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在我身上运动

      郑洋慢慢接近船舱,越往前走,心里越感觉压抑,仿佛前方蛰伏着恐怖无比的邪异存在。

      前方的那些像是船舱的建筑,就像一座山,层层叠叠的建筑,越往远方越高,每一层都像一片街区,走廊宽阔如街道,幽深看不到尽头。然而除了寥寥的船灯如鬼火在晃动,以及上方桅杆上如挽联一样的破帆布,就看不到任何活动的物体。

      当郑洋接近到第一层的一处“街口”约二十米外时,他再也无法前进分毫。光是一层的层高就有十米上下,而且前方给他的心理上造成一种莫名的强大压抑,告诉他再接近就要面对大恐怖,这使得郑洋像是面对一堵无形的墙,迈不出脚步。

      “哗~”

      一阵轻微的水声,然后传出沉闷的脚步声往这边接近。

      郑洋看到前方约八米外凭空多出一片雾气,水声和脚步声都自那片雾气里传出。随着脚步声接近,雾气迅速消散,然后彻底失去踪迹,只剩下一只长有双手和双足的鲨鱼怪物。

      这只怪物比郑洋上次杀掉的鱼怪大得多,有四米多高,拿着一根同样四米出头的骨矛,身上腐烂不堪散发恶臭,更有长长的的蛆虫如毛发一样舞动。

      郑洋觉得胃部阵阵抽搐,发誓再也不吃鱼了。

      鲨鱼怪没有留意到身后不远的郑洋,它一现身就面对船舱,这时大步走入“街道”。

      郑洋紧盯着鲨鱼怪的行动。

      “呜~”

      阴风吹动“街口”上方一片挽联般的破布。

      郑洋只察觉到前方一闪,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意识到“街道”第一间房子的门突然打开,鲨鱼怪不知被什么东西瞬间卷入了门里。

      “呯”的一声,房门紧闭,阵阵啃咬咀嚼的声音透过房门隐隐传了出来。

      卧槽!

      郑洋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慢慢抽身后退。然后他身体一僵,慢慢转过身……

      在郑洋身后三米外,赫然站着一条人影,无声无息。仔细看,这人穿着破烂的水手服,裸露的皮肤泛着苍白和青黑之色,像那些鱼怪一样有很多地方腐烂不堪。它的眼球子吊在眼眶之外,诡异地盯着郑洋。

      郑洋心里瞬间毛了,这鬼东西,它怎么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若非因为灵船的关系隐约传来示警,他可能退着退着就直接倒撞在这只水手怪的怀里。

      “嗞~”

      水手怪把右手插入自己的肚子里,慢慢往外抽,抽出来一柄长达一米的直刀。

      郑洋:……

      居然还可以这么玩,肚里藏刀术?

      先下手为强!眼看水手怪的刀还没有完全抽出来,郑洋调用灵能,冲上去就是一招直劈。他这次懂得了调用灵能加持,动作娴熟灵敏,刀势如山,战斗力不知比上次强了多少倍。

      然而水手怪竟然也是不弱,在郑洋冲上来的瞬间完成抽刀,身体旋转,带动直刀自左下向右上方撩劈。

      噹!

      两刀相碰,郑洋后退两步,水手怪后退一步,实力相差不算太悬殊。

      郑洋呲牙,手掌有点儿痛。他改为双手握刀,再次冲上去,一招鲜吃遍天,还是直劈!

      噹……噹……噹……

      郑洋终于压制住了水手怪,最后以腹部被切开为代价,砍下了水手怪的头颅。

      呼~

      郑洋长出一口气,右手提刀左手捂着腹部不让肠子流出来,脸色苍白地看着水手怪连同那把直刀灰飞烟灭,只剩一点白光射向他的额头。

      知道那点白光应该是水手怪的用刀记忆,郑洋没有躲避,事实上他也无法躲避。不过这次郑洋吸取了教训,没有第一时间用意识去触碰那段记忆。他警惕着四周,静静地等候梦境结束。

      又过了十几分钟,郑洋身边出现了浓厚的雾气,他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便离开了梦境。

      ……

      一觉睡到近中午,吃顿饱饭,郑洋又收集了一桶树胶回来,然后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跑路——不对,是出去闯荡。

      是的,郑洋准备今晚把行李收入灵船,明天去小岛背面再锯一批原木,明晚上加装一个船舱,然后后天就要暂时离开这个偏僻的小岛了。

      重要的物品自然要带上,郑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至于欠汉斯的钱,只能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还了。

      然后是衣服被褥、食物、常用工具箱、药疗包、背包,一箱小郑洋的父亲留下的书箱,还有一只便携小柴火炉加一只小锅,以及那些油盐酱醋和几套碗筷等,通通搬到院子里摆放好。

      夜深后,郑洋在院子里召唤出灵船,拿几块砖头把船垫正。也幸亏院子够大,勉强容得下这5米总长的大家伙。

      这次收放灵船消耗了30点灵能,说明体型越大消耗越大。为了保证明天的收放自如,郑洋把除了背包以外的所有东西搬上船,一一装入中段甲板下的暗格,又给淡水箱注满差不多有一方的淡水后,升起灵帆充能。

      到凌晨两点多,灵能储备就已经恢复到满格100点,郑洋这才把灵船收入亚空间。

      这亚空间也很神奇,除了灵船之外不能收纳任何其他物品,但先把物品放在船上,却能随着灵船收入亚空间。当然这样一来如果要取船上的物品,也得先把灵船召唤出来,再到船上去取。而如果船上有活体动物的时候收进去,所有活体会被排斥在外,活体动物带不进亚空间的。

      次日中午,郑洋背着背包走山路来到小岛背面,顺路砍了一条5米长的竹竿用来在近岸时撑船,又挑了根细竹子做钓竿。再次锯了十几棵那种高直细木后,等待夜晚降临时又收集了一捆枯木和干草准备带在船上作柴火。

      郑洋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细节都尽可能考虑周全,他携带的物资起码能保证自己一个人在海上生存七到十天,再久就不可能了,因为柴火和蔬菜所限。而距离这里最近的英吉里海港在东边六十五海里,如果顺风再消耗灵能加速的话,他其实不用一天就能跨海抵达那座海港。

      当然这个速度太理想了,帆船的航速极不稳定,受风力和风向影响很大。如果逆风走之字型路线,路程要长许多,运气不好跑偏了方向,甚至漂十天半月的郑洋都不一定能抵达那座海港。

      郑洋也可以收起灵船蹭渔船去海港,不过这边的渔船也是十天半个月的不一定去一趟海港,日常他们打到的海产都是在半路贩卖给水产公司的大船的。

      而且,郑洋心里有鼓劲,他想挑战这一波,自己驾驶帆船跨海。要是这点挑战都过不了,以后怎么纵横大海?没有无畏之心,怎么战胜诅咒?

      有些人,天生就对自己比较狠,喜欢冒险,并且付诸行动。

      收集了两捆柴火,郑洋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同时激活灵船的信息界面检查船舱的设计方案还有什么要改进。

      目前他设计的船舱位于灵船的中后部,长2.5米,宽2米,内高1.8米,平顶。船头预留1.5米做前甲板,船尾预留1米搭建开放式遮阳棚。

      加装船舱后,为了满足船帆的需要,桅杆也被加高了1.8米。

      这个船舱是纯木板结构,就如船体一样有法阵覆盖,加上表面披了一层树胶,倒是不怕风雨侵蚀。

      因为没有玻璃,所以船舱的门窗同样是木材结构,预留了由内向外倾斜向下的百叶通风口。

      郑洋看了一会,还是觉得船小了点,于是他修改灵船主体,加长1米加宽0.5米。

      嗯,这样就舒服多了!

      终于,这一波修改完之后,信息界面竟然反馈“体型达到一级灵船法阵的最大覆盖限度!”

      也就是说,一级灵船的体型最多只能改造到这个程度了么?

      郑洋无奈地挠挠头,好在总算能拥有船舱了,就先这样吧!

      既然有一级,那就有二级三级,以后找到方法升级就是……话说上面的反馈是因为法阵的覆盖限度不足,那是不是意味着灵船的等级是由法阵决定的?那怎么升级法阵?

      带着一个个疑问,终于等到月光明亮起来。郑洋刻意等到夜晚再改造,除了有月光助力之外,还为了避免被渔村里的熟人看到他的船。

      今晚应该是最圆之夜了吧,明晚开始要转缺了。

      这次不用等涨潮,十多根原木早已被郑洋逐根扛到海边用老藤绑成一排,这时直接推入海里,用长竹竿撑了出去。

      沉船再次迎来了一名可恶的强盗。

      郑洋召唤出灵船,发出改造指令。随着旁边的原木被法阵抽取,沉船船头的铁质流失,先是船体慢慢延长、加宽,随后一座船舱在银光中慢慢成型。

      “不算能伸缩的船首木,6米长的船体,最宽2.5米,比汉斯的渔船还大了。体型加大引起灵船自动优化,桅杆的有效高度也达到8米。这要是去了内河,连一些桥洞都无法通行吧?”

      郑洋这么想着。

      因为与龙骨和稳向板连成一体,混合了钢铁的沉重龙骨架,使得桅杆的重心极低,加上鱼仓和淡水箱的压舱,形成不倒翁的效果维持帆船的稳定性,所以即使桅杆高度比船体还长,也不会掀翻了船。

      修改后的船舱长3米,宽2.5米,高1.8米;船头甲板2米,船尾1乘2米的区域用遮阳棚覆盖,棚高2.2米,比中间的船舱高出40厘米。

      这样一来,船舱有3米的长度,即使船舱里靠近后门的位置分隔出一个洗漱间,船舱里仍显得足够宽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