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直播看回放

      说完,赵婷婷向后退了点距离,然后拿出一张疾行符,右手拿着各种丹药。

      张嘴含入一颗回春丹,赵婷婷催发疾行,在阵法前将自己的速度激发到最快,然后飞速的穿过五米距离。

      接着疾行符缓慢带着她缓慢的穿行至十米,这里压力已经达到百倍。

      接下来每前进一米都会增强十倍压力值,赵婷婷将一把回灵丹塞进嘴里,灵气枯竭立刻咽下一粒回灵丹。

      如此又缓慢行进三米,赵婷婷不得不开始使用硬化术,生生将自己脊背撑直,只留下双脚僵硬而又缓慢的挪动。

      半米,一米,一米半,两米.......

      简直且压力剧增,让行进的赵婷婷感到痛苦,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玩这个游戏?

      修真又是为了什么?

      能快乐的过生活,为什么要自讨苦吃?

      阵法之后不一定能得到好东西,在这通关的意义是什么?

      一个一个问题开始缠绕赵婷婷,她明知这是阵法的问心历程,但还是忍不住思考了。

      人一旦思考,行动就会开始犹豫。

      行至最后五米的路程,赵婷婷恍惚觉得自己过了一世,一切过往在脑中闪过,纠结,徘徊,犹豫,彷徨,种种人性的质问,人生的迷茫,都在这一刻爆发。

      就当硬化符开始失效,赵婷婷即将倒下之迹,她清醒了。

      冲破迷障,嘲笑出声:“不,哪里有这么多为什么,我就是我,我想怎么做,还需要理由,哈哈可笑。”

      清醒过来,赵婷婷咬牙咽下嘴里所有的回灵丹,再次给自己加持了疾行符和硬化符。

      四米,三米,两米,一米,终究冲破物理阻碍,成功达到对面。

      啪——

      过了阵法,赵婷婷终于松了口气。

      拿出笔记记录下,阵法的要点,意志考验不仅仅是身体,更主要是心灵拷问。

      物理造成的压力尚且可以通关,但是心灵拷问她帮不了其他玩家。

      所以她没有继续提意见。

      其他玩家看着她通关顺利,开始效仿她的安排,走入阵法。

      最终的结果,自然大多数倒在心灵拷问这一关,不是谁都能直面自己内心的。

      甲:“没想到最后的问心如此恐怖,竟然问我要女朋友还是要修仙,灵魂拷问啊!!!”

      乙:“额?你的问题竟然如此恐怖,你的回答是什么?”

      甲:“我说了小朋友才做选择,我两个都要,嘿嘿,谁也不能阻止我坚定的内心。”

      众人:“嘶~~~”

      赵婷婷:“......”

      本以为大家最后通关,也会对她没有提示心灵拷问这一暗藏关卡,而对他有所责备。

      没想到大家根本没在意这个问题,反而讨论起自己通关的问题。

      而且,修真和女人也能作为拷问,这阵法是不是太随便了。

      赵婷婷摸了摸自己微疼的脑袋,她觉得自己智力,可能跟不上游戏制作者的随便。

      不过游戏艰难,最后通关的除古东,只有六人。

      人少,大家行动也更加谨慎了。

      出发下一个关卡之前,众人原地休息恢复灵力和体力。

      处在第三关卡的古东,随州从仙域抓了只鸡扔进阵法,一瞬之后,雄赳赳的大公鸡已经被剑扎成筛子。

      “我靠,有必要么,直接来了个剑阵。”

      古东目测了阵法的威力,妥妥的能杀死真仙级别的阵法,这还怎么完?

      难道召唤本体?

      分身二号古东,认真的思考,自己打断本体游戏而被罚接手制炼分身的工作,然后被其他分身嘲笑。

      “嗯,还是等等其他玩家,毕竟游戏组队自然要团结一致,呵呵。”

      懒得动脑筋的古东,决定将希望寄托在赵婷婷这个学霸身上。

      很快他们就再次在第三关阵法面前相聚。

      “大佬,你又在等我们了,这次关卡有什么提示么?”

      几人兴奋的围上古东,纷纷崇拜的等待古东回答。

      古东咳了一声:“咳,提示当然有,看到阵法里的那只鸡了么?”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堆被剑插着的马赛克,焕然,原来是只鸡。

      奇怪游戏里有鸡这玩意?

      他们没有多想,继续转头看这古东等他回应。

      古东故作高深:“这个阵法完整度,远超前面两个,每一剑都有着炼虚等级威力,切万剑齐发,单靠武力只能止步于此。”

      说完,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赵婷婷。

      赵婷婷:“......”

      是我前面发挥太好,以至于你们产生错觉,觉得我能用智力打赢炼虚一剑?

      古东继续补充:“阵法唯一,超过真仙十层功力。”

      “.......”

      这回轮到众人无语,这还玩个der?

      众人继续转头看向赵婷婷。

      赵婷婷觉得自己在不说点什么,这群人绝对打道回府,可目前队伍一点收获都没有。

      只能硬着头皮分析:“阵法为无主之阵,如果掌握规律,没准能找到通路,且。”

      赵婷婷指了指被马赛克说道:“且这些剑似乎没有回收,是不是代表,阵法里的剑终有用完的时刻?”

      这时大家才注意,公鸡身上的剑足足有十根。

      一只鸡十根,假设阵法了里有一万跟剑主城,只需要一千只鸡就可以耗尽他的剑。

      古东及众人:“哦哦,有道理。”

      “大佬,你的鸡哪里来的?”

      众人将希望寄托在古东的鸡上面,面露期待,一时间古东才发现自己有了漏洞。

      “咳咳,这只鸡,是我召唤的,”说完,古东又加了一句,“花了不少钱。”

      地球某村落里的一名大婶,发现自己家公鸡没了,发出咆哮的怒吼,“谁特么这么缺德,偷人家的公鸡,诅咒你吃了没屁眼。”

      古东说话有点心虚,自己一个漏洞,可能要给游戏又添加一个奇葩功能。

      赵婷婷不疑有他:“大佬,不如你多召唤一些动物,来试探阵法。”

      游戏已经够奇葩,他对于多只鸡可以召唤,不觉得奇怪。

      “额,呵呵,好。”

      古东联系了魔都分身,让他帮忙去买一些家禽回来,等待召唤。

      一时也没办法快速召唤,他只能装模做样的在地上划阵法,摆上各种东西。

      一切显得特别有仪式感。

      就是有点拖拖拉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