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139登录入口

      大婚请帖早已送达各界以及大温重臣的府邸,至于萧洛凡、陆璃歌他们来不来,这不在温锦彬的考虑范围之内。

      十八个月前,冥王独女叶清霜的丧命,换来了五界暂时的和平,各界之间的关系较为缓和,否则,温锦彬就不会给其余四界发请帖了。

      袁若轩从密道回到国师府的时候,看见徐烨宁拿着昨天送达他府上的请帖看得入神,“兄弟,你要是想去的话,等会儿你替我去。”他一点想去的心情都没有。

      “别啊,我要是替你去了,我以后还怎么在人界混。”徐烨宁立马放下请帖,他的胆子还没有大到那种地步。袁若轩最近心情极差,都没见过他的笑容,徐烨宁再着急也想不出个办法。

      等等!鹿沅澋怎么变成了安沐浠?徐烨宁脑瓜一转,对袁若轩说道:“若轩,要不你就把名字改成纯甄或者莫斯利安?畅轻、畅意也行。”正好和安沐浠配一对。看!他是不是很机灵?

      “你在逗秀吗?”袁若轩给了徐烨宁一个眼神让他自行体会。虽然徐烨宁遭了一记白眼,但袁若轩的表情至少不会那么冷了,想想也是值得的。

      妖界

      大婚请帖上写的是温锦彬和安沐浠,并不是温锦彬和鹿沅澋。

      “安沐浠?”萧洛凡皱了皱眉头,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仍然是一无所获。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那么,温锦彬这又是何意?萧洛凡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出于好奇,萧洛凡打算赴宴。当然,礼物是不能少的。萧洛凡想了想,从储物间中找出两柄剑----紫电和青霜。这两柄剑本来就不属于妖界,萧洛凡也用不着,放着也是蒙尘。

      魔界

      小魔女陆璃歌已经是新任魔王了,魔界的大小事务皆由她掌管。

      “温锦彬和安沐浠?”陆璃歌一脸疑惑,虽然不知道安沐浠是何许人也,但直觉告诉她,这个安沐浠一定不简单。

      与独来独往的萧洛凡不同,陆璃歌一向喜欢结伴同行。不过,叶清霜不在了,神界又向来不喜欢与妖魔为伍,陆璃歌现在也找不到伴。

      都说白衣胜雪叶清霜,红衣似火陆璃歌。今天,陆璃歌还是照常穿了件红衫。

      神界

      神界之主----天帝没兴趣来人界赴宴,太上老君便向他询问是否派人替他前往人界,天帝淡淡地笑了笑,“若轩不是在大温,还需要派人?”

      袁若轩的行踪,天帝不会不知道。

      “天帝说的是,若轩上神的确能够独当一面了。”太上老君亦是十分看好若轩上神。不过,十八个月前若轩上神自封了记忆,悄悄尾随冥王去了现代,没想到,如今又意外回到了五界,而他的记忆,也回不来了。他,只记得他是袁若轩。

      冥界

      四处皆是刀光剑影,冥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压抑,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十八个月,谁都见怪不怪了。

      自从叶清霜不幸身亡、冥王失踪之后,冥界顿时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谁也不服谁,对于冥王继承人的问题日益争吵不休。其中,就属叶清霜的旁系堂哥叶风城的呼声最高。不出意外,叶风城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冥王。

      温锦彬和鹿沅澋大婚,其除各界都派了人,冥界内部再怎么乱,对外时都要保持一致,于是叶风城成为了最佳人选。

      前往大温赴宴的都是各界之主,叶风城的夺位之心----路人皆知。

      冥界禁地

      一副透明的冰棺内,躺着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叶清霜。冰棺被寒气笼罩着,四周的温度很低。

      萧洛凡特意路过这里,他知道,此时的叶清霜仅仅只剩下了躯体,再也醒不过来了。他取走了搁在墙上的灵水珠,放入怀里。

      灵水珠是冥界宝物,叶清霜在世时一直归她所有,并且灵水珠是认主的。

      由于萧洛凡在冥界耽搁了一会儿,导致他姗姗来迟,婚礼都已经开始了。

      “一拜天地!”主婚人高声喊道。鹿沅澋头顶盖着个红盖头,看不出什么表情,温锦彬的神色也如往常一般,好似今天婚礼的主角并不是他,犹如一个局外人。

      宾客席上的袁若轩脸色并不好,一夜未眠,再加上早起给鹿沅澋做零食,此时此刻他困得想打瞌睡,但还是忍着睡意强撑着。他身后站着的是徐烨宁,依照徐烨宁江湖人士的身份,并没有收到邀请函,所以徐烨宁是跟着袁若轩进来的。以免露馅,徐烨宁装成袁若轩的小厮,换下了平时拉风的造型。

      “二拜高堂!”首位上坐着的是太皇太后,充当温锦彬和鹿沅澋的高堂。因为后宫并没有皇太后,只有太皇太后这么一位长辈。

      太皇太后认为鹿沅澋,也就是现在的安沐浠是小门小户出身,配不上后位,要不是与金陵温氏沾亲带故,否则她定要极力反对。

      然而鹿沅澋本人对这个后位却是不屑一顾。别人抢得头破血流的东西,落到鹿沅澋这里,反而是个包袱。

      不过,大温历代皇帝的性子与温斯严如出一辙,自己决定的事情不容他人置疑。哪怕太皇太后颇有微词,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

      “夫妻对拜!”主婚人话语刚落下,就被人给打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