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污网站

      凌晨时分,办公室内的争吵仍在持续。

      “我这么说吧,造物主上次奖励的物资,我们就算再怎么省,加上探索队伍每天带回来的物资,能撑两个星期就是极限。我们可是有一百多号人哪!”

      “那你是要放弃岳姐他们?”

      “我是说不能用物资去交换,要想办法!”

      “那你说想什么办法?”

      “我还没想到,所以才要跟你们一块儿讨论。但我们得先把这个大前提定下来!”

      安晴海坐在烛火旁边,沉默着凝视着面前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人。

      左边是刘思德,右边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他名叫周国善,昵称“上善若水”。

      他坐在软椅上,国字脸,面容刚毅,据说过去曾是某家私企的领导,目前主要负责团队内的人事安排。

      “两位。”安晴海用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造物主奖励的时候,公告中只提了物资箱,并没有说具体内容。所以,对方肯定也不知道我们的具体物资储量。我在想,能不能从这方面下手……”

      “你是说,取很少一点物资给对方送去,试探他们?”周国善摇了摇头,“对方知道我们有一百多号人,他们只会尽可能把总量往多了想。你给得太少,反而会激怒他们。”

      “那……能不能在交货的时候埋伏一些人?等对方去拿货的时候,我们趁机——”

      “别想了。”刘思德给她泼了一桶凉水,“对方可是有枪,谁有那个胆子去埋伏?”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烛火安谧地燃烧着。

      “只有我们三个人在这里讨论,根本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安晴海喃喃道。

      “小杨去哪里了?晚饭后就没见他。”周国善问。

      他说的“小杨”是个矮胖的青年,过去是厨师,如今在团队中负责仓库管理。非要说的话也是个负责人,这次开会本该有他参与的。

      “可能睡觉去了,我没叫他。”刘思德随口答道,“他最近跟新来的那个宋雨佳打得火热。再说他就是个煮饭的,这种会议有他没他其实都一样。”

      周国善粗实的双眉拧起,叹息道:“团队里这么多人,指不定其他人能想出好主意……”

      “别闹了大叔。”刘思德一瞪眼,“探索小队负责人被绑架,对方还要拿我们的物资……这一旦传出去,我们团队本来就不稳定,大家人心惶惶的,说不得就要分崩离析了!”

      又是一阵沉默。

      烛影晃荡,安晴海纤长的手指揉捏着自己的额角。接连几天没能好好休息,眼下她已有些隐隐的头痛。

      大危机。

      整个团队中最能打的一批人被俘虏了,敌人手中持有枪械,战力比几乎是压倒性的。就算想要埋伏,但到时交货地点肯定也会由对方指定,根本想不到能在其中做什么手脚。

      不论是否交出物资,对复兴团队而言都将是一次严重的打击。

      她把手指插进发丛之间,遍布血丝的双眼俯视着桌面。陈旧的办公桌上,木皮已经龟裂,边缘的木刺翘起,那尖锐的边角让她不免有些心烦意乱。

      “对了。”周国善忽然提到,“非要说埋伏的话……也许有个人可以。”

      “谁?”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安晴海赶忙抬头。

      “那个拿了五百杀的。”周国善的嗓音极富磁性,“他或许有这个能力。小安你之前不是跟他私信过吗?他谁的私信都没回,却偏偏回了你的,这证明对你这个复兴团队领导,他还是有几分看重。”

      “杀丧尸跟救人完全是两码事,更别说敌人还有枪。”刘思德皱着脸说,“而且我早跟你们讲过,那人就是个喜欢博人眼球的,你们还真以为他是个高手?哼!”

      “问一问,总没坏处。”

      周国善说着,对安晴海使了个眼色。

      刘思德对那个“我爱黎明”的态度有些怪,好像横竖看不顺眼似的。在这方面,不要听从他的建议比较好。

      安晴海会意,迅速打开交流投影。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她比较认同刘思德的看法。那个人应该不太可能会帮他们的忙。

      毕竟对方跟他们非亲非故,只是看在她团队首领的份上才给面子回了一下私信而已。

      考虑到在持枪匪人手中救人的难度,让他为了一些素不相识的人,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又不是电影中那些侠肝义胆的英雄。对方施以援手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不过,就算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现在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

      她编辑了一条私信,简要地提了一下教堂那边有几名持枪匪徒,己方团队数名成员被绑架,不知大神能否提供一些帮助。

      还好,从这人之前的发帖来看,他属于言简意赅的那类人,也不是爱乱传消息的大嘴巴。即便他不帮忙,至少也不会把这事透露出去。

      而即便真中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对方愿意帮忙……应该也会提出一些条件以作报酬。

      多半是物资之类的吧,或者也可能借用一些人力。

      只要他能确保团队成员安全回来,一些物资……给他总比给那些歹人强。

      安晴海在心中划了一条准线,而后切掉交流投影,继续思索着有什么可行的方法。

      周国善手中端着一杯温水,小口小口地抿着,偶尔呼出一口沉重的气。

      刘思德在屋里四处踱步,从门口徘徊到窗边,望了一会儿窗外漆黑的夜空,又走到飘摇不定的烛火旁,推一下眼镜,不知在想些什么。

      十几分钟过去了。

      大家的精神都已有些不在状态,偶尔说出一两句没有营养的话。安晴海再度打开区域频道,私信对话框里静悄悄的,对方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面对房间中两人征询的眼神,安晴海只有摇头。

      “可能已经睡下了……”

      “不会吧。”周国善说,“看他前几天的发帖和获得奖励的时间都是夜间到凌晨,应该是个夜猫子。”

      “那么,可能是他也觉得棘手……”

      刘思德冷哼一声。

      “多半是不敢去,所以假装没看见喽。啧,指望这种不靠谱的家伙……”

      “唉,算了。小刘,你去通知一下小杨吧。”周国善沉重地叹息一声,“让他清点一下物资。存人失地,人地皆得。交货时间就快到了,我们先做好准备,其它到时再说吧。”

      这次刘思德没有与他争辩,点点头便走向门口。

      然而就在这时,安晴海却突然叫住了他:

      “哎,等、等一下!”

      “怎么?”

      刘思德回过头去,却见安晴海以诧异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虚无。

      “私、私信……”她少见地结巴起来,“有条私信……”

      “那人回信了?”周国善也从椅子上直起身来,定定地注视着她。

      “不是,是岳姐。”

      “岳姐怎么了?”刘思德紧张起来,神经质地用手指按住眼镜横梁,“她……是不是那些人要对她做什么?”

      周国善方正的脸也阴沉下来:“你告诉她,我们已经在准备交换了。让她务必坚持住,最好能跟敌人周旋一下。就算最坏的事情发生了,也……千万不可以想不开。”

      “不是,她……”

      安晴海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混杂着惊喜与困惑,说不出的古怪。

      “她说,她已经回来了。”

      包括说出这话的安晴海自己在内,房间中三人面面相觑,每个人头顶都似乎浮现出了巨大的问号。

      “怎么回事?”

      “你问清楚她!”

      “我在问了!但她说正在返程,还押着一个犯人,见了面再说。”

      办公室内的三人在焦急的等待和茫然的猜测中度过了将近一小时。直至凌晨四点左右,岳晴才风尘仆仆地推门走入。

      她手中依旧握着那杆木枪,运动裤上沾着一些污迹,头发也凌乱地披散着,但整个人看不出被关押了一天的疲沓,反而颇有几分精神。

      “岳姐!”

      “你真的回来了!”

      办公室中,三人表情各异。尽管事先已经知晓对方平安无事的消息,但难免还是有种荒谬的感觉。

      直到此刻真人出现在面前,他们心中的大石头才终于落地。

      “岳姐,你让我担心死了!”

      岳晴放下木枪,和从办公桌那边绕过来的安晴海互相拥抱了一下。她压抑下了声音中的激动,但一双杏眼的眼圈却不免泛红。

      “到底出什么事了?”周国善拍着软椅扶手问道,“你们跟对方起冲突了?有没有人受伤?”

      “没……”岳晴轻声答道,“是有人救了我们。”

      房间中一时又静寂下来,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却是闪过了同一个名字。

      不、不会吧……

      “谁?”安晴海问道。

      刘思德和周国善也紧张的等待着。在所有人的视线注目中,岳晴轻声说道:

      “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靠猜的,可能——”

      她顿了一下。

      “是那个‘我爱黎明’,拿首杀的那个人。”

      “他?”刘思德瞪大了眼睛,“不可能!”

      周国善则回头望向安晴海,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不、不应该的……”安晴海喃喃念叨着,“我给他发信息之后,不到二十分钟,岳姐的私信就发过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怎么说……”

      “什么意思?”岳晴疑惑地望着她,“这么说是真的?你给那个人发了求救信,然后他就来救我们了?”

      周国善坐在软椅中,沉吟道:

      “并非完全不可能。或许对方当时就在那附近,也或许……造物主之前给他的奖励,什么‘礼物’、‘体系’,我们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也许他获得了什么比较神奇的道具呢?”

      他搁下早已空掉的水杯,用指尖敲打着扶手。

      “现在已知的状况是,你给他发了私信,紧接着小岳就获救了。那依条件来推断,就是他没跑了。”

      安晴海沉默着思索起来。她捏住自己苍白的嘴唇,坐回办公桌后,把即将燃尽的蜡烛换上了一支新的。

      是他么?真的是他?

      我以为他不回私信,是害怕那些持枪者……可或许在他眼里,这只是一件压根没必要回复的小事。

      她想象着一个如浩克般威猛的壮汉,一脚踹开了教堂大门,随手抓起长椅舞动起来,轻而易举地砸翻了那些持枪的匪徒,锤扁他们的脑袋。而后救出了呆若木鸡的人质,打着哈欠在夜色中离去了。

      而且,我还考虑了那么多,他会提出什么条件,什么条件是我能接受的,如果条件过于苛刻,我该怎么跟他谈判周旋……

      她坐在那里,忽然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

      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瓜。

      周国善慢条斯理地说道:

      “可能对方觉得这只是举手之劳,也可能……你这些天的表现确实很出色,对方虽然不在我们团队,但也都看在眼里。他觉得你是个值得结交的对象。”

      刘思德依然有些不能接受的样子,倚靠在墙边,皱眉催促道:“岳姐,你跟我们仔细说说。”

      岳晴点了点头,当下便详细讲述起来。从在地牢中听到的声响,一直讲到被那名金发的神秘美女释放离开。

      “……我们爬出上面后,那个女孩就扛着霰弹枪等在门口。绑架我们的人中有一个蹲在角落,手背上被扎出了一个血窟窿。她示意了一下那人,然后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我没能追上……”

      “等等。”刘思德打断她的话,“你是想说‘我爱黎明’是个女的?”

      “不是。”岳晴摇摇头说,“我们没听清上面的人说了些什么,但听嗓音,当时说话的人都是男性。那个女孩可能是他的同伴。”

      “那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爱黎明’?就因为他厉害?”

      “不是,这是晓芙猜测的。”岳晴解释道,“‘我爱黎明’每次获取成就都是在夜晚或凌晨,那次他在超市发让人们注意持枪者的帖子也在夜间,除了他以外,很少有人会在夜晚出去……”

      “那也不能说明——”

      “小安的私信,对方的惯常活动时间,结合这两点,再加上……”周国善轻声说道,“救了你们之后,话都不说一句就走掉了。这种风格,倒很像他在交流区里表现出来的。”

      “哼。”刘思德冷笑,“我懂,不就是爱装逼么!”

      岳晴眯起眼睛,视线如刀般打在刘思德身上。

      “他救了我的命,刘思德。你刚说这叫什么?”

      刘思德有些窘迫,似是自知失言,但却不愿认错似的,梗着脖子不忿地叫道:

      “我说你们,一个个都被这人给迷惑住了!说不定他就是跟那帮匪人一伙儿的,起了内讧把人杀了,然后顺便放你们出来,还能博个好名声!”

      岳晴又盯了他一会儿,最后摇摇头,撇过视线,似是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刘思德抱着双臂站在墙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周国善没有参与争吵。他抿掉杯中最后一口水,对安晴海说道:

      “总而言之,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他了。发封感谢信吧。对方救了我们的人,这就说明他对我们抱有善意。就算拉拢不了,也许,之后会有合作的机会也说不定。”

      “我正有打算。”安晴海应道。

      她的嘴角勾起,双目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出了亮晶晶的光芒。

      “而且,这一次我不打算再用私信。我打算直接发条帖子,把这事宣传出去。”

      周国善点了点头,似是明白了她的用意。

      “对了,岳姐,那个男人呢?”安晴海又问道,“你不是说,押送了一个犯人回来么?是那个劫持你的人吧?”

      “对,关于这点,其实发生了一点事……”

      岳晴回答,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那个男人,在半路上,被人用枪打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