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这日傍晚,韩荣一时兴起,多练了半个时辰的拳脚功夫,他力量有成,哪怕是一些粗浅的功夫,经他之手使起来,也是气势骇然,带着虎豹雷音,筋骨齐鸣。

      不料,在回山洞的路上,突然一阵狂风大作,尘土飞扬,一头猛虎从树林中窜出,将韩荣吓了一跳。此时天还依稀有点亮光,韩荣能看清它的样子,这是一只通体黑色的老虎,身形高大,比寻常的老虎大了一圈。

      黑虎两眼似灯笼,利爪如钩,一声呼啸,纵身一跃,向韩荣狠狠扑来。

      韩荣闪身躲了过去,竟然是黑虎,黑虎浑身是宝,可是堪比神兽一样的存在。赵公明下山助商时,就降服一头黑虎,骑虎入营,威风八面。

      那黑虎一击不中,兜回身,复又向韩荣扑来。韩荣冷笑一声,举起拳头,迎面朝黑虎额头上打了一拳。他这一拳具备数千斤之力,别说是血肉之躯,即便是一块石头,也能击碎。

      可黑虎身手不弱,低吼一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血口大张,又朝韩荣扑来。

      看来刚刚一拳对黑虎造成的伤害很轻,这让韩荣吃了一惊。

      一人一虎,在山林中斗了几个回合,韩荣见黑虎难缠,心中一动,从福运空间取出金钵,将金钵对着黑虎一照,厉声道:“孽畜,还不老实!”

      这一声厉喝,犹如黄钟大吕,黑虎身形一顿,在金光的照射下,迅速缩小,最后变成猫儿般大,随着金光一起被收进金钵中。

      黑虎在金钵中挣扎不休,想要逃出来,可是被一层淡金色的光幕挡往,任它再怎么凶悍,也无法撼动光幕分毫。想想也是,这金钵专门用来降妖的,黑虎如何能敌。

      此刻,韩荣仔细打量着黑虎,发现它顶上有条黄色的丝绦,想来是有人给它套上去的。不用想,这黑虎定是赵公明的坐骑,赵公明遭陆压暗算,死于非命,它不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

      又过了几日,正好一个月,虽然成汤大营无人来,可韩荣挂念大营,加上干粮已经吃完了,于是准备返回大营。此番,岐山的气运在他一个月坚持不懈的吸食下,足足损失一半,半空中凝聚的凤凰神鸟,光华渐去,整个无精打采,虽仍盘旋空中,守护着岐山,不过若是无人蓄势,增加这座山的气运,用不多久便会消失。

      因为韩荣不仅仅吸收这座山的气运,更损掉了气脉,气脉受损,就如同根部腐蚀,表面风华又能维持多久了。

      凤鸣岐山此乃祥瑞,也代表西岐的国运,这只凤凰神鸟若是消失,西岐国运必然会受到影响,虽不至于覆灭,可再与殷商争霸,所付出的代价,肯定比原本要多。

      只是,这不是韩荣考虑的问题,他巴不得西岐的国运消失不见了。

      黑虎在金钵中关了几日,变得老实多了,韩荣试着跟它交流,大声道:“孽畜,你若不想在里面待着,也不是不可以。”

      黑虎通灵,虎头动了动。

      “那好,只要你老实听话,日后够我乘坐,随我上阵杀敌,我便放你出来。”

      坐骑可是这方世界最好出行工具,韩荣只是一个凡人,不会腾云驾雾,也不会五行遁术,每次出门,除了马便是依靠双脚,十分麻烦。

      若有一个坐骑再好不过了,以前没有这个机会,现在有现成的黑虎,要是能收服它,何乐而不为了。

      黑虎听了,虎啸一声,随即伏下身子,似乎同意了韩荣的提议。韩荣大喜,将金钵的盆口朝下,伸手往光幕上一戳,一阵金光溢出,随即黑虎的身子落在地上。

      只见黑虎一个打滚,身形恢复正常,对着韩荣一声吼叫,接着四腿一曲,伏在地上。韩荣喜不自胜,连忙跨坐了上去,接着拍了拍黑虎的额头,往大营方向一指,道:“虎儿,回大营。”

      黑虎一跃而起,四足生风云,往大营方向飞去。

      此时骑在黑虎身上,韩荣心中生出万丈豪气,虽是一介凡人,可好多神仙没有的东西,自己给弄到了,这难道不足以自豪么。

      来到大营,将士们看到黑虎,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纷纷叫道:“虎来了,虎来了!”

      黑虎看到这么多人,淡定的抬了抬眼,接着伏下身子,韩荣笑道:“勿慌,这是本将才收服的坐骑!”他下了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带着黑虎大摇大摆的进营。

      ……

      众将得知韩荣归营,一个个跑出来迎接,如今的韩荣威望极深,比起邓九公不逊多让。毕竟邓九公虽然明面上是西征大帅,可每遇战事,出谋划策都是韩荣,对韩荣十分依赖,况且两人过不了多久,便成为了一家,不分彼此呢。

      大家虽然是武夫,可心里比谁都明白,土行孙就因为韩荣的欣赏,连升三级,如今成了邓九公面前的红人。

      韩升、韩变得知韩荣回营,喜出望外,见父亲收服一只黑虎,齐声祝贺道:“恭喜父亲,收服黑虎。”

      父亲上次归来,身上多了几件法宝,还有那十分珍贵的仙果,这次父亲面带春风,只怕除了黑虎外,还有其他的收获。两人无比好奇,父亲这一个月,到底干了什么呢。

      韩荣微微点头,太鸾道:“卑职祝贺韩将军归来。”

      “韩伯父,一路辛苦了,婵玉现在就去备些酒菜,为伯父接风洗尘。”

      还有半个月,自己就要与韩升成婚,成为韩家人,邓婵玉心中欢喜之余,不免有些担心,担心自己这个媳妇不称职。

      毕竟韩家父子三人太出色了,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

      这一个月,在韩升的相劝下,邓婵玉也开始食用火枣,力量增长明显。

      韩荣笑道:“有劳侄女了!”

      在众将簇拥下,韩荣去见邓九公,路上,韩荣问韩升:“升儿,这段时间,西岐那边有什么动静?”

      韩升道:“回父亲,西岐风平浪静,想来上次大败,姜子牙在修生养息。”

      韩荣眉头一皱,姜子牙肩负重任,本人也好战,按兵不动,这不像他的用兵风格。只怕在憋着出大招了,毕竟战事拖的越久,对西岐那边越不利。

      太鸾笑道:“卑职估计是姜子牙被韩将军的威名吓到了,故不敢轻举妄动!”

      “不可大意,敌不动,我不动,但大家不能放下警戒。”

      韩荣嘱咐一句,便掀开帘子进了帅帐,既然姜子牙按兵不动,自己不防先将韩升的婚事办了。早一步踏入仙门,自己的把障就多了几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