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友优名字

      花花见了,飞过来亲昵地为啾啾梳理羽毛,轻轻互啄,欢欣莫名。

      丁宁从啾啾腿上解下信纸,将手一挥,两只鸟儿飞了出去,到外边去撒欢儿。他亟不可待的展开信纸,脸上顿时布满了乌云。在其看第二页时,王虎拿起来第一页信一看,也是冒出来一头冷汗。

      在场的几个人轮流着把信传阅了一遍,丁宁有些沮丧说;“大家都看到了,绍武帝从头到尾只做了四十一天皇上,就自尽殉国了。其手下重臣绝大部分变节投敌。败亡之快,超出了我们的意料。谢宝、郑宁说永历那边也很复杂,朝臣之间派系林立互相倾轧。看来,这位所谓与崇祯帝血脉最近的皇上也不一定能掌控局面。在其双方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清廷的杀人魔王李成栋等趁虚而入,已经基本控制了广东。这样一来,我们南明的地盘就更小,反清复明就更加困难了。”

      王虎举了一下手,说:“清廷尽管也不团结,但是,在对付大明朝这一点上还是一致的。我们这一边,真正的抗清斗士少,汉奸多,奸佞多,内斗多,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堂堂天朝,竟然被一小撮鞑子打得节节败北,丧师失地,真的让人憋气。依我看咱们也别急着过去,用热脸贴人家的凉屁股了。我建议,就便北上寻找宗御医,顺便回去过个年,多听听丁老伯和张参将的意见,再决定明年的行动。”

      曲豹和潘晓天都说这个建议值得考虑。

      丁宁说,我原则上同意王虎的意见。但是,我的意思是既然去宗御医家,就干脆去一下英霍山区。

      曲豹马上反映了过来:“您想去找张尚书?他还在那里吗?”

      丁宁笑道:“我也不知道,这一年多了从未联系过。我说的意思是咱们几人到了霍山,不妨多走几步尽量去找找,听听他的高见。”

      潘晓天笑道:“我们几个只是提建议,当参谋,决定权还在队长您的手中。如果到了霍山有张尚书的消息,自然可以顺道拜访之。”

      丁宁摇摇头,说你们都太抬举我了。这两三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使人眼花缭乱,迎接不暇。我们个人的力量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根本左右不了局势。大家共同商量着,或许能少犯些错误,少走些弯路。现在,我就给谢宝、郑宁回信,让他俩不必找我们直接回家。他们比我们远了将近两千里路,估计年前我们能差不多一齐到家。

      丁宁向桃源洞观主告别,给其留了地址,叮嘱其留意将来是否有个张婆子和一个王章氏来给一个黄强还愿。要是有,就给自己去信。

      一行人离开延平府取道霍山县,在路晓行夜泊,非至一日,渐渐地行近大别山北麓的霍山县。一路之上,高山低岭连绵不断,林木毛竹遮天蔽日。这天,他们走到县城找了一家较大客栈投宿,住下后就向店掌柜打听知不知道一个叫宗崇景的名医。店掌柜笑道:“在霍山,大人小孩儿就没有个不知道‘曾神医’的,那可是我们这一带名闻遐迩的大人物。人家怎么说来着,腿上绑大锣——走到哪儿响到哪儿。不过这些年不在霍山了,听说先是被请到福建发大财,又被皇家请去当御医,着实风光得很哩!”说着,伸出两个大拇指来回摇晃。

      丁宁笑道:“我们听说他服务的那个皇帝出事了,曾老御医回乡来了。不知道他的老家住在哪里?”

      店掌柜一听,向西南方向遥遥一指,说:“那可就远了,从县城出发往西南沿着一条不大的山路走,一百里挂零的地方,有一个集镇叫做大化坪。曾家的‘增寿堂’就开在该地,可能已经祖传六代了,赫赫有名。”

      潘晓天一听不由得叫道:“天哪,这霍山县也太大了,还得跑一百多里山路。这曾家药铺也是,开到县城里来多方便哪。”

      店掌柜笑道:“我们这里号称‘金山药岭名茶地,林海竹园桑蚕乡’,曾家治病的药材,大部分都是在当地山间采集。人家出门就是大别山第一高峰白马尖,那是天然药材库,哪里舍得轻易离开?”

      丁宁笑道:“不用说,明天的山路比今天更难走了呗?”

      “跟明天的路相比,你们今天从东边过来走的山路只能叫做丘陵而已。我们霍山县‘七山一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半分园’,明天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做霍英山区了。”

      “不是叫英霍山区吗?你们怎么颠倒着叫呢?把我们外人都搞蒙了。”潘晓天嘟哝说。

      店掌柜笑了:“我们西边毗邻湖广的英山,有些人就叫英霍山区。其实,大别山第一高峰在我们县,本来就应该叫霍英山区才对呢。”

      “也是,谁不说俺家乡好啊!”丁宁不由的赞叹道。

      “也不尽然,前些天辫子兵在我们霍英山区搅闹了好长时间,剿灭了四十八寨反清英雄,闹得血雨腥风。那时候,谁敢夸俺家乡好啊?好了,不给你们拉闲呱了,我让小二给你们好好喂马去,走了。”

      潘晓天欲言又止,见店掌柜走了,连忙低声说:“队长,您怎么不拦住店掌柜,顺便问问他提到的四十八寨反清的事情呢?”

      “咱们一行十几人,都骑战马带兵器,在这个敏感时期来这里,店掌柜未免不是试探我们。问的过多了,引起其怀疑,反为不美。将来,我们另外找其他人慢慢探询,别一次问的太多引人注目就行。”

      在店家的饭厅吃饭时,听得有生意人问跑堂的小二:“小二哥,往年这时候你们这里车水马龙,怎么今年快到年关了冷冷清清?”

      店小二说:“过去每到年关,来这里购买‘皇帝仙草’的,购买‘迎驾酒’的,购买‘黄芽贡茶’的,霍山灵芝的,购买霍山笋干的,霍山木耳的,霍山茯苓的,简直多了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