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ce

      墨羽整个人挂在空中,而白人青年随着墨羽的一声怒吼,整个人失去重心,被撞倒在地,篮球应声入网。

      白人青年抱着头在地上懊恼着,在他看来自己不可能会输,这群黄皮猴子根本没有实力能打败自己,更别说是隔扣自己了。

      墨羽甩了甩手臂,刚才那一个球真的有些发力过猛了,和那洋鬼子撞上那一下还真的挺痛的,免不了晚上要回去擦点云南白药才行。

      “干得漂亮!”曾磊拍了拍走回自己身边的墨羽。

      “可以,没给咱丢脸。有驾照吧?”莫坤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颇为满意的笑着看着丢了面子的李美琪。

      “我说!这件事能了了吗?”

      李美琪冷哼一声,带着跟软蛋一样的白人青年挤开人群离开,临走时还不忘瞪了一眼墨羽。

      墨羽感觉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内心有些发毛,果然女人不能轻易得罪,要不然一堆手尾要搞。墨羽只好用苦笑回应,这里的人自己是一个也得罪不了。

      许鸣拉着止住哭泣的妹妹许璐走了过来,许鸣第一反应是感谢莫坤,要不是他出手相救,今天的里子面子都丢完了,甚至自己的妹妹还得搭进去。

      “行了!你也别谢我,我呢只是看不惯咱中国人被洋鬼子给欺负了而已,至于真要谢就谢他吧,毕竟是他干掉对方的。”莫坤指着在旁边尬笑的墨羽说道。

      许鸣上前和墨羽击了一下拳,并表示感谢,毕竟自己也是有身份的,对于一个不是圈内的人倒不用太热情,用篮球的方式回应一下也倒差不多了。

      与许鸣的态度截然不同的是许璐,刚才还哭的梨花带雨的妹子,此时有些红肿的眼眶显得格楚楚动人,一副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墨羽说道:“你叫什么,我能加你微信吗?”

      有些嗲的声音在墨羽耳边响起,在看到眼前的许璐,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较好的面容,穿着热裤露出纤细的腰围,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么细的腰围在搭配让人感觉腿玩年的一双大长腿,还有那短袖快被撑爆开的上围,怪不得刚才那帮禽兽拼命让妹子脱衣服呢,真是禽兽。

      此等人间尤物让墨羽有些不敢直视,不过还是礼貌的回答了妹子“我叫墨羽,墨子的墨,羽毛的羽。”

      墨羽微笑着回应着对方,尽量不往妹子身上瞟,可是居高临下的感觉朋友们懂吗,如果不懂就吟一下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懂得都懂。

      “你好,我叫许璐,许仙的许,王字边加个马路的璐。”许璐大方地伸出手要跟墨羽握手,搞的墨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浅浅的握了一下。

      那一刻,墨羽只感觉到纤细柔软的手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又滑又嫩,像是丝绸一样。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墨羽表现得很礼貌很绅士,跟只是那个暴力扣篮的他完全不一样。

      果然见到漂亮妹妹就是不一样。

      最后还被许璐要了微信,说有机会找他玩,随后便跟着许鸣离开了。

      曾磊担心墨羽会在意许鸣刚才对他的态度问题耿耿于怀,于是出口安慰道:“别放心上,等你牛逼了,你也能无视他。”

      拍了拍墨羽的肩膀。

      哪知墨羽的回答让他大跌眼镜:“我没事,我怎么会跟大舅子计较呢!!?”

      一旁的莫坤差点把口中的红酒喷了出去,好小子,有种!

      墨羽也挠头笑了起来,今天是自己第一次跟外国人打球,可以说是很惊险,对方如果是在比赛状态的话,自己今天就悬了。

      另一方面也能清晰的了解到自己现在的不足,太多方面需要提升了,无论是舒服还是力量,都没办法和国外这些职业球员相比,甚至比不过他们大学联赛的水平,这就是现实。

      墨羽坐在回去的车上一言不发,开始沉思着什么,这让驾驶位的曾磊感觉到了他的变化。

      一个话痨哔哔怪突然不说话了,你说可不可怕。

      “喂!想什么呢?”

      曾磊腾出手推了他一把,把墨羽直接从沉思中唤醒。

      “我在找一个方向。”

      “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方向,曾经的我只为了别人活着,从未想过自己真正要做些什么。每当事情来临的时候我就会选择妥协,今天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墨羽语气低沉的说道。

      “明白了什么!?”曾磊目视前方,避开后面按喇叭需要超车的车辆,转入市区的方向驶去。

      “我明白了有些东西我不去争取我永远也体会不到,如果我不向上游过去,那我永远就只能躺在出租屋的床上,每天都要担心工资什么时候花完。”

      “我不是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我只是当初就没想明白了,直到遇到了你,我来到了蓝星俱乐部,白老大让我去争夺总冠军,穆老让我学会挨打,你让我看到我现实。”

      “这个世界不仅有手机里那么大,不仅只有银行卡显示的余额才能去的地方,困住我奔向远方的原来是我自己。”

      墨羽侧头望向窗外的车水马龙,霓虹灯开始在这座城市醒来,它褪出了白日的沉寂,迎来黑夜的喧闹。

      “我说你小子怎么突然一下子这么深沉了,需不需要我给你配点音乐,让你去追寻一下诗和远方啊!”曾磊没好气地打开车内的音响,放起了宋胖子的《安河桥》。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

      墨羽的内心变了,开始正视现在所做的事情了,不再是因为工作而工作,职业与工作之间的转换有多少人能明白。

      工作是能让你获得应有的报酬,让你能生存下来。而职业则是能让你在前进的过程中获得荣誉,收获开心与赞美,是你愿意为之去奋斗的目标。

      今天的墨羽经过一场球明白了,想要接触到更多小姐姐,就得往更高水平的联赛走,这样才能让自己更有吸引力。

      嘻嘻嘻~~~狗头警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