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地列斯热咖啡

      马远航应了一声,笑着说道:

      “我是来自加州旧金山的马远航,这是我的请柬。”

      然后,马远航就上了第一辆房车,亲手把姜大伯扶了下来。

      下车后,姜大伯的胳膊轻微的挣了一下,马远航立刻明白了,放开了手。

      姜大伯拄着拐,身穿灰色长褂,抚着花白胡子说道:

      “老朽是加州旧金山的姜有才,这是我的请帖。”

      然后,跟随他们一起来的员工,纷纷递上了自己的请帖。

      “我看一下啊,加州旧金山市……姜有才……没错……麻烦把您的请柬给我登记一下……好了,”

      确定了他们的身份,赵长征很开心,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

      “姜老先生,祝您们今天玩的开心一点。”

      “谢谢,”

      马远航笑着点头道:

      “也祝两位工作顺利。”

      大概是今天第一次遇到对自己这么客气、亲切的同胞,赵长征和李援朝愣了一下,两人的脸上齐齐的露出了笑容:

      “谢谢,也祝你们生活顺利。”

      笑容比刚刚真诚的多了。

      毕竟谁也不喜欢拿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是不是?

      “这位是叫马远航吧?”

      看着缓步进去的马远航,李援朝忍不住低声对赵长征说道:

      “来了这么些人了,我就看这些人顺眼,人年轻不说,还这么有礼貌,一看就很有教养,比之前进去的那些强多了。”

      “怎么说话呢,”

      赵长征瞪了李援朝一眼,虽然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批评部下两句:

      “都是咱们的同胞,只是他们对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不了解,有些想法也是正常的,少说些怪话多干些实事。”

      和后世的驻米国大使馆相比,现在的驻米国联络处看上去着实寒酸了些,也就是就是孤零零的一栋三层的小楼,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看来目前国家确实是相当穷啊。

      “姜老先生!”

      就在打头的姜大伯打量着眼前的这栋斑驳的三层小楼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你们好,我是咱们联络处的副主任陈伟光,欢迎你们的到来。”

      姜大伯回头一看,是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人,姜大伯笑着说道:

      “原来是陈副主任,幸会幸会!

      你好,老朽是来自旧金山的姜有才,很高兴认识你。这些后生都是老朽的小老乡,跟着老朽过来涨涨见识。”

      陈伟光带着姜大伯和马远航等人大致参观了联络处,介绍了一下联络处的工作和职能。

      然后,陈伟光带着大家在一个会客室坐下来休息。

      坐在椅子上,马远航四处打量了一下,沉吟片刻之后。

      马远航开口说道:

      “陈副主任,我看咱们联络处的条件,似乎有些艰苦啊?”

      “咱们国家现在比较困难,”

      听到马远航这么说,陈伟光精神一震。

      刚刚还琢磨着怎么开口打开话题呢,没想到机会这就送上门来了。

      连忙说道:

      “不知道姜老先生还有各位同胞,你们对咱们中国过去这些年的情况了解不了解?”

      姜有才点点头说道:

      “虽然老朽已经离开国内多年,但是国内的情况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得,据说法国人还拍了一部叫做《解f军占领巴黎》的电影来讽刺我们,不过我听说国内的乱局已经结束了,这是好事,一个国家不能一直乱下去。”

      陈伟光无奈中:“……”

      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马远航抬头看了陈伟光一眼,然后老实不客气的道:

      “陈副主任,咱们国家啥时候和米国关系正常化,正式建交啊?

      我们华人华侨都在盼着呢。”

      “你怎么知道的?”

      陈伟光有点震惊的望着马远航,其实两国正在就正式建交的事情进行谈判,这可是绝密,眼前的这个小年轻怎么可能会知道?

      “多新鲜啊,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马远航没好气的道:

      “作为咱们国家在米国唯一的官方联络机构,米国政府不知道在这周围布置了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咱们联络处能举行的这个酒会,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默许乃至暗中支持,你觉得可能办的起来吗?

      所以唯一能够解释的通的理由,就是两国已经准备实现关系正常化,双方准备建交了,但整到现在还没建交,你说两国的外交人员现在在干什么?”

      马远航的一席话,听的陈伟光满头都是汗,紧张的不得了!

      道理是这样没错,可通过这个细节你就能分辨的出两国已经开始就正式建交进行谈判?

      陈伟光只觉得特别的惊讶,但更让他惊悚的是马远航接下来说的话:

      “我估计咱们联络处这次举行这个酒会的目的:

      一个是籍此向美方表明一些东西,

      另一方面,是高层准备掉头了,也希望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华人华侨能够回去看看。

      陈副主任,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说对了没有?”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陈伟光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既然人家都知道了,自己还有什么必要遮遮掩掩的呢?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直截了当更好些。

      于是陈伟光点头说道:

      “没错,经过多年混乱,我们国家准备掉头了。

      我们代表国家希望邀请你们这些漂泊在外的华人华侨能够回去多走走多看看。

      看看自己的国家、看看自己的家乡,是否依然无恙。

      同时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解释一下国家准备实行的一些政策。

      希望大家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我们革命党人不是吃人的洪水猛兽。

      我们和大家一样,都是黄皮肤黑眼睛,讲着同一种语言,使用同一种文字。

      我们是同文同种的炎黄子孙。”

      休息了一会,陈伟光就带着大家来到了举办活动的宴会厅也就是平时的大礼堂。

      酒会的情况和马远航猜测的差不多。

      酒会采取的是自助餐的方式,能看的出来联络处乃至国家都为这次的酒会的成功举办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