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天干夜啦天干天干国产

      伏羲不再多想,一步踏出,置身大界之中,头顶一枚道果,青光氤氲,化作无边光雨,洒遍天上地下,而后那磅礴伟岸的身躯,开始了道化。

      那呼出的气化作呜咽的风与晶莹的云雾,声音成为雷霆,左眼成一轮大日悬空,右眼化悠悠明月旭照长夜,头发为星辰点缀夜空,血液成江海湖泊,血肉化作了沃土,筋脉成为道路,牙齿、骨骼、骨髓成为仙金神铁,汗水成为雨露。

      天地神光摇落,如飞花落叶,光雨成束,有水浪滔滔,流转开来。

      那身躯道解,成为滋养万物的养料,女娲看到这里,心里才算有些释怀,看样子不管是谁都要有杀身之劫,成为这洪荒的一部分。

      哼,这之前老哥坏透了,都拿着神斧劈这么可爱的妹妹,真是没有人性。

      虽是如此,当伏羲遇到危险,与景阳之间的交锋陷入到僵局之时,女娲还是动用了伟力,诸多先天神圣联合,使得那一枚玉碟光晕氤氲成雾,道韵淌落,如雷轰鸣九天,与伏羲共鸣,最终使得伏羲境界拔高一线,终是与景阳拉开了差距。

      别看景阳后面扑街很简单,但真实情况,又哪里会这样简单?

      在女娲的视野中,望见一枚道果,高悬九天,自那道果之上,更有三花齐绽,有磅礴浩瀚的伟力汹涌而出,宛若洪流激荡,贯穿了苍茫岁月,那是古今未来中最为恐怖的献祭,是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它以盘古道果为柴薪,以此焚出旷古未见的绝世威能。

      滔天的凶焰肆意淌出,弥漫成席卷诸天的无穷火域,仙光如花雨,连绵成网,映入眼帘之中的,是那无穷无尽,朝着四面八方极尽扩散的波澜,骤然兴起,以伏羲为中心,荡起涟漪,若微风皱面,整个大界,都因此失去了宁静。

      那如风暴,吹拂天地乾坤都要逆乱,大地尘沙卷起,若龙吟千古,浊黄色的洪流,汇成汪洋,又如一尊天地铜炉,火光漫漫,焚山煮海。

      景阳尸身坠入其中,化作千万道光束,随着道果献祭而出,那尸身再如何了得,都只能化作血雨纷飞,坠向四方。

      这样的手段,堪称造化玄奇,若依靠自身道化瓦解,那所需要的时光,是以纪元来计算,也许悠悠千古之后,那尸身才会成为肥沃天地的养料,当然,最大的可能是于那尸身之上,诞生新的灵,由此产生最为可怕的尸变。

      “兄长真要将那道果献祭掉吗?”

      女娲心中露出一丝隐忧,虽然老哥没了那一枚道果,实力会大幅度缩水,从此家庭地位上,也给了女娲挑衅的机会,但女娲可开心不起来。

      女娲压根没想明白,为何要这样做呢?将道果舍了,那可是亏大了。

      盘古开天辟地,真需要道化天地?怎么可能?也许道化天地,的确会为这洪荒注入鲜活的力量,使得洪荒的潜力倍增,但谁又会专门做好事,连自家苦苦修炼得来的道果都能舍掉?这又不是地里的大白菜,随处可见。

      最主要的是,这样献祭道果,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伏羲没有解释,只是望着那道果分解,化光成雨,宛若汇成烟火,神曦灿灿,流转不休。

      须臾之间,在那大界之中,像是注入了新的力量,有不可思议的变化生出,万道交织,轰鸣开来,有一根根神链,于虚空中显化,那是秩序与规则的神链,打破了虚实界限。

      神链彼此碰撞,发出金石之音,诸多先天灵光都融入其中,雀鸟归林一样,不由自主中,化作那天地万道的基石,成为神链的一部分。

      女娲感受到一股无从躲避的巨大吸力,难以抵挡,就见眼前有一根锁链,它在虚空中伸展,像是在花枝招展着,诱惑着女娲。

      没有抗拒心中的躁动,被那神链稍微一诱惑,女娲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那一道先天灵光,与神链糅合为一,神链之上,有奇光汹涌,大道垂落,是如此不可思议。

      本身先天神圣就为大道之源流,女娲此时感觉到自身像是成为洪荒的一部分,而洪荒,则成为一尊庞大的身躯,体魄强悍。

      在这其中,每一尊先天神圣都相当于占据身躯之中的重要穴位,由此延伸,彼此交汇,就使得这整个洪荒,都像是生出了灵慧。

      它化作巨人横空,屹立长天,足下水浪滔滔,巨人一步踏过,像是横跨了千百纪元,那浩瀚古史落于身后,成为繁花点缀,灿烂而娇艳,旧有的腐土上,真的有种子撒落,并且茁壮成长着,于那长河之中,有光芒闪耀而起,宛若群星辉映,日月同天。

      若说那诸多先天神圣占据洪荒这样一尊巨人的窍穴,那么伏羲那一道先天灵光,则占据着最为重要的头颅部分。

      巨人体魄发光,无尽窍穴都在轰鸣,像是有雷霆万道,它沐雷而动,脚踏光阴长河,滚滚水浪喧嚣向四方,铺天盖地的洪流冲垮一切阻碍,荡平万物,那无上法理交织,连绵成晶莹灿灿雾气,吹拂向远方。

      伏羲本身的法相道体已然崩解,无量血精于洪荒天地中淌落开来,浸透到每一寸泥土之中,星辰日月,莫不是被伏羲的气机浸染,当这洪荒化成巨人,就像是伏羲以无上妙手,精心雕琢而成的庞大身躯。

      此时这巨人身上璀璨夺目的光芒,闪耀苍茫水域,映照古今未来都灿灿若火把高举,是惊动浩瀚古史的大事件,有一位立足于至高领域的巨擘,以自身道果为祭品,来推动洪荒生出剧烈变化。

      那身躯之上,无尽窍穴闪闪发光,它们糅为一体,化作古今未有的奇迹,而后浩瀚的混沌海中,有混沌气流呼啸而来,化作养分,滋养洪荒那庞大的体魄。

      “洪荒这番蜕变,后面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碰到劫数,让我等先天神圣跌进坑里都爬不出来。”

      有神圣喃喃自语,对当下伏羲所为,实在羡慕坏了,谁希望自己跟个螺丝钉一样?还不都想当主心骨啊。

      可惜,想要取代伏羲的位置,那可真是任重而道远。

      “后浪要追上前浪,多半不易,特别是前浪也不是停在原地,就连盘古道果都献出去了,我就不信这过程中捞不到天大好处,不然何必这样做?”

      没人会觉得伏羲纯粹付出,不求半点收获,那伏羲可不像这种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