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

      新的英雄虽然郑活没见过,但是好在目光投在他们身上,自然就能知道他们的技能。

      “克苏恩”、“恩佐斯”、“亚煞极”这三个新出的古神,虽然技能各不相同,但都是在现有的游戏框架里,强化阵容战力,潜力巨大。

      却有一个英雄,郑活看到他的技能信息,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个英雄名为“提克特斯”。

      “提克特斯”的技能是,每四个回合发现一个“暗月奖品”。

      虽然技能说明很简单,但什么是“暗月奖品”,“暗月奖品”又要怎么帮助提升战力,这个英雄到底是否强悍,郑活都是一头雾水。

      使用“提克特斯”的人,是“流木”。

      这个沉默的少年明明也是来自过去,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奇幻的场面,但是却仿佛内心毫无波澜般,平静地进行着游戏,比起眼里只有郑活而表现得无所畏惧的兰莎,更加叫人佩服他心理素质的强大。

      而当游戏来到第四回合,郑活终于明白了“暗月奖品”的含义。

      那是三份包裹着花花绿绿外装的礼盒,目光投上去,自然能知道其中代表的含义。

      每个人面前都出现三份礼盒,郑活眼前的三份分别是“暴风城之力”、“物色新人”、“压袋零钱”。

      “暴风城之力”可以使场上的随从获得+1+1,“物色新人”使酒馆里可供购买的随从多一位,“压袋零钱”使用后获得两枚金币。都是带有强悍效果的一次性能力,正如“暗月奖品”的字面意思一样,是一种特殊的奖品。

      郑活向背后的永恒者托奇问道:“这个‘暗月奖品’也是未来游戏里的内容吗?”

      托奇淡淡道:“是的。”

      郑活点点头,目光投向三份奖品。多出这种额外的因素,可以让游戏前期的战斗都变得丰富多彩,未来的战棋游戏倒也挺有趣的。那么,该选择哪一个呢?

      后面的托奇突然又开口道:“谨慎做出选择。时间是有限的,你的选择,就代表你会度过怎样的时间。”

      郑活挑挑眉,不是很明白托奇话中的含义,想了想,还是准备选择一个看起来稍微强一些的“暗月奖品”。

      他伸手向前点去,指尖轻轻触到那份“暗月奖品”之上。那份奖品的名字叫作——“暴风城之力”。

      包裹着花哨外装的礼盒突然打开,一束流光溢彩的光芒突然从其中溢出,将郑活包裹进去。

      托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第一块……”

      ……

      郑活突然失去了光明。

      周围喊杀声一片,腥风血雨夹杂着哀嚎扑面而来,似乎有许多人在身边激烈交战。战争仿佛无形漩涡将所有人包裹,每个人都在挣扎求生,但郑活却看不到光明。

      劲风从身前来到,郑活仿佛本能般,挥起了手中的利刃,刺入了一个温热的身体。热流洒在脸上,有一些流入他的口中,却像什么绝世珍馐一样,让他身心为之鼓舞。

      嘭!

      迅速冷却的身躯从利刃上滑出,无力地倒下。

      战场忽然一静。

      下一刻,郑活听到响彻云霄的欢呼声。

      “我们赢了!!!”

      他们是谁?我赢了谁?我又为谁而战?

      郑活心里迷迷糊糊地,丝毫感觉不到兴奋,却只觉得噪杂。

      他浑浑噩噩地向前走出,身边的人只是欢呼,却没有一个人阻挡他,最后他来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没有那些噪杂声传来,他终于松了口气。这难得的宁静让他全身心放松下来,他突然觉得,刚才的那些混乱与吵闹,只是为了此刻的宁静。

      一个柔和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谢谢你,多亏了你,我们的世界又恢复了和平。谢谢你,伊利丹!”

      郑活身体一震。

      那声音……那声音仿佛皎洁的月光般,照进了他黑暗的心灵,让他突然间,看到了光明。

      郑活突然心中有了明悟。

      我在黑暗中行走,所苦苦追寻的,就是此刻这一道皎洁的光。

      那仿佛汇聚世间一切美好的光芒,拥有记忆里最动人的模样,虽然看不见,但我却能听见、嗅见,甚至能小心翼翼地去触摸……

      啊,我的一生,就是为这道光而存在的!

      只要有这道光,再怎样深沉的黑暗,都无法让我沉沦!我的生命,因此而拥有意义!

      赞美这道光!

      忽然,那个声音又传来:

      “你还是不怎么喜欢说话呢……你总是这么骄傲,总是喜欢一个人相处,总是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那么,我也不打扰你了。总之,谢谢你……”

      声音说着,就要渐渐远离。

      郑活连忙回身,伸手要阻拦。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太过欢喜,太过感动,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已。

      却突然间,又听到那个声音和另一个人交谈。

      “他怎么样了?”

      “他似乎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是吗?那么就不打扰他了。我们去那边走走吧……你知道吗?我好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会失去你……这场战争,太过于残酷,每分每秒都有生命消逝,每分每秒都有惨剧发生……我害怕,你也会离开我……”

      “……我也害怕……害怕我们没办法一直在一起……无法和你相见的日子,我一刻都无法想象!”

      “……我也是!我永远都不要看不见你!”

      “幸好……我们赢了……”

      “是啊,我们赢了……多亏了他呢……”

      “嗯,多亏了他呢……”

      声音渐渐远去。

      郑活手停在半空中,然后慢慢地缩了回来。他又转过身来,一个人坐在了寂静里。

      黑暗将自身笼罩,眼前看不到一丝光明。

      郑活突然想,如果……可以逃离就好了。

      不是要逃离眼前的战斗,战斗我已经赢了,而是要,逃离这个世界。

      如果有什么地方,能够获得永久的宁静,那就太好了……

      ……

      郑活突然惊醒过来,眼前还是那场时间游戏。

      正是第四回合,他刚刚选择了第一个“暗月奖品”。

      一点黑暗在他指尖悬浮,带着深沉的哀伤,深不见底。

      “这是什么?”

      背后托奇轻轻回答:“这是你找到的第一块时间碎片,这是……伊利丹的时间。”

      伊利丹的时间?

      郑活愣愣地看着指尖的这一点黑暗,突然一摸自己的脸颊。

      诶?我怎么……流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