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黄爆的电影

      孟辞!!!

      这些个十八线的配角存在的目的,就是给她添堵的吧。

      她堆着一脸谄媚的笑,拽了拽沈绎的衣袖:“兄长,他在胡说,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用孟辞的终身幸福发誓!”

      沈绎垂眸瞧了一眼她的手指。

      孟辞讪讪一笑,赶紧将他衣袖松开。

      沈绎脸上带着笑,将手里的苹果递给胡湃:“给你吃!”

      胡湃正心虚,没有多想就接了过来。

      孟辞屁颠屁颠的跟在沈绎背后落座,口干舌燥的解释着。

      刚坐下,就看到不远处的胡湃将苹果放下,不停的挠着自己的手,挠完手又去挠脸挠身上,还让书童将手伸到衣服里去给他挠背。

      这席上也有女子,如此行为大大失礼。

      最后满脸红疹的胡湃不得不提前离场。

      孟辞缩了缩脖子!

      大佬就是大佬。

      说错一句话,就是这个下场。

      得加倍小心啊!

      沈绎心中却另有计较。

      自家弟弟有点傻,什么人都当朋友,便费点小功夫替他清理下吧。

      孟辞已经提前打好招呼,她与沈绎同席,旁边就是南歌的桌子。

      南歌今日依旧是一身烈烈红衣,点了朱唇描了眉,她本就是稠丽的长相,稍作打扮就格外出挑,吸引了在座不少公子的视线。

      孟辞拽着沈绎跟她打了个招呼,她面颊微红的做了回应。

      太好了。

      南歌还是跟原剧情一样,为了沈绎化了妆,平日她可是素颜出门的。

      没办法,女主都喜欢素面朝天,毕竟她们有美貌光环,素颜也能秒杀四方。

      南歌吸引了公子们的视线,沈绎则吸引了很多小姐的目光。

      他是男主,荷尔蒙爆棚,走到哪里都能引来一阵类似“好帅啊,好想做他的女人,好想给他生猴子”这类似的尖叫。

      不过眼下这些都是名门闺秀,没有这么出格,只是一个个的暗送秋波。

      既然是诗会,那自然得作诗,此时正是初秋,这次诗会的主题便是做一首含有秋意的诗。

      限时一柱香。

      一柱香的时间能出来什么好诗?

      但与秋有关的诗,平日里这些公子小姐也肯定做过,若是一时想不出,拿以前的来用一用便是。

      沈绎作为一个私生子,却引来在场这么多小姐的好感,已然成了不少公子嫉妒的对象,众人都等着看他笑话。

      一个乡村野小子,也会作诗?

      然而等奴才念出他的诗句时,在场众人都没了声息。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京都,满城尽带黄金甲。

      此时,玉园中已有早菊盛开,席面上也摆了不少金灿灿的菊花。

      他这一首恰好附和当下主题,又自有一种俾睨天下的气度。

      大佬风范显示无疑。

      孟辞不欲引人注意,便随便拼凑了几句糊弄过去。

      南歌抓耳挠腮。

      她自小一看书就头痛,吟诗作赋不是她的长项,今日若不是心有牵挂,也不会来这里凑热闹。

      此刻已经轮到她了,她的纸上写了几个字,又用墨团团糊掉了。

      她认命的站了起来,坦然道:“我不会,自罚三杯吧!”

      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姑娘们总算抓到了机会,顿时开始冷嘲热讽。

      “就随便写几句,南姐姐都写不出啊?”

      “你们就别为难了,南妹妹连字都认不全,做什么诗啊!”

      “南妹妹,你年纪也不小了,可不能整天贪玩!”

      ……

      孟辞推了推沈绎:“大哥,你赶紧帮南姑娘解围啊!”

      沈绎拒绝:“我与她不熟!”

      嘿,怎么会不熟?

      你们未来可是要滚床单的关系。

      眼看着那群小姐的攻讦越来越过分,南歌的脸红透了,拳头捏紧,看样子是要女子动手不动口了。

      罢了!

      既然感情线推不动,那就维护一下闺蜜情,别浪费机会。

      孟辞挺身而出,开口:“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南小姐出身将军府,吟诗作赋不是她的强项,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不是君子所为!”

      “若是南小姐现下邀请各位小姐比试武艺,你们可敢啊?”

      一席话将一干长舌妇说的鸦雀无声。

      南歌脸色更红,眼睛水汪汪的,朝着孟辞拱手道谢!

      此时,沈绎起身去如厕,孟辞趁着这个机会道:“南小姐,其实是兄长他让我为南小姐解围的!”

      南歌哦了一句:“那我稍后该谢谢他!”

      “那倒不必,我兄长面皮薄,南小姐心中有数就好!”

      不能让她说,万一谎言被戳破了会适得其反。

      “南小姐觉得我兄长人如何?”

      “既是你兄长,自然是不错!”

      孟辞心中一喜,南歌不善虚与委蛇,她说不错,那就是有戏!

      她撩起眼皮看了一眼,见沈绎还没有回来,便从衣袖中抽出一封信递给南歌:“对了,兄长昨日还为南小姐做了一首诗!”

      南歌蹙眉,将信封接过后打开。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哪怕以南歌的文化水平,也能知道这是一首表达爱意的诗。

      她看完之后,皱着眉看着孟辞:“这真是你兄长为我写的?”

      孟辞捣头如蒜:“当然!”

      正要再花式夸几句沈绎,见他人已经过来了。不仅他回来了,他的身侧还跟着南五。

      两人时不时的说上两句话,虽然不说亲密,但也还粉饰太平。

      南五不是一向不喜欢这场合,他怎么会来?

      不过他跟沈绎的关系缓和,这对于推动男女主感情线是好事。

      南五就在南歌身边坐下,南歌接了这情诗,似乎坐立难安。

      没过一会,她就将沈绎叫走。

      孟辞心内那叫一个激动啊!

      说悄悄话去了?

      太好了!

      自己这一首诗送对了!

      你们是命定的男女主,只要稍稍一推,就能噼里啪啦烧起来。

      她猫手猫脚的跟上,准备检验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没成想南五公子也跟了上来。

      跟就跟吧!

      让他知道一下妹妹的心意,往后好好跟妹夫相处,不要成天打打杀杀的,这是言情剧本,又不是武侠剧。

      两人躲在大树后,就见南歌将那封情诗递给沈绎,道:“沈公子,你是个很好的人,可我对你无意,你也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以后更别让令弟来牵这个红线!”

      沈绎挑了挑眉,将信纸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眸光一偏,准确无误与孟辞来了个对对碰!

      孟辞都懵了。

      咋回事?

      不是来你侬我侬,是来拒绝的?

      南歌也看到了孟辞,她眼眶微红,哼了一声就离开。

      沈绎捏着那封信,走到孟辞跟前,脸上挂着笑,眸子里却冷冷的:“你很喜欢替别人下决定?”

      孟辞又尴尬又觉得危险,连忙解释:“兄长,我都是出于一片好心,我觉得你跟南姑娘真的很合适……”

      沈绎呵的笑了一声,眸中一片阴鸷:“那我也帮帮你!”

      你要追求不容于世的真爱,我可以不予置评。

      可你不能为了拉近跟那人的关系,将我当成踏脚板!

      孟辞心中腾起巨大的不安,还来不及说什么,沈绎已经叫住准备去追妹妹的南五,扬声道:“南五公子,我弟弟心悦你,为了你不惜以身挡剑,这份心意你可知道?”

      孟辞!!!

      大哥,不带你这样的啊!

      她正要解释,就听得彭的一声,是什么东西砸落在地的声音。

      她转头一看,一丛黄艳艳的菊花之后,面色煞白的瑞王正不敢置信的盯着她!

      他怎么会在这里?

      天!

      让她原地死亡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