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26集

      落魄前,慕家千金到哪里都是被人呵护恭维的存在,落魄后,不怀好意的男人比比皆是的明言暗示,令人作呕。

      梁铮眼睛很干净,没有令她不适的淫邪。

      “梁铮哥哥,你来了。”

      梁铮放下手中的行李,抱着宁栖,承受着小男孩过快的跑步速度带来的冲击惯性,脚步后退半寸,遍拥着上前。

      “小栖,慢点小心摔着。”

      宁栖本来躲在屋子里,从窗户缝里观察推门进来的人,他实在是怕的,爸爸死后,追债的人凶神恶煞的来,见人就打,遇东西就砸,他只要听见木门吱呀作响,就下意识地藏起来。

      见是梁铮,他嗖的一下冲了出来,躲在梁铮怀里怯生生偷看慕初心,梁铮告诉他,今天姐姐会回来,眼前像仙女一样的人是她姐姐吗?不知道会不会像思雨姐姐那般嫌弃他,不要他和他妈妈。

      慕初心也在打量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弟弟,瘦骨嶙峋小身板,穿着破破烂烂不合身的衣服,一张没有肉的小脸怯怯地看着她,夏季短衫短裤裸露的地方布满伤痕。

      青紫淤块夹杂着不规则的伤疤,慕初心心中微恸,早知道宁有财虐待妻儿,亲眼瞧见,不免震撼,宁栖身上狰狞的伤痕,昭示着宁有财的残暴。

      慕初心蹙眉,声调微寒:“你是宁栖?”

      宁栖以为慕初心不喜欢他,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抬头看着梁铮,眼睛蓄满委屈。

      姐姐不喜欢他。

      梁铮有些尴尬地看了慕初心一眼,摸着宁栖细碎的短发,安抚道:“小栖别怕,这是姐姐。你不是吵着要见姐姐吗?”

      宁栖将头缩进梁铮怀里,细碎的头发遮挡着眼睛,留出细缝儿,小心翼翼瞄着慕初心,带着些许不安。

      “学妹,小栖有些怕生,第一次见你,可能有些腼腆。”

      这是个长期遭受家暴的孩子,营养不良,伤痕遍布,十岁了见个生人,还只知道往人怀里钻,慕初心没法形容她现在的感觉。

      四年大学生活,她和宁思雨同宿舍,当然知道宁家境不好,但是,确没有想到他们姐弟在宁家生存如此艰难。

      意识到她言语不善,吓到的宁栖,慕初心蹲在地上打开行李箱,只有几件衣物的行李箱,中间一辆深绿色和浅绿色相交的玩具汽车,周身装有火箭炮、重机枪,比一般玩具车大一些,嚣张炫酷地占据了慕初心行李箱大半空间。

      慕初心举着玩具车,拿到宁栖跟前,轻轻摇晃了两下,放低了声调,柔声说:“小栖,喜欢吗?送给你的。”

      宁栖第一眼就被这辆只有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玩具车吸引了,他无意识地点头,除了梁铮还没有人送他玩具,宁思雨也没有,“送给我的吗?”

      慕初心温柔一笑:“当然,这是姐姐送给小栖的见面礼。”

      宁栖又抬头望向梁铮,梁铮笑着点头:“既然是姐姐送你的,你就收下。”

      宁栖慢慢伸手双手,虔诚得如对待一件圣物般,接过玩具车,小心护在怀里,带着些讨好对慕初心说谢谢。

      慕初心像梁铮一般,轻轻摸了下宁栖的头,“不客气。”

      宁栖头发杂乱油腻,宁母身体不好,顾不上他,宁父就更不用指望,宁思雨偶尔放假回家,会给他打理下,现在宁思雨回到慕家,不再回来,宁栖就真的没人管了。

      梁铮没想过,慕初心会给宁栖买玩具,更没有想过,会触碰宁栖一头脏污的头发。

      “我们进去吧,宁婶腿脚不便,不方便出来。”

      腿脚不便?2个月前,初见时她这位生身之母,虽然看起来瘦弱,但是走路没有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