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身母乳的佐佐木明希在线观看

      “还行,比你姐强多了,只让我们等了半小时。”说话的是一位梳着油背头的中年男性,这就是姜婉儿的父亲姜剑了,无论是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是一副传统的江南富商的打扮。

      “爸爸,为什么今天非要全家一起吃饭呀?您和我妈平时不都是很忙的吗?”姜家大小姐姜婷婷一边给父母夹着菜,一边说着话,很是殷勤。

      “把你们姐妹二人叫回来吃饭是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们。这周六就是东湖市每四年一度的古董节,想必你们这几日经过古董街的时候也发现了,那边的筹办工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与往年相比,无论是资金方面还是人力方面,今年的古董节更加受到了郑家的关注。我通过其他方面了解到今年郑家要在古董节的那几日展售出自家的价值千万的羊脂玉等,还会有退隐多年的郑虎老爷子出席。届时四大家族都会出席捧场,我和你们妈妈一样会出席,但郑家这一系列的所作所为让其他三大家族很是忌惮,我们都觉得郑家今年的古董节一定另有目的,否则以郑家的做事风格,是不可能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来大操大办一个古董节的。”

      说到这里姜剑停了下来,看了看姐妹二人,见姐妹二人无话,于是接着说道。

      “所以今年避免郑家在古董节上做出不利于我姜家的事情,除了我们夫妻出席之外,你们姐妹二人要在人群中随机应变,避免出现不测,能够及时做出应对。”说罢,姜剑就起身离开了。

      餐厅里只留下面面相觑的母女们。

      “妈,平时爸爸不都是拒绝这种活动吗,怎么这次会去啊?”姜婉儿好奇的问道。

      “最近集团出了些事情,我们姜家的股票也不太乐观,更何况郑虎老爷子退隐这么多年,还是要给些面子的。”姜母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这位是我很多年的一位老友,对文玩古董研究多年,你们姐妹当日请他一同参加,见机行事。”

      留下姜婷婷和姜婉儿面面相觑,看着桌上的名片,姜婉儿皱着眉头,小声对姐姐说:“姐,你也知道,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这个······”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用不着你帮忙,家里压根儿也没指望你。”父母不在,姜婷婷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随后拿起桌上的名片和包,甚至没有多看姜婉儿一眼,直接离开。

      姜婷婷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所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别墅里别样响亮,每一声都仿佛在戳姜婉儿的心脏,但姜婉儿无力反驳。自己与其他三人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不仅在生活中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就连一些家中的困难,姜婉儿自己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姜婉儿平时不回家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想感受到这种压抑感,这种压抑感对她而言会比孤独还要难受百倍。

      姜婉儿不再想,起身上楼回到自己房间后更衣洗漱。

      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到了王昊在离别后发给自己的几条消息,都是询问自己有没有安全到家,但姜婉儿由于在和父母姐姐吃饭,所以一直没有回复。

      姜婉儿给王昊报了平安,但没有收到王昊的回复。

      当然,此时此刻的王昊是不可能回复姜婉儿的,此时的他正被五花大绑昏死在一个废弃仓库中,周围是周乔和他的几个手下。

      “老大,我们接下来干嘛?”周乔的小弟气喘吁吁的问着周乔。

      “给我好好查查他的身份,兜给我翻干净了!”周乔在一旁抽着烟,一边说着。

      周乔心里盘算着,像王昊这种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能够认识姜婉儿这样的豪门女子,而且敢和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自己叫嚣,一定是多少有些背景或者权利的,所以一定能在身上查出点什么的。他之所以采取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是稳妥起见,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大哥,他身上就一堆现金和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没什么名片和其他东西啊······等等,这个卡应该挺值钱的吧哈哈”周乔的一个小弟一边翻着,一边从王昊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张金卡。

      这张金卡上面除了“卧龙堂”的三个字和一串卡号外并没有什么特别。

      “什么东西?”周乔听见小弟们对一张卡谈论起来,扔掉手里的烟头就凑了过来。

      拿过这张金卡,周乔显然没有认出来,翻来翻去对其嗤之以鼻。

      “不知道这是哪个三流会所还是洗脚城的会员卡,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周乔将金卡扔在王昊身上说:“再找找,没什么有用的就算了。”

      周乔心里已经有了底,王昊就是个不懂事又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没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兴趣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身上。

      “把他所有衣服脱下来烧了,让他醒过来也感受下什么叫大庭广众下的耻辱。”

      这下三滥的手段还是让他这个人本性暴露无疑。

      ······

      次日中午,王昊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被五花大绑着,心里瞬间慌的不行,自己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头部传来的隐隐剧痛让他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肯定是周乔干的。”

      王昊想到这里也没用,自己一个身处外地的大学生,平日里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第一时间便怀疑起周乔。

      现在他那有什么时间去找周乔算账,连滚带爬找到了一个尖锐的铁片松了绑。

      翻看了自己的背包,里面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但东西却一样没少,顿时心里更加确定这事儿是拜周乔所赐。

      “丫的背后玩阴的,等老子跟你算账!”王昊一边在仓库翻找着能够遮体的衣服,一边把周乔祖上三代都骂了个遍。

      无果。王昊一丝不挂地在仓库里无力地望着四周,场面嫉妒尴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