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茄子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直播app下载

      上城区位于整个中心城的西南区域,紧靠着中央繁荣无比的城市中心,而在它的东面则是一个特殊的区域。

      中心城五大区之——日本区。

      日本区作为中心城的一部分,在整个城市尚未建立时就已经是蓝图的一部分了。

      当年在日本岛被灾难毁灭,整个民族无家可归之时,本着国际人道主义的精神,国家和政府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并在重建家园的计划中为他们预留了一块土地,那片土地就是今天的日本区。

      即便在旧时的概念渐渐淡去,提倡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日本区中也因为文化传统和历史的原因导致超过八成的居民还是原来的日本人。

      高低起伏的山坡上,修建着得是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筑。

      大量的建筑,错落有质的分布在山谷中,仿佛和自然融为一体,更和山下的现代建筑迥然不同。

      中部的山腰上有着一间占地不小的府邸,门口的名牌上工整的写着田中两个字,房屋的整体建筑是由两栋相连的两层木制楼房组成,典型的日式建筑和周围的房屋没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一点是这座房子后面占地颇大的后院,而占地面积占了房屋总面积四分之三的后院中种了一片高达十几米的樱花树。

      房子的主人是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的田中又重,此时的他正身穿和服正站在庭院中,看着当年他自己亲手种下的樱花树。

      三月的中心城,寒风呼啸。

      日本区的山上比城中还要更冷一些,满头白发的田中又重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站在户外,看起来精神矍铄,好像根本不惧寒冷。

      这些樱花树都是当初逃难的他从已经消失的日本带出来的,那时这些粗壮、高大美丽的樱花树还只是树苗。

      同样,当时的他也还年轻,不经意间时光飞快的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日本早已不在,美丽的富士山也由于太平洋板块运动引起的火山喷发中变成了人间的禁区。

      而现在,他的族人将永远生活在这个以前他们称呼为异国他乡的地方,虽然这片土地名义上归他们所有,但现实往往复杂而无奈,一切都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许久之后,田中又重才回到房子里。今天是周五,到晚上的时候他的孙女放学后就会来看他了,想到懂事成熟的孙女他脸上才重新浮现出一丝笑容……

      回到教室里中。

      台上的王老师忽然瞧见了后排的王宇低下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课桌,而且好像已经保持这个动作很长时间了。

      所以他直接就开口喊道:“王宇?”,一时间周围同学的目光都直接聚集到王宇身上。

      数学王老师一直是个斯文的人,平时说话就是轻声细语的,只有在讲课时顾忌到大家嗓门稍微大一点。

      所以此时他的轻声叫喊并没有将走神严重的家伙叫醒,王老师略显无语地看着王宇,没有再出声,但周围的同学却忍不住已经开始笑出了声。

      同桌李伟奇惊讶地看着王宇,心想这家伙真强,这样都没有察觉,然后很快在他耳边叫了他两声,并用手肘顶了一下他。

      在王宇的美梦中,女军官因为紧急的军情而打破了他低调的隐修生活,无奈中他正在全校师生的注目中准备登上飞机离开。

      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随后他感觉到他的手臂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所有头脑中想象的画面消失不见,他缓缓地回过到了现实世界。

      王宇愣了楞,看到李伟奇神色奇怪地叫醒了他之后,就低下了头也没有说话,正准备开口询问时,他终于发现了周围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

      果然转过头就看见了老师正看着自己,而周围这时又爆发出了一阵笑声,让平时自认脸皮不薄的他现在也尴尬不已。

      后半节课在教室后面罚站的王宇终于不再困了,还认真的跟着老师听完了不等式的课程内容。

      下课后王宇甚至还发现在后面站着可以提高听课效率,然后他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同桌李伟奇,后者似笑非笑地问道:“是吗?”

      一个多小时后,周五下午仅有的两节课结束了,三点过在听完班主任例行的短会后就放学了。

      在和李伟奇打过招呼后,王宇就直接脱掉外套放在桌上,然后拿起一直挂在凳子后的足球就和班上的另一位约好的同学一起从后门去操场了。

      随着同学们的纷纷离开,平时拥挤的教室慢慢恢复了平静,当值日和打扫卫生的同学也离开后,教室里面几乎就没人了,整个教学楼这片区域也同样陷入安静之中。

      高二五班的教室里田中郁子独自一个人在座位上写着作业,虽然时间已经快到四点半了,教室中早就没有了人,而且再过一会儿就会有保安来锁门检查了但她好像还是无动于衷,专心地埋头伏笔。

      又过了几分钟,忽然从外面走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田中郁子刚刚抬起头望向前门就看见了脚下带着足球的王宇,只穿着一件长袖,满头大汗的样子。

      王宇刚刚踢了一个多小时酣畅淋漓的足球,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回到教室准备离开了,没想到这个点了还有人在教室。

      看着人家已经注意到自己了,便率先开口问道:“你还没走吗?马上就锁门了”

      田中郁子出于礼貌地微微一笑,开口回答道:“马上就走了”,随即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事了,短短的交谈,就是互相打了一个招呼,再无其他。

      回到座位后,王宇赶紧穿上了外套,防止等会儿身体冷下来后着凉了,然后抱着足球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

      田中郁子是从高一下学期开学的时候突然转校过来的,从那时起王宇就从她的名字和自我介绍中知道她是日本人。

      田中郁子平时是个很典型的日本女生,安静而有礼貌,但挺沉默寡言的,一个多学期过去了,他们也并没说过几句话。

      等到王宇再次回到教室时,发现她已经走了,于是他也赶紧收拾好书包关上灯,离开了教室。

      出了校门后,王宇沿着新世纪大道一直向东走。

      一路上汽车来来往往速度都很快,大概百米过后,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向北而去步行花费十分钟就能到达王宇家所在的小区。

      但现在王宇还要去接他妹妹回家,所以他没有过人行天桥,而是继续右转沿着街道走向在前方不远处的小学。

      在王宇和妹妹王琳回到家里大约一个小时后,在另外一边,独自一个人先乘坐地铁然后转坐区间列车来到日本区的田中郁子也到站了。

      身穿学生校服的郁子走出了车站,在B出口进入了一辆等候多时的黑色轿车,随后汽车发动向着南边的山区飞快驶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