏的话。听起来,江夏好像很看重这档节目的薪水,也期待着变成长期嘉宾。

      ……想想也是,江夏那对寡言少语,不爱交际,看上去很不负责的父母,已经没了。所以在这个她家儿子还在拿着零花钱搞叛逆玩暗恋的年纪,江夏却只能自己养自己。

      虽然听博士说,江夏如今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侦探。但实际上,江夏破的那些案子,大多是被不小心卷入,并不是受人委托,他大概也拿不到多少委托费。

      而去综艺节目当长期嘉宾,和打工相比,收入无疑要高得多,也更稳定……

      想到这,工藤有希子打量了一下江夏,感觉他外形合适,专业素质应该也过硬。如果再得到人美心善的专业人士——没错,比如她工藤有希子——的指点,拿下这份工作,岂不是小菜一碟。

      工藤有希子看着江夏,慈爱之心熊熊燃烧,同时,还有一种即将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发光发热的成就感。

      她啪的一拍胸口:“交给我!”

      “……嗯?”江夏有点诧异。

      虽然早就知道工藤有希子性格活泼,偶尔会冲动行事,但他真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把人拐到了。

      明明还有很多后续说辞没用上……自己的气场,是不是开得有点强?

      江夏偷偷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

      但很可惜,即使对灵媒师来说,气场也算得上玄学,肉眼不可见,无法量化。只是江夏听说,每个人的气场都有特定的性质,会对某一类人产生较大影响。

      ……现在看来,工藤有希子或许正好算在那“某一类人”里?

      江夏思索的时候,工藤有希子站在他旁边,对着江夏越看越顺眼,并深感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能在区区综艺节目上受挫!

      得给江夏传授一点经验……嗯,对了,最好再去现场,撑一撑场面。

      孩子第一次上节目,家长一般会坐在观众席,见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如今江夏的家长不在了,就由她友情客串一下吧——别的孩子有的东西,江夏也要有。

      工藤有希子慈祥的给江夏整理了一下被她拽皱的袖子,问道:“是哪家电视台?”

      江夏没跟上她的节奏,顿了一下才说:“日卖电视台,那部叫‘透视侦探社’的综艺。”

      “那个呀,我听说过。”工藤有希子在心里整理了一下类似节目的要点,拉起江夏走向不远处的地铁口,一边开始临时补课。

      下到站点,看到地铁呼啸而来时,工藤有希子隐约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

      努力回想的时候,她目光无意间瞥到江夏,思路顿时一偏。

      ——对了,江夏和她不一样,是个完全的新人。所以讲解要点时,要贴合新人的立场……嗯,没错,她差点忘掉的,肯定就是这个。

      ……

      一小时后。

      距离地铁站几百米的空屋里。

      麻醉药效过去,柯南逐渐清醒过来,他看了看自己身下冷硬的地板,又看看身上捆着的一圈麻绳,略微一呆。

      片刻后,柯南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一惊之后猛地坐起身,然后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废弃的厨房。

      正在怀疑人生的时候,柯南听到客厅里有动静。

      他轻轻走到紧闭的房门边,透过门上的破洞,看向外面。

      就见客厅里有一个一身黑衣,头戴笑脸面具的男人。

      柯南稍加思索,冷静判断——一身黑衣……嗯,这人恐怕和江户川文代一样,也是黑衣组织派来抓他的人。

      客厅里,黑衣男人的举动非常古怪,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男人从客厅转到阳台,又找了洗手间、主卧、侧卧……最后,他一无所获的回到客厅,取出手机,拨打电话。

      看到这,柯南仿佛懂了。

      ——那个绑走他的江户川文代不在房间里。黑衣男人莫非是在寻找同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