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d

      虽然已经看不见摄魂术人和韦小凡的影子,但玄哲真人还是向着摄魂术人飞走的方向,追出几十⋴里远,想看看有没有一丁点希望看到摄魂术人和韦小凡的影子。

      然后又在方圆几十里内的地面或山上快速搜查了一遍。

      不但没ﺗ有看见摄魂术人和韦小凡的影子,甚至连气味都没有一丝。

      这个摄魂术人跑的也太快了!抱着一个成年人,竟然还能跑得这么快,可见这个摄魂术人,无论是在法术上,还是轻功上,都非뿁常了得。

      “我空手都追不上,由此可见,我在飞行的修养上,比这个蟆摄魂术人差远了。更主要的是,这个摄魂术人竟然会隐形!他这种隐身法使用的是什麽鬼方똄法修炼成的?下次如撠果再碰见他,怎样才能破了他的这种隐形术?”

      就这样,玄哲真人眼巴섒巴地看着自己爱徒被摄魂术人掠走,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玄哲真人返回地面,此时随着韦小凡的被人掠走,其神弓也跟随着收䠢手,瞬间消失得无馍踪无影,韦小凡的坐骑小黑,也不知道什麽时候不见了。

      ᅦ “如果韦小凡的坐骑小黑怪兽还在,只要跟踪小黑怪兽,应该能追到韦小凡和那个摄魂术人吧!因为动物的鼻子是最灵的,特别是对自己的主人的味道最熟悉,只要韦小凡还活ﻧ着,只要跟着小黑쎴怪兽顺着摄魂术人和韦小凡飞行留下௥的味﶐道追去,一定能找到他们。可是,现在,连小黑怪兽也不见了。”

      玄哲真人将诛邪神剑收回,然后放到脚下的上空,关抬脚踏了上去。诛邪神剑立即托着玄哲真人向空中飞去。

       玄哲真人想飞到空中,看能不能还看到小黑怪兽ሁ的影子。

      玄哲真人踏着诛邪神◜剑飞到空中,放眼向四周望去,只见周围方圆上百里内,白茫茫一片,连一个黑点的影子都没有,更不用说看到小黑庞大的身影了。

      禇 玄哲真人쳮只好返回地面㨆,为自己没能将爱徒抓住叹了几次气。 瑮

      剽这次韦小䤈凡被那摄魂术人掠走,不知几时才能见了,更不知道,摄魂术人会把韦小凡什麽样。

      从刚才韦小凡刚才和玄哲真人交手时,表现出来的痛苦样子,证明这摄魂术人肯定不什么善待韦小凡,甚至为了逼迫韦小凡按照他的意志ꯊ干某些事,而施使用摄魂术对其身体进行摧残,就如刚才交手时,韦小왜凡突然双手捂头,痛苦的样子。

      赭 奇怪,这个摄魂术人什麽知道我,而我却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玄哲老道,想不到几百年⅚不见,你的法术竟然高到这个程度了!可Ⴂ贺可贺!……”

      从那个摄魂术人说的这句话中,意思是他和我几百年前,和我交过手吗?或者认识我?几百年前?具体是哪一年?具体是哪个百年前交过手?是二卪百年前,还是三百年前或四百、五쏴百年前?这个摄魂术人,给我留的这个谜可真够绪狠,几百年前的事情彚,有谁还记得௤?况且又没说具体是哪一年!

      玄哲真人站起,望眼看¨向两军还在交战的战ʁ场。

      看到黄贤霖正和杨天豹打得不可开交。

      从两个人交手的情况来看,杨天豹与黄贤霖的身Ӛ手不相上下,他各自坐骑的战斗力也是介于伯仲之间。

      玄哲真人又看向两军交战的地方,只见黄色铠甲比黑色铠甲的数量要多힬得多,也就是说,黄贤北霖剩下的士兵要㝼比杨天豹的士兵多很多,而且,很明显,黄贤霖军团的胜算比扬天豹军团大很多。

      如果在继续交战下去,伤亡将更加多,那样堰将使许多父母失去自己的儿子,或许多女人将失去自己的丈夫及许多子女将失去自己的父亲,那样将给许多家庭造帄无法形容说的悲剧。

      “还是赶快让双方休战吧!只要杨天豹他们肯于投降⦹认输䬱,只要他们答应以后不再㿪来纇侵犯,就让他们回去吧!毕竟每个士兵的生命,都是来之不易,每个士兵琤都有父母,孩子妻子,无论谁战死沙场,对每一个家庭,都是很深的磑伤害!”

      玄哲真人再看向杨天豹,杨天豹骑的是一只会妖术的狼狮兽,使用的兵器是一副用上古神铁做成的铁锤,心想,캮此人可能就是杨ඒ胜天手኿下的得力助手了,估计他和杨胜天(即:韦小凡)交往不浅쮜,应该龣知ᇰ道更多一些杨胜天的消息!눨

      玄哲真人想:我先过去敐向杨天豹探一下,看他是不是对杨胜天(ꭖ韦小凡)有所了解,看能不能从杨天豹的嘴巴里,銖获取更欔多一点杨胜天(韦小凡)的一些事情,以便以后去寻找韦小凡时,(杨胜天)更方便些。

      于是,玄哲真人飞身跃⬗起,向黄贤霖与杨天豹交絰战方向飞去!

      “黄贤霖侄徒,꺪你去和士兵们战击敌方士兵,这斯我来对付!记住팣,能不伤害对方,就尽量不伤害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湄投降便可!”玄哲真人低声对黄贤霖说着,站到黄贤霖和杨天豹中间䮇,将他们隔开。

      “是,师伯볾!那你注意!”黄贤霖说着,驾着麒麟神兽飞向他处。

      杨天豹正和黄贤霖打得不分上下,突然从天而降一个业长着룺三四尺来的胡子的道长。

      桝 캍杨天豹一看,知道这道ﰽ长正是刚才跟杨胜天交手的那个道长。

      ḁ 杨天豹仔细看,只见这道长虽然长着一脸跟他手中拂尘一样长的胡子,但年纪估计也就跟我和黄贤霖一样,䂉黄贤霖的法术与武术方面,᭾和我不相上下,甚至再打下去,我也不一定是黄贤霖的对手,而现在突然从天而降鶯的这个道长,黄贤霖竟然称他做师伯!看来此人并不简⬲单!武功랟法术,远在我之上!而且,他刚才栺不是跟惠成王杨胜天交手吗?什麽突然쑜来这里?杨胜天被他打败了?

      杨天豹放眼望向刚才玄哲真人与杨胜天交战的地方,只见那里空无一人,杨胜天和他的坐骑,不知道哪儿去了。

      “杨胜天,你不会这么快,就큣被这୹个道长打死堊了吧?丢下我묵一个打理这个残局?”杨天豹心里想道。

      “臭老道,你刚才不是跟我们杨将军交手吗?他哪儿去쳵了?眼鸣看我就要将黄贤霖战胜,㟘你却过来插手,既然这样,就让ଢ଼你知道我神锤的厉害!”杨天豹说毕,不等玄哲真人回话,也不问问ස这玄哲真人是何等౓人物,抡起神锤就砸向玄哲真人。

      杨天豹的坐骑狼狮兽见主人出嶏手,也跟着吼叫,喷出一股阴风袭向玄哲真人。

      玄哲真人心想,真是㕝物以类聚ᷕ,主人是暴脾气之徒,坐骑也是个暴戾之物。

      玄哲ٯ真人看到狼狮兽和杨天豹同时出手,杨天豹的铁锤是个神䒧锤,自얅身带有神奇的杀伤力,加上杨天봠豹的一抡,铁锤砸过来的冲击力也巨大无比;而狼狮兽喷出的阴风,自带一股ⳡ异蕀常冰冷之气,阴气还没吹到,一丈之外的玄哲真人就已经感到寒意袭来。

      玄哲真人将佛帆尘插到背后,原地跃起,躲过杨天豹的神锤及狼狮䅟兽的阴邪妖风,越过杨天豹头顶,然后双掌隔튬空向下一击。

      杨天豹看到玄瑑哲真人跃起,并떡跃过ড了自己头顶,急忙抬头看向玄哲真人,䈾欲将另外一只神锤向头顶的玄哲真人袭去,没想听见“唪”的一声,身体ↆ感到一阵震动。坐骑狼狮兽大声嚎叫一下。自己和狼狮兽同时向地面沉下。

      澴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狼狮兽四脚突然跪卧地上,嚎랂叫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