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麻豆新年茎喜在线播放

      这事,何雨柱原以为就这样过去了,自己都拒绝这么明显了,秦淮茹应该知道自己心里所想了吧!

      但是他低估秦淮茹的心机了,也低估这年头,一个条件好的男人,在一个寡妇眼中的分量。

      第二天一大早,何雨柱刚起床洗漱,就见秦淮茹提着篮子,进了他的屋,如同女主人似的,把他的臭袜子,换洗的衣服一股脑全扔篮子里,看得何雨柱一愣,一愣的。

      “秦淮…秦姐…你这是干啥呢?”

      “哼,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收拾收拾,屋子里这么乱,要是有女孩子来你屋里参观,人家也会说你邋遢,我是你姐,帮你收拾收拾,好让你早点找到媳妇,你看不上我,我当是我自作多情罢了!”

      一边说着,眼眶又开始发红,她放下手上的篮子,开始收拾乱糟糟的被褥,随即又开始打扫卫生,弯下腰,那圆润的身材正对着刚起床的何雨柱。

      这大早上,火气还没完全散去的何雨柱,看着妖娆多汁的大屁股,那股邪火一下就上来了,他咬牙切齿,让自己放下这股念头。

      何雨柱算是彻底服了,这秦寡妇也不是纯情老娘们,她这样做,显然知道这对一个单身三十年的单身汉有多大吸引力。

      在以往的记忆中,帮他收拾屋子这种家务活,秦寡妇可没少做,这种诱惑也不少,但是那时候的何雨柱偶尔也会假装不经意间碰到啥。

      就是这种明里暗里的暗示,让从前那个傻柱,对这个秦寡妇,那是各种五味杂陈的情感。

      作为正常单身三十年的男人,秦淮茹一招,就直击老光棍的内心。

      就算已经换了灵魂的何雨柱,也没办法这个时候把她赶出去,邻里邻居,何况她还是以一个邻家姐姐的身份来帮忙的。

      行,玩不过你,你继续耍你的心机,反正我也不吃亏。

      何雨柱洗漱一番,连门都没锁,提着空饭盒就准备去上班。

      背后的秦淮茹突然朝他喊道。

      “傻柱,下班记得来我家,我堂妹明天就得回去了,晚上一起吃顿饭,你们好好聊聊!”

      何雨柱愣了两秒,嘴角微微上扬。

      “行,那我下班去!”

      这心机婊,还真有意思,这是赖上自己了,如果只是为了一口吃的,自己到也不在乎,问题她胃口可不小呀!

      这年头,乱搞男女关系,那真是一个严重问题,何雨柱是真有些怕秦寡妇这个心机婊,只是自己以往的表现,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和这寡妇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所以这事,不能一下把这秦寡妇得罪死了,万一她再给自己整点什么幺蛾子,那就真是屁股坐黄泥,说不清了。

      所以,何雨柱现在抱着咸鱼心态,只要慢慢疏远秦寡妇,以自己的条件,大把人给自己介绍对象。

      只要有人给自己介绍对象,挑选一下,只要合适,就定下来,踏踏实实过日子得了。

      等自己结婚了,这秦淮茹,如果再有事没事来找自己,那名声坏的可就不是自己了。

      她堂妹秦京茹长相身段还行,除了这些优点,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听话,特崇拜羡慕城里生活,纯粹一傻妞。

      许大茂为什么后来能把这傻妞骗上床,不就是喜欢她那股单纯劲吗?

      何雨柱走到前院,碰到正起床浇花的三大爷,三大爷喊了一声傻柱早呀!

      何雨柱一听这傻柱,就不高兴了,也不准备打招呼了,哼了一声,就准备朝院外走去。

      一向爱面子,精明爱算计的三大爷见到这一幕,顿时刚刚起床的好心情没了,看到何雨柱手里的两个饭盒,顿时想起自己家里,都两个星期没见荤腥味了,顿时心出一计,朝着何雨柱喊道。

      “傻柱,傻柱,你等等,我找你有点事!”

      尽管知道这三大爷这爱算计的主,找自己肯定没好事,但是何雨柱还是停下脚步,这大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况这年头,邻居之间,还真有那么点远亲不如近邻的感觉,不深交没事,但是别不合群就行了。

      “三大爷,啥事?我这还得去做事呢?”

      “傻柱,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有一个女老师,今年23,叫冉秋叶,这冉老师呀,长得那叫一个标志,书香门第,她现在也还没对象,我看你年龄也不少了,我听一大爷说,你想找一个对象,我这不想起这事,我呢,上午找时间,给你介绍介绍,怎么样?作为院里的管事大爷,你这事,我也是操碎了心!”

      何雨柱背着手,听完这三大爷的话,也算是明白了,这是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呢?

      不过这三大爷有这么好心?

      看着三大爷那精明的小眼神,何雨柱算是明白了,这是想要好处呢?

      “行,三大爷,我在这谢谢您嘞,这样,您给我把冉老师约个时间见面,我也也不让您白忙活,只要这事成了,我给您带两斤上好的大肥膘,怎么样?”

      听到大肥膘,三大爷那干涩的喉咙,明显咽了咽唾沫,连连点头答应。

      这年头,一斤猪肉八毛五,还得凭肉票,别说两斤猪肉,就二两肉,这年头,就算工人家庭,都得逢年过节才沾点荤腥。

      三大爷连工人阶级都不算,就一小学老师,全家七口,就他一个有正式工作,大儿子还临时工干着呢,这年头,一个萝卜一个坑,正式工作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三大爷这人爱算计,不管做啥事,都带着目的性的,包括过年给院里写春联,也得收点润笔费,靠着精明算计,一家人也凑合着过。

      而秦寡妇算是工人阶级了,拿着二十七块五,还有邻居之间的接济,竟然说活不下去,这明理人,也能算这笔账。

      何雨柱也不想去算这笔账,告别三大爷,优哉游哉去上班去了。

      这平常上班,如果没领导设宴,这早上六七点过去,下午四五点就回来了,这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

      平时家里就他一个人,亲妹何雨水马上也要毕业工作了,对象是这一片派出所的小片警,对象家条件也不错,也是根正苗红,日子已经定了,春节马上就要结婚,这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这个年代,是何其幸福!

      这院里,除了一大爷家,谁家都是三五孩子,还有些一家子十几口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只有一两人有工作,一家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可就是连这种拮据的生活,农村里那些漂亮闺女,都争先恐后想嫁进城来。

      这个时代,对于何雨柱来说,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感谢各位的支持和打赏,真心感到荣幸,甚至还有点惶恐,我去年六月开始在起点写书,两本书一百五十万字,结果每本都扑街,曾经一个月写三十几万字,也没效果,这本书能有这成绩,我实在感谢,下星期开始,每天三章,如果成绩好,上架每天四章到六章,希望新书期间,各位一直支持,别养,每天支持投票一下,因为新书成绩关系到这本书的推荐!这本书以都市系列为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