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到在线播放

      一夜过后,次日上午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小鱼不情愿的穿衣下床去开门,看了一眼富贵还在呼呼大睡,不禁笑骂了一句,“你可一点都不像猫,真像是一头猪。”

      富贵睁眼喵了一眼,伸懒腰,翻了个身便接着睡了,丝毫不把小鱼说的话放心上,小鱼见状很是无奈。

      走下楼去打开门,门口是巡防营的打扮,一见有人开门,便直接一步迈进店内,甚是鲁莽,边打量着店铺里边的陈设,边问小鱼,“听街道上店铺的人说,前天晚上你这店铺里边发生了一番打斗,我们根据巡城夜防留下的痕迹搜寻,也只有进你们店铺的痕迹,而没有出去的痕迹。”说道此处,此人注视着小鱼,似乎想看一下这个小姑娘的反应,见小鱼只是一副笑眯眯看着他的样子,便略微尴尬的一咳,接着说了下去,“我怎么看你这店铺一点打斗痕迹都没有,前天晚上确实是你这店铺里边发生打斗了吗?”

      “是的,前天晚上有两个人突然就闯进店里,要打劫我店铺的东西,多亏了你们巡防营的大哥哥们保护了我,我才没有受伤,只是巡防营的大哥哥们那天晚上全部牺牲了,店铺之物多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家里边备的也都有,事后重新又布置了一番。”小鱼此时隐去了关于熊大三人以及富贵的事情没有谈,只是把那晚上简单说成是有两个打劫的,刚好碰上了巡夜城防,一阵打斗之后巡夜城防悉数战死,那两个人也重伤逃跑,避免说的过多,再生事端。

      了解过当晚的过程之后,小鱼将安置了几位巡夜城防尸体的棺材,从次元袋中取出,带头的人吩咐后边随行的人员将棺材收起来,然后向小鱼抱拳以示感谢,留下一句“以后有事就到巡防营找阿拉尔·特纳”,一行人便转身离开了。

      待巡防营的人走过之后,小鱼回忆起晚上做过的那个梦,只记得一个大自己很多的姐姐,还有一个夏字,小鱼心想这个“夏”字是什么意思,是那个大姐姐的名字?

      仔细又想了想,这不过是一个梦而已,总不能真要满大街去找这个大姐姐吧,有那功夫还不如去找找那个老头子说的宝贝,小鱼关上店门,按照老头子说的那样,找到石像轻轻一转,地面之上果然如老头子所说出现了一个暗格,走进一瞧,里边放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昨晚小鱼梦里梦到的那个大姐姐丢给自己的手帕,一模一样,仔细一看这个手帕,右下角也有一个“夏”字!

      小鱼不禁好奇起来,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东西,明明是昨晚梦里才刚刚出现的丝帕,是一个大自己几岁的姐姐给自己的,怎么竟与昨晚老头子所说的宝物是同样一个东西?可是这个东西究竟代表什么呢?那个老头子贪恋人家美色,所以把丝帕私藏了起来,而且还看做是秘宝?

      想到这里,小鱼不禁一阵恶寒,真是一个猥琐的老头,呸~

      可是,当小鱼准备把这个丝帕随便找地方一扔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再次闪过昨晚梦中出现的那个画面,大姐姐微笑的看着自己,把丝帕丢向自己。

      想也想不明白,索性等晚上再去找找那个老头子,问个明白。

      转眼间时间便来到了中午,富贵也终于睡醒了,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小鱼皱巴巴的小脸,不禁问道,“小鱼,你这是又在发愁什么呢?”

      “没有啊”,小鱼把自己昨晚做的梦,以及刚刚按照老头子所说,取出所谓宝物的事情,给富贵讲了一遍,富贵“哦”了一声,“晚上我跟你一块去找这老头子算账,他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我就直接给他撕烂了。”

      小鱼嘿嘿笑了一下,对着富贵说道,“你怎么这么好呢。”

      富贵也嘿嘿一笑,说道,“谁让你在我落难的时候收留了我呢。”

      二人一阵贫嘴,富贵突然猛吸了一口气,“嗯,是熟悉的香味。”紧接着只见祈黛奶奶端着饭菜走了进来,“小鱼啊,大白天的怎么关起门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小鱼起身将祈黛奶奶迎了进来,帮祈黛奶奶摆好凳子,让她坐下。饭菜刚一上桌,一人一猫就埋头大吃了起来,一副小孩比赛看谁先吃光的模样,吃着吃着,小鱼余光一瞥,看见祈黛奶奶手里似乎拿了一张纸,不顾嘴里还吃着东西,就直接问“祈黛奶奶,你这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啊?”

      “喔,这个啊,你不说我都忘了,瞧我这记性吧。”祈黛奶奶一边说,一边打开手中的纸递给了小鱼,“我今天在街上看到有一些穿着魔法袍的人,在街道上热闹的地方四处张贴一些告示,我凑近看了看感觉这个告示上描写的人跟你很像,就随手撕了一张带过来给你也看看。”

      小鱼右手往嘴里扒拉着饭菜,左手拿着告示看了看,与其说这是告示,倒不如说这个是“寻人启事”来的恰当,只见上边写到:“圣帝岚堡大魔导师‘古斯塔.霍普斯’爱女‘古斯塔.莫娜’,半年前离家出走下落不明,特征如下:银白色齐肩长发,淡黄色眼瞳,七岁左右,性格叛逆,右肩之上有家族印记“古”字,有知其下落者尽快与魔防营联系,赏10万奇点币。”

      银白色齐肩长发,淡黄色眼瞳,七岁左右,这几个特征跟自己倒还对的上,这个性格叛逆...小鱼心想,这个性格叛逆说的怕不是我吧,我这么一个乖巧小姑娘,谁敢说我性格叛逆?

      倒是这个右肩膀有一个古字的线索比较关键,小鱼从来也没注意过自己右肩膀上是否有字,此时便让祈黛奶奶帮忙给看一下,不是自己也就算了了,万一是自己的话,那以后岂不是要发财了?毕竟大魔导师的女儿,一听就很有钱的样子。即便万一不是自己的话,刻一个“古”字也不是多大的事...

      祈黛奶奶走到小鱼身后,轻轻拉开小鱼右肩看了一看,说来也奇怪,小鱼又肩膀上还真有一个“古”字,但是这个“古”字上边,还有一道被划去的痕迹,祈黛奶奶把她看到的给小鱼讲了讲,问小鱼是否有想起来什么。

      小鱼摇了摇头,表示什么也想不起来,一顿饱餐之后,小鱼拍了拍肚子表示自己吃的很饱,祈黛奶奶看到小鱼这样子也非常开心,毕竟有人爱吃自己的做的饭菜,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祈黛奶奶走后,小鱼望着这张寻人启事,陷入了沉思,这上边的特征倒是跟自己吻合,可是自己为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呢?

      正在此时,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了店铺,声音低沉的对着小鱼说,“噢,我的小女儿,你在外边也闹够了,就跟着父亲回家去吧!”

      -----------------------------------------------------

      周六双更,另外一章预计晚上12点前更新,早睡的朋友可以等明天再看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