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婧掉自慰视频手机版下载

      傍晚的海滩给这座小镇添上了一份光彩。

      顾北和光辉可畏走在沙滩上,她们提着裙摆走在前面,窈窕的背影还有落日余晖映照下的侧颜不免让人有些恍惚。

      三人不可能整天都呆在房间里,这个小镇说是向旅游观光这方面发展,可似乎又没什么可圈可点的,海边烧烤,露天酒吧,霓虹色彩的夜市,也有一片宽敞的小广场偶尔会举办些活动。

      似乎和一般的城市一样,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不过这里只能说是城市的剪影,被人推动着进步,听这里老人说过,没开发以前这里只是小渔村,落后贫瘠是这里的代名词。

      不过这里的风景倒是很惬意,这片沙滩被规划成度假区,不像码头那边停靠着大大小小的船只,人员流动非常频繁显得非常喧嚣,可能或许也有现在天色渐晚的原因,堤岸边的路灯一盏一盏的点亮,他们在沙滩上看着稀稀拉拉的人群开始往岸上走。

      光辉捏着裙角,另一手提着白色的低跟鞋,露出温婉的微笑,赤脚踩在洗沙上,海浪不时没过她玲珑的脚踝,顾北这时才发现光辉也有少女的情怀。

      “可畏,你在逃我就要生气了~”

      “哼哼,光辉姐姐我从没看过你生气的样子。”

      光辉说话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真的想不出她真正生气的样子是什么样的。

      感受着海浪的侵蚀,还有海水下降变得有些冰凉的温度,突然想起以前渴望到海边城市生活的想法。

      话说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本身出生在内陆城市,最多的见到的就是河,家乡虽然被誉为山水甲天下,但是那条母亲河对于他来说却没有什么吸引力。

      不过长大后在外地读书了倒是有了另一番理解,游历过几条被包装宣传的大江大河,可是一对比心底觉得这些,完全都不如家乡的那条烟雨漓江。

      因为是独生子女,没有二胎争宠的那种烦恼,家庭虽然不怎么不富裕,从小到大他也没缺什么,家里长辈也没要求他作出什么成绩,只是要求像一般人平凡就好了,不求大富大贵不得小病小灾。

      可是小时候他也内心很渴望表现自己,家族里的长辈每次见面都会排比,他从小就希望自己比别人厉害。然而到后来长大一点后,了解到家族的长辈到头来不过是想隐喻自己的孩子比他们出色。

      小时候比学习成绩,长大后比工资社会地位。

      他比同龄人都早熟一些,在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该懂的都会懂,意识到这些以后他开始厌恶这种家族里的聚会,刚开始没有多想只想到大城市里工作,离开家乡才会有更多的机会证明自己。

      是选择在本地还是外地学校的时候,他毅然选择了外地,还幻想会是新的开始,只接触后发现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象牙塔只有顶尖的那么一撮人,才会真正被人注意。

      好像自己就是那时候才接触这个游戏的吧。

      没有什么堕落,只是单纯好玩,但也是断断续续的玩,她们说的时不时离开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不然也解释不通。

      喜欢大海有很多原因,到现在他也说不太清楚,其实当时他有很多机会去海边旅游,却总是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实现,更大的可能是当时不想一个人,到后来想通了,可惜从学校毕业后就马上参加了工作,越来越没有时间了。

      不过到现在他放开了很多,无论这里的年月还是以前从象牙塔出来后的经历,打磨了棱角,更重要的是他来这里后,他感觉内心缺失了什么东西,或轻或重,但他真的想要找回来么?

      顾北抬起手摸着胸口,眼睛愣愣地看着前方,机械的走着,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才回过神来。

      光辉可畏一左一右的跟在他身边,原来早就把话停了下来,她们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知道顾北有时会时不时出神发呆,似乎想着什么事,对于这种情况她们多少有些担心。

      顾北有时会跟她们说,有时怎么问他都不会开口,所以她们只是静静的等待。

      “抱歉,又出神了。”

      “嗯,回家吧。”

      “嗯,这里有些冷了。”

      “嗯。”

      在沙滩上留下的足迹很快被卷起的浪花冲刷干净,三人穿上鞋子慢慢走向亮起灯光的堤岸,前后西落的太阳则是在海平面上散发着最后的余温。

      ……

      ……

      又过了一段时间。

      “可畏,你昨天晚上跟指挥官去哪了?”

      “啊?!我跟指挥官去散步去了。”

      “那为什么你们的衣服上会有酒渍。”

      “……指挥官说了,好久没喝酒了,我们又有点渴,然后正好看见广场有举办活动,又是露天的酒会,所以……”

      “……我只是喝了一瓶。”

      抱着两人昨天换下衣服的光辉,表情非常无奈看着眼前目光飘忽的两人。

      “指挥官昨天晚上你晕晕乎乎背着可畏回来,之后洗了个澡倒头就睡,这个不成器的妹妹身上全是酒味,还是我帮她擦的身体,现在我只是问你们一个问题就想着来欺骗我,唔,你们真是的。”

      光辉这么说着叹了口气,有些责怪不争气的妹妹,手上却端着两碗白粥递给了两人,坐在单人沙发上抱着胸托着侧脸表情柔和。

      “怎么了?你们是想要我喂吗?也可以~不过逃跑的话,下不为例。”

      ……

      ……

      “光辉姐姐,可畏姐姐,下午好。”

      站在柜台后打扮青春靓丽的少女拿着抹布擦拭着台面,听到门上的铃铛叮铃响起,转身就看见了两位气质出众的女性走了进来,感慨了一下面前两人美丽的相貌后,笑容灿烂地向她们打了声招呼。

      “小鱼妹妹,午安~”

      听到可畏先声开口,光辉微笑着没说话。

      “两位姐姐是要喝下午茶吧,还需要什么茶点么?”

      另一边刚刚招呼人坐下的女服务员,看见是光辉和可畏两人走进店来,便迎着她们走到专门给她们预留的位置。

      “茶点就不用了,两杯红茶,谢谢。”

      按着裙摆光辉盈盈落坐,对面可畏坐在藤椅上手指绞着几缕发丝,漫不经心地看了眼菜单,又看了看窗外稀稀散散的人群似乎在寻找什么。

      “姐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可畏托着侧脸,精致的五官勾勒出令人心动的笑颜,她毫不吝啬的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展示。

      “可是感觉有些狡猾了,姐姐呀,我们好像有些对不起姐妹们,”喝了一口有明显进步的红茶,“过段时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跟指挥官说下吧,跟姐妹们说一声就好。”

      这里也有邮局,当然也可以寄信。

      可畏这段时间有些患得患失,同时她也很想念皇家那边的姐妹们,独占是不行的,指挥官是大家的指挥官。

      心底曾经小小的妄想过指挥官只有她一位婚舰,可以独享指挥官的宠爱和目光,不过妄想终归是妄想,她还是很喜欢大家的,比起独自一个人,分享才会显得公平,当然有些不甘心。

      “我前些天就跟指挥官说了,”看着陷入思考的可畏,光辉放下茶花杯脸上有些感叹,“虽然当时指挥官说想想在给我答复,不过看来是没有问题的。”

      “嗯?姐姐你刚刚说了什么?”

      可畏脸上表情有些困惑,她听清了却有着不明意义。

      “你仔细想想,这两天指挥官在干嘛。”

      光辉眼里难得出现一丝莫名的兴趣,对妹妹眨了眨眼睛丝毫没有褪去调笑的眼神。

      “指挥官这两天好像在和房东谈什么事……”经过光辉这么一说,可畏瞬间抓到了什么,“难道指挥官准备了?”

      没有回答可畏,光辉微笑地托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不比以往怀着忐忑心情的寻找,这次的行程终于有了结果,想来那些孩子们会很高兴吧。

      只不过……

      下意识想到那些离开她们,分开寻找指挥官的其他阵营的姐妹们,光辉有些踟蹰,不过没有犹豫,她在这两天和顾北说了一下大概情况,现在回想起指挥官当时的表情,有些让她看不明白,复杂的表情她怎么也看不懂。

      “姐姐,最近你都在想什么?说话的时候总会走神,前段时间是指挥官,现在又换成了你,你们没事吧。”

      我们在想以后的事呐。

      可畏眼中的担忧是发自内心的,舰娘是来着历史幻想中诞生的精灵,原自人们期望的美好的女性形象。

      对于人类心底的情绪是敏感的,其实不止是这些原因,或许说到底还是女性心底的本能对于周围重要的人才会这么在意,对于自己的姐姐,可畏这段时间虽然玩闹了一些,可是姐姐是很在意的。

      “没有,像刚刚你说的那样,只是有点想大家了。”

      “姐姐,真是温柔啊。”

      可畏仔细想了想,说话的时候的光辉明显有些复杂,大家,指的是港区里的大家吧,不止是皇家阵营的姐妹们,白鹰,重樱,东煌,铁血,虽然以前大家都有过摩擦和小争执,但是如果没有经历这些的话,可能大家都是会把彼此当成陌生人。

      “你还说我,可畏。你现在又在想什么了?”

      光辉笑颜如花眨了眨眼睛,那颗眼角的泪痣似乎都变得有些调皮。

      “我想起当时刚来当秘书舰的时候,光辉姐姐还有胜利姐姐在一旁帮忙,对了,好像还有独角兽和贝法女仆长,当时大家都对我很好。”

      可畏没有说出心底那些话,原本还是怀念的语气但是说道一半脑袋一转想起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当时我还好奇姐姐和港区里很多婚舰为什么有段时间一直穿婚纱呢,嘻嘻,指挥官的嗜好可真恶劣。”

      听到可畏这么一说,光辉脸上有些红晕。

      她刚刚得到戒指的时候就有了婚纱,有那么点暴露,好吧,虽然被人说成情趣一类的服装,这点也让光辉有时想起会私底下小小埋怨一下顾北,在房间里就算了,还要让她一直穿着在指挥室办公。

      有时路上遇见驱逐舰妹妹们,脸上有笑容但是她那副样子完全撑不起平常得体的从容。这时被可畏提起没由来的感到一些羞耻。

      大家都不是外人,除了指挥官这个唯一的男性,还是身为自己丈夫的存在,虽然裸露肌肤并不是很介意,大家都是女孩子,这跟人类在海边穿泳衣感觉差不多,但是自己好像有些特别,这就让她有些患得患失了。

      “诶诶,姐姐你没事吧,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姐姐你是想起你的那件婚纱了?”

      可畏脸上嬉笑着,看见光辉脸色微红,她也联系到了某个人送的某件婚纱,她也是好笑顾北送给光辉姐姐婚纱的样式居然那么暴露。

      “可畏,你好了么?”

      柔柔地瞪了一眼笑话自己的可畏,光辉有些无奈,毕竟那是自己重要的东西,就和手上的戒指一样重要,她们的誓约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些东西可以说是她们婚舰一众和指挥官的见证。

      “嗯嗯,我知道了姐姐,不说了不说了。”

      捧着温热的茶杯,摩砂着提耳可畏意味深长地应道。

      原本还打算顺着话题聊聊以前的一些事,可畏敏锐的看见了从码头上走下来的顾北,抬起右臂轻轻摆了摆,不过对方似乎没有看见的样子,让她有些气馁。

      “指挥官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他稍微有些近视,可畏你以后可要注意一点指挥官。”

      光辉也明白妹妹明媚的笑容是对谁绽放的,她稍稍偏过头同样也看到了那个阳光下有些消瘦的男人,突然又想到了指挥官还是有肌肉的。

      想起自己还摸过对方的胸膛,虽然是在睡着的情况下,不过光辉还是可以说出感受。

      可畏没有看到光辉脸上有些不自在的表情,她还在努力吸引顾北,走在路上的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某种视线顺着望去,犹豫了一下伸出口袋的手向窗边两位明媚笑容的女性摆了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