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直播app怎么下载

      随着温书玲的身形逐渐模糊,身上的白裙缓缓消失,四周的院落也齐齐震动。

      墙边有灰白色的粉尘泥土簌簌而落。

      地面也震动着,仿佛正在经历地震。

      莫云用手握刀,冷静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温书玲的身影渐渐模糊,竟然就这样消失在他眼前。

      随着她的身影一起消失的还有地面上那几名家仆的尸体,然后是外面院落的灯光……小孩子的吵闹声,众人的脚步声,还有外面行人的说话声全部消失了。

      他们就像是缓慢消散的雾气,慢慢模糊,在时空中流动,溢散,化为虚无。

      这个过程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只在一瞬之间发生。

      待到一切平静下来,莫云发现此刻的院落居然又变回了之前冷清安静的样子。

      四周一片清冷,安静得可怕。

      旁边没有一个人,只有他自己,面前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院子,空空荡荡。

      “回归现实了吗?”

      他冷静地在心里分析道:

      “这个温书玲,一定和灭门惨案有关,但她究竟是不是凶手还有待查明。此外,她的状态也很奇异,似乎介于生和死之间,像是真实存在的人,但又像是虚幻的印记……虽然刚才是我杀死了这些恶仆,但如果我不出手,想必又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莫云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在经历游戏关卡的感觉。

      他必须在每一个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才能走到那个自己想要的结局。

      生存游戏这个说法,还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莫云心里一阵唏嘘。

      他又看了眼这个偏僻的小院子,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于是他走出院子,来到了外面的回廊内。

      四周一片安静,一个人也没有。

      脚下是整齐的青砖,院落里的流水潺潺,头顶上惨白色的月光依旧。

      天色已渐渐深了。

      “也不知道章炀那边怎么样了?”

      莫云心里泛起一阵不安,院子里诡异的氛围让他很不舒服,一百多人就死在这里,而且惨案的背后与秘教的神秘仪式有关,这让他心里一直很紧张。

      还是尽快离开吧。

      想到这里,他便挪动脚步,向外跑去。

      “啪嗒啪嗒——”

      他忽然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脚步声。

      莫云转身一看,一个熟悉的年轻男子正从他来时的方向快速地奔跑而来,似乎在躲避什么东西。

      “章炀?”

      莫云愣了一下,上前问道:

      “怎么了?”

      “快走!”

      章炀表情恐惧,脸色惨白。

      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

      莫云看向他的身后,并没有人,只有一片朦胧的黑暗。

      但尽管什么也看不到,他的后背却一阵发凉。

      有某种可怕的危险,正在快速接近!

      来不及多说,莫云转身就跑。

      两人急速向前奔跑,穿梭在院落中的回廊里。

      跑出回廊,是另外一间院子。

      一边跑,莫云一边问: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一个女人……”章炀惊恐道。

      “一个女人?什么样子?”莫云连忙问道。

      章炀还没回答,旁边忽然传出一个清幽的女子声音: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休息一会儿?”

      莫云朝右边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纤细苗条的白衣女子正站在旁边屋子的门前,直勾勾地盯着他和章炀两人。

      她的眼眸中映出两人的倒影。

      居然是之前刚刚在异空间内见到的温书玲。

      但与之前的温和不同,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冰冷和死寂,宛如冰山一般,只是瞄了一眼,莫云就感觉遍体生寒。

      用一个游戏中的比喻,如果说刚才异空间的温书玲是友善状态,那此刻现实中的她就是敌意状态。

      而仅仅是敌意,就让莫云感到难以抵御。

      “嘶——”

      章炀恐惧地吸了口气,“快跑——”

      莫云转头就走,但他居然发现,自己跑不动了。

      身体仿佛僵住了一般,不受自己的心意控制。

      他依旧保持着跑步的姿势,但方向却变成了跑向站在一边的温书玲。

      他立刻停下脚步。

      “我靠!”他忍不住嘶吼一声。

      一步,两步。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一般,不由自主地向着温風雨文学子走过去,好像提线的木偶似的。

      “该死——”

      莫云浑身发凉,如同掉在冰水里一般。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诡异境况。

      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像是坐在一辆高速疾驰的跑车上,而你突然发现刹车坏掉了,只能看着这辆车疯狂地冲向前方的未知……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

      他的余光看到,旁边的章炀也和自己一样,不受控制地向着温书玲走去。

      而章炀的表情也是同样的惊恐和迷茫。

      “两位公子,夜色已深,不如在我这里留宿一晚。”

      温书玲的声音冷清,像是冬天的寒气凉飕飕地钻进他的耳朵。

      留宿一晚?恐怕是留命于此吧……

      我可以拒绝吗?莫云想。

      温书玲……她究竟是谁?难道也是幽灵教的教徒,或者祭司?

      “温姑娘……你还记得我吗?”

      莫云试探着开口道。

      还好,他还能说话。

      “两位公子远道而来,想必应该很累了吧。”

      温书玲面无表情地开口,仿佛根本没听见莫云的话似的。

      莫云悄悄瞄了一眼,她的眼眸如墨一般漆黑,里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和恐怖的漠然。

      他立刻闭上了嘴。

      他已经确定,此刻的温书玲,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怪物,根本无法沟通。

      他的直觉已经告诉他一切。

      于是,莫云不再多说,他心里默念道:

      “火!”

      他的手指一颤,一道火舌从手指钻出,顿时浓浓的暖意蔓延到身体两侧,他竟然短暂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烈焰连斩!”

      长刀轻颤,一秒内对准温书玲,连斩三次。

      嗤。

      面对刺眼的刀光,温书玲脸上毫无波动,忽然伸出一双洁白的手掌,猛地向前一挥,竟然直接迎上了莫云的刀!

      无声无息。

      莫云只感觉自己的刀像是砍在了一块寒冰上,冷气瞬间沿着刀身蔓延,他的身体又顷刻间失去了控制,手臂无力,手里的刀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怎么可能?

      她凭什么能用手接住这一刀?

      就是是铁,也应该砍出印子了啊!

      莫云震惊地看着温书玲光洁如玉的手掌,看起来只有淡淡的白痕,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只是,现在惊讶已经晚了,他的身体已经脱离了控制,被温书玲指挥着,像是提线木偶一般向前行走。

      又走了几步,温书玲将身子让开,伸手一挥。

      “吱呀。”

      她身后的大门被一阵无形的力量推动,缓缓洞开。

      而莫云和章炀,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迈步,走进房间里。

      房间内竟然不是一片漆黑,桌角居然有一盏油灯,释放出昏暗的橙黄色光芒,将房间隐隐照亮。

      而在桌案之后,床帘拉起,露出了床上的一具女尸。

      凌乱的长发纠缠着,女尸的皮肤像雪一样白。

      她穿着一身白裙,裙摆已被染成暗红色。

      莫云浑身一震,他立刻认出,躺在床上的女尸的脸,就是温书玲本人!

      那眼前的这个温书玲又是什么东西?

      鬼怪?灵魂?妖魔?

      “两位公子不要见怪,这是我睡觉的地方。”

      温书玲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对着两人冷淡道:“你们的房间在里面,跟我来吧。”

      两人的脚步不受控制地移动,走进里间。

      里面是一个狭窄的小房间,漆黑的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双人床,床上放着被被鲜血染红的被子,窗外有惨白色的月光照射进来,满鼻都是血腥味。

      “请两位公子歇息吧。”

      莫云看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躺倒在床上,章炀也跟着爬上床,躺在他旁边,然后他用手将染着鲜血的被子提起来,盖在他自己和章炀的身上。

      潮湿,粘稠的带着血腥味的被子压在了身上。

      莫云心里一阵崩溃,谁能想到,自己第一次竟然是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此情此景透露着浓浓的荒诞和喜剧意味。

      但他却笑不出来。

      本来已经对这里的危险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并且也按照几乎是最谨慎的方法去行动了,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是陷入了这般境地。

      莫云心里一阵无奈,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的环境以及温书玲的行动,试图找出生机所在。

      “两位公子请休息吧。”

      温书玲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在月光下凝视着两人。

      大约盯着两人看了半分钟,她突然消失在房间内。

      “呜……我……”

      莫云试探着开口,他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

      “莫,莫云……”

      旁边的章炀也支支吾吾地开口道。

      “我,我们就要死了吗?”

      章炀的声音里流露出一股难言的绝望和恐惧。

      “或许吧。”

      莫云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像是冻僵了,又重又湿的染满了血腥味的被子盖在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就连嘴巴张开、舌头蠕动都觉得费力。

      “她……为什么没杀我们……”章炀问。

      “或许是想慢慢杀……”

      莫云苦笑道:“你不觉得这样的死法更恐怖吗?”

      “是……是啊……”

      章炀的眼角出现了一滴泪水。

      “我,我报不了仇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她是幽灵教的人吗?她为什么要灭我章家满门……又为什么要杀死我们两个……她究竟是什么东西……”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两人感觉身体愈发僵硬,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被冻僵,再也无法动弹。

      恐惧和绝望,慢慢地爬上了莫云的心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