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ballHentai汉化组

      对于周涛和俞琦俩这古怪的行为,周青山并不太生疑。他认为这是周涛那小子想趁着夜黑,在俞琦的掩护下偷偷溜出去。不过,这还没出门,就被自己给逮住了。却不想,周涛其实已经逃了出去,正赶去和林辰他们会和呢。

      此时,在周涛已经离开的屋间里,俞琦独自对着耸立的空披风发着呆。蜡烛在慢慢的燃烧,蜡泪在一滴滴的往下滑。也不知道俞琦在想什么,她的两行泪水竟也不住的往下流。

      她喃喃自语道:“周涛,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比起你的兄弟,你连听我一句话都显得那么不耐烦。我哥哥的命算什么,为什么你连他死了还要如此烦他?你是在烦他还是在烦我?就是你那班兄弟,把我哥害死了,把我害苦了。现在你还要去救林怀安,这是要把你自己也搭进去吗?”

      正在俞琦胡思乱想时,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现在去举报还来的急!反正他们的行动一定不会成功,提前向上面通报,也可以让他们小小受到一点惩罚,这也算是替哥哥报仇了。而且这样一来,自己还能立个功,保不齐可以替哥哥拿回本属于他们的封赏。

      俞琦这个念头一出现,她立马就变得坐立不安起来。她有点害怕,又有点莫名的激动。她越是想,这个念头越是挥之不去。为此俞琦感到全身燥热,她觉得自己必须去找人商量下才是。

      而糟糕的是,她想到要商量的对象竟然是林昭。而更可怕的是,她在还没想好该怎么办的情况下,竟连和青山叔一声招呼也没打,就夺门而出了。

      另一边,林辰、林海、秦峰三人正在约定的亭子里着急的等待着周涛的到来,正等的不耐烦的时,周涛才姗姗来迟。

      林海见周涛过了约定时间才到,可谓是又急又气的说道:“周涛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们还认为你出事来不了呢!”

      “怎么会来不了,你们没我能行吗?嗨,不说了,我爹看着紧,我这也不是好不容易才脱身了吗。”

      “好了,周涛能来就好了。”林辰忙解围的说道,“就按原定计划,周涛由你负责去厨房放火,把大人的注意力都往那引,然后再想办法躲起来,记住一定不要让人给发现了。林海你准备的那几张小挪移符要保管好,等到救出怀安,到了后花园,你再把小挪移符给二哥,之后就麻烦二哥你送怀安出林家了。好,计划就这样,我们开始行动吧!”

      在亭子里短暂交谈后,四人便开始各自行动。

      说来,一早为了让计划能顺利进行,林辰、林海和秦峰每到夜里都会到牢房看望林怀安,以此来麻痹守卫。至于通行令,因为包步层没有来讨要,林辰等就一直没还。所以,今晚林辰他们还是装作平常的样子,来到牢房看望林怀安。

      守卫对林辰三人的到来已是见怪不怪,虽然对于秦峰每次都要披一件大斗篷感的纳闷,可是碍于是林辰的结拜兄弟也不好过问。反正他穿成这样也没闹出过什么幺蛾子,就当是他个人爱好好了。

      “林辰少爷、林海少爷、秦公子你们今晚又来了?好像今天比平时来的晚一些哦。”门口的守卫也算跟林辰几个相熟了,见林辰等来了,就随便寒暄了几句。

      “今天有事耽搁了下,现在能让我们进去不?”林辰说道。

      “只要有令牌就可以。”

      “给你。”林辰将令牌递给了守卫。

      “可以进了。”

      守卫把大牢的门打开,林辰仨向前走去。这没走两步林辰就假意绊倒,向着一守卫的怀里撞去。

      突然被撞个满怀,这可把素来谨慎的护卫给吓坏了。守卫赶忙扶起林辰,小心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绊倒了,没事。”林辰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是窃喜。利用这一撞,吸引了守卫的注意,秦峰从而得以使出‘偷梁换柱’的戏法,偷偷地消失在了眼前。

      林辰起身后,他们就在守卫的注视下,迅速地窜进了地牢里。

      林辰等进了地牢,并没有像他们平时那样见到那位枯槁老人,反而见到一个面生的年轻人。

      “看管牢房的老大爷去哪了?”

      那年轻人见有人来牢房,用一种猎奇般的眼神审视着林辰等人:“曹老头今天人不舒服,上面叫我来代班。老是呆在这冰冷的地方谁能不生病呢,我在这呆两天,肯定也要离开这鬼地方的。我以后打死也不会再来这,接什么狗屁的班了……”

      这个年轻人一口气连说了一大堆的话,就好像憋了一年没说话似的,非得一次性说个痛快。而就在这人自顾自的说的起劲时,他突然又回过神来问道:“对了,你们几个来这里干什么?”

      “我们是来看望林怀安的。”林辰回答道,没想到原来那阴沉沉一言不发的枯槁老人,竟然突然换成了个傻乎乎话唠似得呆小伙,也不知道这对他们的解救计划是好是坏。

      “林怀安是谁呀?实在抱歉,我新来的对这不熟。真是的,我才刚来林家竟然把我分配到这鬼地方,真要命……”

      “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就拿上钥匙到十三号牢房开门就是了。”

      “那好吧。”年轻人被林辰一凶,也不多废话,拿上一整串钥匙就领着众人往前走去。

      “我能问一句吗,中间那戴斗篷的为什么我看不清脸?”这没走两步,那年轻人又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这里光线暗,他人又比较黑,所以你才看不清的。”林辰没好气的回答道。

      而这年轻人好似自来熟,竟又不停的向林辰问东问西道:“听说在牢里呆久了人就会变得很白,是不是?为什么除了你其他两人总是默不吭声啊,尤其中间那位仁兄,好像就是团空气,无声无息的。”

      那年轻人越说越起劲,竟上起手来,冷不防给‘秦峰’推了一把。这下可好,整个斗篷瞬间像泄了气似得倒了下去。

      见此,就在那年轻人还没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时,林海眼疾手快的给他脖子上狠狠一劈,瞬间将其打昏了过去。

      “没办法了,拿上钥匙和斗篷,先救了怀安再说。”林海一把扯过那人手中的钥匙说道。

      是的,反正林辰俩早就商量好打昏看管的人,救出林怀安,现在不过是提前打昏了而已。于是二人拿着钥匙找到怀安,把怀安的手链脚链都打了开来。

      “怀安把这斗篷穿上,我们走!”

      “嗯。”林怀安穿上斗篷,此时他身体还很虚,走路还不太稳,不过怀安倒是咬牙强撑着,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全离开这里。

      走了两步,林怀安不知为何,突然停了下来。他向林海要了钥匙,竟丢给了隔壁牢房的付箭仇,他说道:“你也是苦命的人,趁此机会,逃吧。”

      听了这话,付箭仇并没有动,只是回了句:“谢了,也希望你能从获新生,祝你平安。”

      “好啊。”

      简单交谈几句,怀安便是在林辰和林海的搀扶下,向大门口走去。看到林怀安等离开,付箭仇便将地上的钥匙拿了起来。

      林辰他们仨行至大门口,却停下脚步在那里等着,等着周涛放火的信号传来。只有那时外面混乱,他们才好混出去。这不一会儿,外面出现了骚动,想必是周涛放火成功了,三人随即走出牢房。

      “少爷们,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一守卫见林辰等出了牢房,便开口问道。

      进去三个出来三个,守卫应该不会起疑。但林辰还是怕万一守卫检查起斗篷下的林怀安那就糟了,于是便支开话题道:“这外面好像出了什么事?”

      见问,守卫回答道:“听说是厨房那边不小心失了火,而且火势还不小呢。”

      “真是这样,那你们还不过去帮帮忙?”

      “那边自有人会处理,我们不能擅离值守。”

      “那我们仨过去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林辰见自己成功转移了注意力,便决定赶快撤退,到后花园去。

      而与此同时,林辰的母亲林雪芯也在今晚提前出关了。林雪芯自从当年受到袭击重伤之后,就时常会呕血,严重时还会昏厥,从而影响到自身的修行。而此次发病,应该是之前劳累过度引起的旧病复发。不过还好发觉的早,不是太严重,闭关一段时间调理下就能好,也因此才提前出关了。

      林雪芯出关后便回到了住处,不期刚进门就迎面撞见冒冒失失要跑出来的林辰的丫鬟雨帘。

      林雪芯见雨帘打着灯笼,好像是去找什么人的样子,便是询问道:“雨帘,你这么晚是要上哪去?”

      雨帘见夫人出现在门口,也着实吓了一跳,她支支吾吾的应道:“奴婢是去找少爷回来。”

      林雪芯闻言面露不喜:“我不是让你们在我闭关的时候,好好看着辰儿吗?我刚还听福广说这段时间林家不太平,你们怎么还让辰儿在这个时候到处乱跑呀,你们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不敢,夫人。”被林雪芯这一骂,雨帘立马跪在地上请罪,“夫人,少爷在您闭关的这段时间里,每到这时候都会去大牢里看望怀安少爷。因为少爷不让人跟,平时也都没事,所有奴婢才没看着少爷。今晚是听到厨房那失火了,又见少爷这个时候还没回来,女婢这才当心,打算去找找少爷。”

      “厨房那边失火,我已经让福广去看了,现在已经看不到火光了,想必那边火势不是太大。”林雪芯说道,“厨房的事不用你操心。我倒要问你,为什么辰儿去看望怀安的事没有人告诉过我,而且你们又怎么可以让他这么迟到那种地方去呢?”

      “奴婢知错了。这是少爷命我们不准告诉夫人您的,少爷说怕影响到您闭关。”

      听了这话,林雪芯又用神识扫看了下整个屋子,不禁又问道:“为什么坠儿不在房里,她去哪了?”

      “奴婢不知道,每次少爷出门不久,坠儿也会偷偷溜出门,具体去哪我不知道。只是听其他下人说她常去雷夫人那,可能是因为她以前在雷夫人房里当过差,那边有好姐们,偷偷跑去玩了吧。”

      林雪芯并不信这话,她感觉到自己闭关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自己意想不到的事,甚至隐隐感觉到似乎正有一些大事要发生。

      而就在林雪芯心神不安的时候,冷不防的被一声巨响震到。那是一声巨大的爆炸,而且竟然就发生在林雪芯所掌管的药房那边。

      “糟了,出大事了。”

      药房可是林家的一个重要的经济命脉,那里发生爆炸可不得了,林雪芯顾不得向雨帘问话,立马奔往发生爆炸的药房。

      来到药房,只见整个药房被熊熊大火包围着,部分家仆被大火烧伤,烧死。见此,林雪芯也顾不得其他,真气一出,降下层层寒冰压制火势的蔓延。

      不久,林燕父亲林安山也来了。他释放出自己的真气,双手猛击大地,掀起阵阵沙石掩埋住大火。如此,在二人齐心协力下,大火总算被控制住了。

      药房危机解除,林雪芯赶忙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主持救火的三爷林堡铭赶忙说道:“听一位下人说,他看到一位面生的下人刚才突然冲进药房里面,然后整个药房就爆炸了。看来这个事情,是有人冲我们林家来的!”

      听了这话,林雪芯不禁猜想这袭击会不会是冲自己来的,之前她就是在药房的私人丹房里闭关的,要不是自己提前出关,可能就被这爆炸给波及了。可还没等林雪芯弄明白这爆炸是怎么回事,她发现从后花园方向竟传来阵阵强烈的灵气波动,似乎那正有场激烈的战斗。

      话说回来,林辰三人出了牢房,一路来到后花园都未见有任何阻拦。不过,林辰一进后花园就感到一丝不安,寂静的园子里夹杂着一股花儿萎谢后,面向死亡而特有的气息。

      没想到还未到八月,园子里的花竟已都谢了。可是这娇生惯养的花就该此时凋亡吗?林辰擤了擤鼻子,要把那带给他焦躁的气味隔绝出去。

      到了约定的地点,秦峰已等在了那里,但他却显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二哥,怎么了?”林辰不安的问道。

      “那边的火光已经消失了,看样子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秦峰向着东后房方向望着,那里的上空已变回了漆黑色。

      听秦峰这么一说,大家心里已是凉了半节。大火这么快就熄灭了,也不知周涛他会不会有事。

      “事不宜迟,秦峰你还是带着怀安快点走吧,这是两张挪移符,拿好。”林海把准备的小挪移符交给了秦峰。

      “谢了兄弟们,我林怀安今日若能安然离开这里,日后我必会回来报答你们的。”

      面临生死,林怀安才真正明白了兄弟之情的可贵。林怀安能肯定,若没林辰几人,他早已死在牢里,或者成为一个活死人。正是有了他们,林怀安才从新点燃了生的希望。

      可就在怀安和秦峰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震动了整个园子:“何必那么着急走呢,要想报答兄弟,还是不要走,乖乖留下来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