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两大美剧app

      外面,天色已经渐渐变暗。

      回去的大巴上,已然不复来时的喧嚣。

      司机师傅发车后,见到车内安静的氛围,也识趣的关闭了车顶部的照明灯光。

      许秋的身旁坐着的还是陈浩。

      此时的陈浩,眯着双眼,似乎睡了过去。

      许秋也后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

      下午的见闻在脑海中飞速闪过:

      车间、机床、流水线、叉车、集装箱、塔吊、河岸码头。

      虽说他只是简单参观了一遍,但是身临其境,还是有不少感悟的,也算是不虚此行。

      像实验室、高校、研究所这些,属于学术界。

      而工厂、企业,则属于工业界。

      两者互相独立,同时也有交叉的地方。

      在学术界做研究,是不计成本的砸钱,只要把材料的性能做上去就可以。

      但在工业界,就需要考虑批量生产的可能性,如何缩减材料成本等问题。

      学术界的最终目的,就是在某个领域研究出一种性能极佳的材料,然后把它推给工业界,大批量生产。

      可以说,工业界是着眼于“当前”的,学术界是“超前”的。

      这里的当前、超前没有褒贬含义,仅代表时间上的前与后。

      拿有机光伏领域举例,对其进一步的展望:

      首先,器件的光电转换效率要突破一定数值,比如15%、18%、20%。

      这个时候,有机光伏就有应用价值了,可以将其推给工业界,搞大批量卷对卷生产、降低生产成本、解决稳定性问题。

      当然,对于整个有机光伏领域来说,这些都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情。

      而对于许秋个人来说,就更加的遥远了。

      他现在才刚刚入门,勉强站稳脚跟。

      等什么时候成为这个领域的大佬,差不多就有资格来考虑这些问题了。

      ……

      许秋靠着车窗,本来也想打个盹,却没有丝毫困意。

      看窗外,是飞速倒流的建筑、树木、车辆。

      他又扫视了一圈周遭的同学们以及前排的辅导员,仔细想想,这次生产实习,或许是他大学生涯中最后一次集体活动。

      在大一大二的时候,班级、院系会组织春秋游,再之后基本上就组织不起来了。

      毕竟,大家都挺忙的。

      等大三上学期组织秋游的时候,班级里80多人,响应的人数只有不到30人。

      而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集体活动,是去年的129歌会。

      魔都综合大学在每年的十二月九号,各院系会组队合唱,就是129歌会。

      这个是以院系为单位的活动,原则上材料系大二到大四的学生都可以参加。

      但考虑到大二刚分流,彼此不熟悉,大四要面临毕业问题,所以一般会把这个为院系争光的机会留给大三的学生。

      许秋还清楚记得,他们当时选择的曲目是《黄河大合唱》。

      整个班的人还彩排了好几次,班长站在他们面前,拿着两根筷子作为指挥棒。

      不过,努力了半天,最后只拿了个安慰性质的优秀奖。

      许秋又回忆起,刚刚入学那会儿,南区还有一条步行街,名为“南区一条街”。

      他还去那里逛过几回,买了很多生活用品,平常也非常热闹,不过入学后没过多久,就被规划拆迁了。

      等他后面再故地重游的时候,已经被围栏围了起来。

      大学期间,许秋也少不了探索学校周边。

      附近有一个大商圈,还有一条大学路,酒吧、桌游、理发、按摩,应有尽有。

      不过,大学路上的很多店,都是居民楼改的,经常因为消防问题而被关停。

      ……

      思绪回转现实。

      许秋不禁感慨,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临近毕业的时候。

      有人选择了直接工作,有人出国,有人读研,还有少部分选择考研或者GAP一两年。

      不同的人踏上了不同的路,彼此渐行渐远。

      对此,许秋的感触颇深。

      在他保研加入课题组后,原本本科生的属性开始逐渐淡去,转而更加偏向于研究生的身份。

      社交圈一步步的紧缩,到现在,几乎缩小到课题组一个圈子了。

      就连室友,也只有晚上回去、早上醒来的时候能见一两面。

      就像组里陈婉清、段云、吴菲菲她们一样,生活基本上就是实验室、食堂、寝室三点一线。

      之前,许秋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言论:

      有人说步入研究生,就变成了“廉价劳动力”。

      亲身体验下来,他觉得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除了少数福利好的研究所,比如魔都硅所这样的,研究生能拿月8K外,九成以上的理工科研究生,都拿着远低于他们劳动价值的报酬,而且工作强度可能还不低于996。

      现象是客观存在的,至于怎么理解就见仁见智了。

      有的人比较现实,他们会把三年攻读硕士学位、五年/六年攻读博士学位,所消耗的时间成本换算为等价的金钱。

      比如,分别为40万和100万,假如日后工作时,因学历产生的附加价值高于40万或者100万,那么就是值得的。

      他们会基于这样的判断,做出自己的选择。

      也有的人,从高中、大一大二就已经确立了自己的职业规划,不断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

      但大多数的人,并没有思考那么多,只是随波逐流。

      时间到了大四才匆忙开始找实习、投简历,或者因为不想工作,而选择了读研。

      虽然目前许秋在学术领域上,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仔细想想,他曾经不也是那大多数中的一员吗?

      还是要好好感谢从天而降的系统,以及他科研路上的领路人——学姐和魏老师。

      ……

      晚上,许秋没有去实验室。

      他独自吃完晚饭后,直接回到寝室,发现任斌、陶焱都在。

      “许秋怎么样,今天玩的开心吗?”陶焱道。

      玩?

      好像陶焱说的也没错,确实挺像是去旅游的,估计他们的日程安排也类似吧。

      “还行吧,参观了魔都钢铁厂,但大多数车间进不去,就是在外围参观了一下,你们呢?”许秋道。

      “差不多,我们去的是一家半导体厂,做封装的。”陶焱道。

      “你们怎么都是去的工厂,我们被拉到了张疆校区,看着那老师做了一天的实验。”任斌道:

      “对了,听说要交几千字的感言,怎么搞啊?”

      “就一学分的课,而且是辅导员给分,从网上找点资料过来,然后把拍的照片插进去就可以了。”陶焱道。

      “听说以往是页数越多,分数越高,可以把图片弄大一点,两张图就可以放慢一页。”许秋道。

      “这方法好,只是真的有效吗?会不会被辅导员发现?”陶焱道。

      “信不信由你喽。”许秋耸耸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