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肌肌桶女人

      上回说到阿九获封五品武官,舌战群儒。

      “此次与北狄一战告捷,俘虏北狄三王子和军师,此乃大喜事,朕计划召开献俘大典,让黎民百姓看到东盛的强大,让外敌畏惧东盛的威仪!”惠帝慷慨激昂地陈词。

      底下的文官又站不住了,个个准备出列劝诫。

      “陛下,东盛向来是以德治国,施行仁政,连年征战所带来的杀戮本就不妥,若召开献俘大典,岂不是让民众笑话,与初衷背道而驰?”

      这御史台还真都是人才,才走了张秦两人,现在又来个姓马的,阿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东盛历来都低调谦虚,胜败乃兵家常事,现在应该放回北狄俘虏,以彰显大国之气度!”罗御史也高调发言。

      龙椅上的惠帝气得脸都黑了,这帮御史!

      “报——北狄使者到——”

      惠帝这才换了换脸色,示意宣进来。

      “在下北狄使者哈日春,见过皇帝陛下。”他并未行东盛礼节,作北狄见礼罢了。

      由于北狄与东盛语言不通,早有配好的翻译在侧。

      “大汗之意,两方议和,互结姻亲之好。一则哈日娜,北狄部最漂亮尊贵的公主,特来东盛皇室中选聘夫婿。二则,为大王子哈日力求娶陛下嫡公主为妃。三则,半月内务必放还三王子和军师。”

      此语一出,满堂哗然,武将们恨不得即刻出征,碾平北狄;文官倒是多半点点头,认为此举可行。

      惠帝刚回转的脸色又黑了,“使者舟车劳顿,先下去歇着吧。”

      待北狄使者退下后,

      “陛下,这北狄实在欺人太甚,身为战败一方,竟提出如此无理要求,全无议和之诚意。”骠骑将军忍不住出言道。

      “陛下,老臣认为互结姻亲之好,此举可行,北狄这次虽战败,一旦恢复元气,定会卷土重来,结了姻亲,便会顾忌,至少能得十几年安稳光景。陛下,切莫因疼爱公主,毁了江山社稷啊!”顾翰林语气恳切。

      “哼,老家伙,你不知道那北狄大王子年逾四十,已有正妃,你是让嫡公主去做蛮夷的妾室?”又一武官怼道。

      “身为公主,金尊玉贵,但也应该担得起为国为民,献出自己终生的使命,女子本就身无长物,能为边境安宁做贡献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一女子可以解决的问题,避免了军队的杀戮消耗。”顾翰林义正言辞。

      “这么说,以后但凡有战事,我东盛往出送公主就是了,也不必有劳将士们了。以后各位大人都多生女儿啊,长到一定岁数,就送去和亲,岂不省事多了。顾翰林家三个闺女,貌似都到了出阁年纪,不如这次一并送去北狄和亲?”阿九调笑着,武将们齐声附和。

      “东盛礼仪之邦,仁德治国是真,但面对豺狼虎豹,我们能以仁德让他们退兵么?

      单说北狄,几十年间送了三位公主过去,还不是烧杀淫掠,无所顾忌,北境无数人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是他们所为。

      东盛有雄师百万,装备精良,粮草充足,士兵勇猛,对付小小蛮夷不在话下。

      一味地委曲求全,仁义待小人,得不来尊重,只能得到豺狼的轻视,更加肆意的践踏东盛。

      蛮夷崇拜强者,只有强者才能让他们畏惧,臣服。”

      阿九步步逼近顾翰林,虽然身量未足,但周身的气势,让他为之一退。

      “陛下,臣斗胆请求,驳回议和书上和亲请求,改为称臣,岁岁朝贡。北狄不称臣,东盛必出动精兵良将,覆灭北狄,如今他们所存实力不过三分,大厦将倾。至于两位重要俘虏,一人一万两黄金,速速着人赎回,不要白赖在东盛吃牢饭。泱泱大国,何惧之有!”阿九拱手向惠帝说道。

      “臣等附议,泱泱大国,何惧之有!”一众武官跪下,齐声高喊。

      “好啊,好啊,这才是东盛的好男儿,泱泱大国,何惧之有!”惠帝笑容颜开。

      “退朝——”

      下朝之后,惠帝遣人写了国书,言辞强硬:你不称臣纳贡,我不退兵,献北狄公主可以,但必须以贡品身份献上,至于求娶嫡公主,你还不配!两位俘虏,重金赎回。而献俘大典,则吩咐了礼部择日好生操办。

      国书一发,惠帝心情舒畅。当年他看着自己的小妹妹被迫送往北狄和亲,只几年便被磋磨死了,如今,竟有人把主意打到自己女儿头上,这顾翰林也到岁数告老还乡了!

      宫中长街上,群臣议论纷纷,“哎哟,袁大人也就罢了,毕竟六十多了,只那两位御史才四十出头,就告老还乡了!我看那顾翰林也快了,在这件事上触陛下的霉头,陛下登基以来,可从未送过任何一位公主和亲。”

      “钰儿,你刚刚在朝堂上的表现太过出挑,令为父刮目相看啊!”燕耀看着自己的女儿,越看越骄傲。他不怕阿九木秀于林,谁敢动她,都得先过他这个北疆王老爹这关。

      内宫,

      “长瑞郡主封了骁骑佐领呢,还在朝堂上舌战群儒,怼得那帮文官都说不出话呢。”

      “真的假的呀,女子为将?史官不得口诛笔伐啊!”

      “当然是真的,我隔壁叔叔的姑妈家表弟是宣政殿侍卫,他说的能有假?”

      ……

      盛淇眼神落寞,她越来越耀眼了,而我,一点没变。

      “淇,你在想什么呢,闷闷不乐的。”阿九蹦蹦跳跳地过来拍了拍他的头。

      盛淇一阵恍惚,“阿钰,你来啦!我,我刚才,你会不会嫌弃现在的我啊?”

      “不会啊,如果你想变强,我可以帮你,整个北疆王府都会是你的后盾。”阿九肯定的说道。

      盛淇内心感动,但还是摇摇头,拒绝了。

      阿九知道他不是欲擒故纵,莫名还有些期待,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方式强大起来呢。

      宫宴,

      阿九奇迹地发现,燕如玦居然出席了,而且一脸春风得意,身侧围着好些贵女谈笑

      五公主不屑地说道:“前些日子,父皇着礼部礼聘几位高门贵女,其中就有定安伯家的庶女,燕如雪。才选时,陛下就看上了,给了嫔位,不过几日升了贵嫔。她求了恩典,允了家中小妹入宫。”

      “狗蛋儿,你是干嘛吃的,让你看顾京城,这么大的事我不知道!燕光什么时候又多个庶女出来!”阿九用意念戳了戳他的脑门。

      “你只让我盯着些长公主的胎,没让我干别的呀,长公主的胎可好好的呢。我去查就是了。”狗蛋儿委屈极了。

      “陛下驾到——雪贵嫔到——”

      一素衣女子挽着惠帝的胳膊缓缓走进。她眉目清冷,姿容清绝,略施粉黛,简单的发髻缀着玉制簪钗,宫中不许穿素白的衣衫,惠帝就命人将冰蚕丝掺银线绣了,赐予她作衣裳。

      “这气质还真是个冷美人呢,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姐姐,能是燕光那个小人的种?你说这漂亮妹妹能不能策反呢?”阿九咽了咽口水。

      “拜托,你是个高贵的屯元兽,不要这么花痴好不好,不论男女,只要好看,一概喜欢!”狗蛋儿扶了扶额。

      “我这叫欣赏,你懂个锤子!”阿九回道。

      故事未完,下章更精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